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38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宋思涵字斟句酌地编写完一条短信,通读两遍确认语气温和,发送之前在末尾续了一句话:如果遇到困难,尽管与我商量。她看着手机上的这句话,觉得太官方了,想想程吉面对她的态度又认为挺合适,就这么发了出去。

  她对着手机发呆,两分钟后程吉的回复到了,措辞同样严谨,内容恳切精炼。第一句表达感谢,第二句深刻反思,第三句答应会认真考虑,尽快做出调整,第四句是“晚安”。

  宋思涵还有点不习惯。怎么不说“祝您晚安”呢?

  她放下手机,抛开无谓的思考,闭上眼睛意识渐沉。

  今日白天看过那么多美丽的梦境,一闭上眼睛,只有一个梦潜了进来。

  蓝色的海,脚下柔软的沙子,被海水卷走的拖鞋,跑着追拖鞋的披肩发女孩,惊慌又好笑地伸出手拉住女孩的人。在梦里的视角,她看见那只伸出去的手,是二十一岁的她拉住了十九岁的程吉。海水把那只拖鞋还了回来,不断向前奔涌的时间也在这个夜晚充满温柔地把一段沉没的回忆还给了宋思涵。

  周日宋思涵没有出门,交代居安去活动现场看一眼。居安周末正无聊,就等着工作来呢,在现场兢兢业业盯了三个小时,晚上将写好的报告传给她。宋思涵看过以后知道程吉改换了限制方式,今天参与人数翻番,心就放下了。心情一好,她对居安就不吝赞美之词,居安感动得像打了鸡血,第二天上班同事们差点被他的暴涨的元气闪瞎眼睛。

  不过这一天,公司的气氛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好像有谁知道了什么秘密,虽然一个字没有透露,秘密本身的存在却如同涟漪般扩散到每一双耳朵,大家都知道有一个秘密,猜测着它会是什么,气氛于是变得古怪起来。

  宋思涵并不关心还未发生的事情

。而且别说确切消息了,连个传言也没有。她以为这和自己没有关系,直到下班时宋中道突然打电话给她,说出一个消息,让她终于明白聚会时程伊芙莫名其妙的在意:“我听你程叔叔说,他女儿要进你们公司上班,进哪个部门我没问到,你自己留心。”

  留心?她倒是想呢,问题是全公司好像只有她知道的最多。她看着程伊芙的微信头像,实在不情愿主动去问,索性不管了,只要程伊芙不来她的部门作妖就好。

  这般过了两天,经理把宋思涵叫进办公室,交代完了工作,却没有让她出去。

  “我不能说太多。”没头没尾地说出这么句话,经理眉头微皱,不是生气,眼中带着担忧。经理是一位面容威严的女士,也许年轻时是个凶猛姑娘,才会在脸上留下了痕迹,但如今她脾气宽容温和,做上下级几年对宋思涵多有照顾。

  宋思涵不解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经理:“这几天你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关于人事方面。”

  宋思涵心里立刻想到了程伊芙要进公司的事。接到宋中道的电话后,这两天她在公司确实听闻过只字片语,毕竟世上不存在绝对的秘密,既然宋中道知道了,别人也可以从程宪口中听到或猜出什么,传到这里并不稀奇。宋思涵回答:“听到一些,说有新员工要进来。”

  经理有点意外,沉思片刻点了下头,又重复道:“我不能说太多。现在只能告诉你一点,新员工要来我们部门。”

  “营销部?”宋思涵一愣。程伊芙来营销部干什么?程伊芙这几年一直在华跃驻海外办事处工作,和营销必然不相干。

  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可能,程伊芙和她又没仇,没必要这么做。这逻辑一出来,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想岔了,她觉得程伊芙来营销部会让她不痛快,程伊芙肯定不是这么想。说不定还想着好朋友齐头并进,上班和和睦睦下班快快乐乐呢。

