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48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过去完成时(8)

  程吉早已拥有了自尊心, 但她注定在程家得不到尊重。

  程伊芙的要求让她内心强烈地抗拒, 在忍气吞声一年以后, 她坚决地对程伊芙说“不”。

  程伊芙用可爱的语气:“你不可以拒绝哦, 你只能听我的话。就这样说好了,以后你就是……就是‘吉娃娃’了!等佣人买到狗狗衣服, 你就穿上它扮小狗和我玩。如果你做得好,我会奖励你的。”

  程吉本能地认为这次比过去每一次都要过分, 她惊慌失措地看向甘玥。程伊芙听不进去她的拒绝, 但甘玥的阻拦一定会起效。

  程伊芙的确是在试探。甘玥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她, 说道:“伊芙,不要玩得太过分了, 也不要让你爸爸看到, 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程伊芙立刻笑起来,转头对程吉说,“如果你偷偷告诉爸爸, 我会让佣人把你赶出去的。想一想那只小狗,它不听话的下场多可怜啊。”

  程吉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 眼眶不受控制地红了。

  小孩子会相信很多其实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比如对幼儿说“爸爸妈妈不要你了”, 幼儿会信以为真, 难过并害怕。现在,程吉就在害怕。她相信程伊芙说的是真的,如果她反抗,她就会被赶出去。如果她被赶出去能去哪里呢?程家的人不会管她,舅舅们也不会来找她。

  她会像那只小狗一样死掉的, 一定的。程吉已经初步理解死亡的含义,她觉得那是一件极可怕的事情,当她死掉的时候会特别特别冷,特别特别疼。

  程吉有其他亲人。每年过年,会有一位舅舅从南方专程来到程家拜年,那时候她会被特意叫出来和舅舅见面。她有三个舅舅,他们都不喜欢她,其中任何一个来到程家,见了面给她一个红包,随意地问几句话,就去书房找程宪谈事情,然后她就被佣人带回房间。

  上一次过年来的是大舅舅。她来到小客厅和舅舅面对面坐着,舅舅问她过得怎么样,和家人相处还好吗?那一年正是甘玥态度转变,程伊芙任性妄为的一年,她总是难过。她鼓起勇气想请大舅舅帮她,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或者说大舅舅没打算听她的回答,放了一个红包在她手里之后大舅舅对她说:“舅舅知道你很懂事,要听阿姨和姐姐的话,别捣乱知道吗?”她默默地点了头。

  直到十八岁,她考上了清州大学,独自打包了一个行李箱,坐动车千里迢迢来到了江南外公家里,才第一次见到了妈妈的照片,从外婆口中知道自己这么多年被舅舅们敷衍的原因。

  但童年的她还完全不知道这些。

  她从这个世界接收到的信息,是爸爸的讨厌、阿姨的冷淡、姐姐的轻蔑、其他程家人的遗忘、佣人们不约而同的忽略和舅舅的漠视。学校的老师因为她成绩平平,资料栏里没有显赫家属,对她不甚在意,同学们因为她沉闷寡言的性格也很少和她交朋友。

  在她生活的全部世界里没有善意,没有关心。所以她相信没有人会帮助自己。

  眼眶里蓄着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但是显然她的眼泪没有价值。

  于是,在一个程宪出差的周末,程吉穿上了浅米黄色的连体绒睡衣,戴上了狗狗耳朵发箍,跪在地上像小狗一样为了饼干作揖。当她双手双膝着地,听程伊芙开心地叫着“吉娃娃”的时候,她心里好想哭。她的身体没有受伤,可是她感觉很痛,每一秒她都觉得很难过,像有人在撕扯她的灵魂。

  然而程伊芙还不满足,她需要别人的崇拜羡慕,她要炫耀给别人看。于是观看这个“游戏”的人多了一个,后来又多了一个,她们叫她“吉娃娃”,惊奇地夸奖她,表达着喜欢。这些“喜欢”只让程吉感到屈辱。

  一月六日,程吉清楚记得这个日期。她从二楼爬下来,感觉到了一个人的注视,悄悄地扫了一眼,那是宋思涵第一次进入她的视线。这一天距离她的八岁生日还有十天。

  宋思涵,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她不知道怎么写,只听程伊芙这样叫。她与她们不同,尽管她也在笑着说喜欢,可是这是谎话,程吉就是知道。

  宋思涵第二次来的时候,居然对她说了话。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像终于有一个人看到了自己,透过她的外衣看进她心里。这个人没有把她当成狗。当时程吉心里混合着许多种奇怪的感觉,有喜悦、被尊重感,也有戒备和怀疑,还有的感觉她从来没有尝到过,因此感到茫然,激起了她对未知的恐惧。程吉不敢相信这个人,所以她没有回答宋思涵的话。

  宋思涵第三次来的时候,叫出了她的名字。程吉在程家很少听到自己的名字,只有程伊芙叫她,而每次程伊芙叫她的时候都意味着有坏事即将发生。但宋思涵叫她的时候,是小心的,平等的。程吉能够清楚地辨别两者的区别,她突然感觉到这是她所需要的,她想要别人这样对待她。

  如同一个开关被打开,她发现原来自己有很多的感情,她想有朋友,有人关怀她,有人问她觉得怎么样,她也想告诉别人她心里的想法,只是从来没有人问,她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对他人的信任感在一年年的压抑中积蓄了强大的能量,她不能控制它的爆发,心里有个声音鼓噪:相信一次,相信这个人吧!程吉终于回答了宋思涵的问题:

  “阿姨知道。”从始至终都知道。

  “爸爸,不知道。”每一次“游戏”都发生在程宪恰好出差的周末,他应该不知道。不过,如果他知道了,他会不会也像阿姨一样装作不知情?程吉对爸爸没有一点点信心。

  然而宋思涵听到之后,不再说一句话。为什么?难道是在偷偷嘲笑她?程吉立即后悔了,她不该说出来的,怎么能相信一个陌生人?可是积蓄的能量骤然放空,她觉得太累,没有力气想后面会发生的事。忐忑地等了几天程伊芙都没有找她麻烦,她想幸好,这一次还是安全的,但是下次一定不能再那样做了。

  宋思涵第四次来的时候说:“我想到了一个游戏。”

  一个非常有创新性,比过去的内容更富有趣味,对于玩的人来说又很省力的游戏。跪在地上听完新游戏的玩法,程吉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反应,抬头看着宋思涵。这就是她上一次轻信得到的惩罚。她垂下了脖子,不用别人嘲笑,她自己就想嘲笑自己。这个人也许真的和她们不一样,但是她忘了这个人与她也是不一样的。

  她和程伊芙之间,没有人会选她,宋思涵不是一个笨人。她唯一感受过的关心,其实对宋思涵来说什么也不算,只是逗她玩而已吧。

  明明已经不会为这些事哭了,程吉的鼻子忽然很酸。程伊芙说过“没有人喜欢你”,那是真的。

  她也不笨,她知道怎么做能让程伊芙开心,但是她不想做。即使她的拒绝那么微弱无力,只会让程伊芙更想作弄她,即使她不得不听程伊芙的命令,她也绝对不在精神上屈从。今天的新游戏不会只有一次,将来程伊芙还会有更多过分的要求,她可以适应,但永远不会主动讨好。沉默就是她的反抗。

  程吉没有见过希望的模样,但她心里有一个雏形,是她朦胧的幻想。

  直到——

  直到程宪出现在小客厅,目睹了这场“游戏”。尽管他没有表情,程吉清楚地知道他生气了,她很会看脸色。这件事越过了程宪所允许的界线,他会阻止,而且她没有告密,不用被赶出去。她甚至想,爸爸这次是不是会保护她?如果程伊芙赶她出去,爸爸是不是也会阻止?

  她还看到了宋思涵脸上的惊喜,宋思涵在高兴。转瞬程吉就明白过来,原来不是她想的那样,宋思涵知道程宪要回来,提供新游戏是在拖延时间。

  真是太好了。程吉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