  ——鉴于程伊芙极度自我中心的性格,这还真有可能。

  宋思涵头很疼,经理确实没说很多,但架不住她早就知道空降来的人是什么身份了。她心态有点崩,就没在意后面经理对她的鼓励和祝福,谢过提点回了自己办公室,托腮默默发呆。

  毕业后回京州进华跃公司工作,对她来说是早就安排好的路,有一个副总爸爸,在这上班至少不用担心被人放冷箭。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华跃电器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实业公司,宋思涵毕业前接到过一些不错的offer,比华跃更好的公司还是寥寥。从任何一个角度考虑,这里都是她当时的最佳选择。

  原本因为程吉还没毕业,她考虑在清州市多留一年,等程吉大四实习再商量工作去向,但还没等她毕业两人就分了手,她也没有了拖延的理由。

  进公司以来从实习做到组长,期间换过一次部门,她升职速度不算快,但很符合华跃的企业精神:务实和稳健。不出意外再过一到两年,三十岁之前她可以接手经理的位置,继续奋斗。她向上走靠的完全是自己的工作能力,在这里工作她感到很充实,能时刻看见自己的价值,说实话宋思涵喜欢这里,与程家或程伊芙无关。

  然而很快,程伊芙就要入职了,二者突然有了关联。

  宋思涵想要说服自己,不要让个人情绪干扰判断,程伊芙的工作能力与其品质并不直接挂钩,即使程伊芙来了,对她的工作也不会有太多影响,反正程伊芙不可能一直坐在她办公室里闲聊天。

  但是一想到程伊芙这个人她就忍不住想起程吉,她对程伊芙本人的不认可早在十多年前就埋下基础,越长大,越看清,她就越不可能从心底亲近程伊芙,天天对着一个不想看见的同事难保不会影响工作状态。对于程伊芙入职一事她充满了悲观的心态。

  这样的心情持续到了周五。当她收到人事变动通知的一刹那,她意识到,自己悲观早了。

  营销部经理调入行政部,仍然充任经理;营销部一组组长宋思涵接任营销部经理;驻海外办事处主管程伊芙出任营销部一组组长。

  兜了一圈,只为让程伊芙做组长。原行政部经理去哪了不重要,总之是在恰好的时机空出了一个位置。宋思涵私心觉得营销部经理比行政部经理职位更优,想必经理也不甘愿换部门,这次应该获得了一些补偿。

  这次任命通知来得紧急,交接工作势必忙乱,从先前的提点看来经理对她接任一事应该没有意见,而且经理这一走再动就是升职了,不可能再回营销部,所以对她没必要藏私。至于她手里的工作要交多少给程伊芙这很值得仔细考虑。

  想东想西,宋思涵最后的一个想法是:她之前怎么想得那么单纯?难道和娄静娴一起住几天她的脑子也被涮了?程伊芙回国进自己家公司做一个普通职员在格子间办公,这可能吗?把火锅里的脑花捞出来问问,脑花也说绝对不可能啊!宋思涵非常不理智地把这个锅甩给了早已回归豪宅生活的娄静娴。

  心情平静下来后,宋思涵环视这间小小的办公室,过去两年她在这里度过了近三分之一时间。经理办公室是标准配置,组长低一级,办公室面积只有经理办公室的一半左右,一套办公桌椅,桌对面一把小椅子,一个文件柜就占满了,沙发也摆不下。她在这里办公,和宋燕一起吃午餐外卖,熟悉的日子猝不及防地结束了。

  办公室玻璃门被敲响,没给宋思涵反应时间,来人已经推门进来了。他长相斯文却棱角分明,身材偏瘦但个子很高,属于乍一看文弱,细一看不好惹的类型。此时他纤细双腿摆动飞快,三步距离走出了急吼吼的气势,双手拍在办公桌上,怒瞪宋思涵,一副“你给我个解释”的表情。

  对了,还有这个麻烦。宋思涵无奈抬头看着一直将自己看作竞争对手的二组组长郝英雄:“英哥。”

  “别叫我英哥!”郝英雄新修的细眉挑得老高,好像宫斗剧里计谋落空正在发火的反派贵妃,这句话也非常有狗血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评论和营养液!下章程吉和宋思涵要坐下来聊天啦,明天见~

感谢 淡水西柚、一支半节、ddd1234ddd、品茗、黑兔 的地-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