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54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睡衣和发箍被扔掉了, 程宪插手以后, 再也没有了“吉娃娃游戏”。

  程伊芙收敛了一段时间, 暑假时和程宪甘玥一起出国旅行, 再回来以后更注重举止礼仪,俨然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公主。因为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她并不引以为戒,大约过了一两个月就故态复萌。当她又一次命令程吉去做什么的时候, 程吉一口拒绝了。

  拒绝的时候, 程吉心里是紧张的, 她不断告诉自己要勇敢,坚定地直视程伊芙的目光。程伊芙没有想到她会拒绝, 十分生气, 却没有对她发脾气或者向爸爸告状。上次的事情终究起了一点作用,程伊芙不能再随心所欲。

  有了第一次,第二第三次程吉就不那么担心后果了。也不知道程伊芙上了五年级之后, 是不是在学校找到了更好玩的事情,竟然不再那么热衷于作弄她, 对她的态度有时甚至称得上礼貌, 她的日子好过了一些。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宋思涵的眼神为她打下了信心的基础,程伊芙的放松让她有了恢复自信的空间,她慢慢地试着和同学交朋友,性格也悄然变化,虽然话还是很少, 普通的交流已经可以完成了。经过一个学期,她和同桌、前后桌的关系好了起来,笑容也变多了。这一年的生日依然没有蛋糕和庆祝,但她过得很开心。

  寒假里,程吉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房间里的东西少了几个,她翻找了一遍确认真的丢了,问佣人,佣人却说没看见谁来过。她一冲动就去敲程伊芙的房门去理论。房门打开,程吉就看到自己的童话书被丢在地上,封面被剪下来,布娃娃也被剪开了。

  程吉愤怒道:“你怎么能拿我的东西?”

  程伊芙笑着说:“我的手工课作业要用到,我不舍得剪坏自己的书和娃娃,就用了你的啊。”

  程吉指控她:“你这是偷!你根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程伊芙毫无愧色:“我想用就用了,这些也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

  程吉简直气坏了:“这是我看的书,我玩的娃娃,在我的房间里,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程伊芙秀气的眉毛往里一拢,有点苦恼地说:“怎么办好呢,这个秘密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如果你再这样无理取闹,你可不要怪我呀。”

  “无理取闹?你偷了我的东西还弄坏了,明明是你做错了事,你怎么一点都不讲道理?”程吉瞪大眼睛,过去那些被欺负了却只能往肚子里咽的记忆一下子都翻出来,她绷紧了表情大声说道,“你不能欺负我!就算爸爸喜欢你,阿姨护着你,其他人视而不见,你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不会再允许你这样欺负我了!让开!我要拿走我的东西!”

  “这里哪有你的东西?”程伊芙不为所动,“程家西边所有东西都是属于我的,爸爸妈妈是我的,你房间里的书全都是我的。妈妈不让我告诉你的,但是看你今天的反应,如果你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是不可能认清状况了。”

  程吉紧盯着她,呼吸急促起来,眼神中透出一丝惊怕。她从程伊芙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可是很模糊,她猜不到真相,只预先感到了危险。

  程伊芙微笑着说:“在这个家里,你和我是不可能平等的,因为你不是爸爸的孩子。只有我,是爸爸唯一的女儿,所以这里的一切都属于我。你么,只是借住在程家的客人。客随主便,我愿意对客人礼貌,前提是客人要明白,住在这个家里必须听主人的安排。现在我要关门做手工作业,你就回到自己房间去吧。”她关上了门。

  客人。

  这两个字重复地回响在程吉的脑海中。新开始结束了。

  不需要去核实,回想她在程家得到的待遇,其实很明显,没有人曾经接纳过她,她不属于这里,只是一个借住的客人。程吉蒙头思考自己究竟是谁,从哪来到哪去。这些问题如此深奥,她苦思冥想不得进展,很快又回到了过去沉闷的模样。

  程伊芙果真将她当作客人对待,温和有礼,不再欺负她。也不必多此一举,程吉的信心已经让她打击得破灭了。

  花了很多年,程吉才想出了其中一个答案——她要离开程家。她坚定了想法,不论去哪,先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家。

  程伊芙出国读书之后,程家西边冷清了许多。程吉每天按时上学,按时吃饭,除此之外不出房门一步,刻苦用功,高二高三两年她的成绩突飞猛进,从中上游一跃进入班级前三,二模三模在全市排名中名列前茅。高考时她发挥非常稳定,回到程家就每天上网自主学习,直到收到清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清州,离京州市那么遥远。而且她妈妈的家就在江南一带。

  程吉叫来佣人,让佣人上楼问甘玥可不可以见一面。一分钟后佣人下楼回话,甘玥请她上去。程吉踩上这段陌生的楼梯,走进了程宪与甘玥的卧室。甘玥靠坐在床头,身上盖着被子。她皮肤异常的白,由于很少出门就更没有晒到太阳的机会,精神总像是不太好似的,说话久了会累,经常在卧室休息。

  甘玥笑着看向程吉:“有事吗?”

  程吉站在床边说:“我收到清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我决定离开这里,以后不再回来了。”

  甘玥温声说:“没有人要赶你走,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

  “我已经决定了。”程吉说道,“走之前我有两个请求。我想看看我妈妈住过的房间,还有,我想要我妈妈家里的联系方式和地址。你可以答应吗?”

  甘玥都答应了。那个房间已经空了,程吉没有找到任何痕迹。过了几天,佣人送来了一个地址和一张储蓄卡。

  程吉离开的时候没有带卡,她把舅舅们每年给她的红包存到了一张新卡上,带着一箱行李走了。她带走的东西很少,只是些衣服和文件,其他的打算离开后重新买。

  她走的时候是充满希望的,程家别墅里没有让她留恋的人或东西。她的希望寄托在遥远而广阔的南方。妈妈的家是她的起始站,在那里她可能会找到其他问题的答案。

  程吉买的是直达卧铺票,夜晚上车,第二天早上到站。她不太习惯列车的晃动,一晚上睡得很不安稳,第二天清早提前起来洗漱后,程吉坐在动车的车窗边眺望,露出了笑容。外面不断变换的风景就是她人生的新路。从楼房,到田园,接近目的地时车外面晴空万里,洁白的云朵好像凭空出现在天上,颜色对比鲜明又舒服。她的脸靠近窗户,仿佛感觉温暖的微风吹在脸上,心情宁和又欢喜。

  她出发前,甘玥说服程宪联络了范家,她自然不可能知道双方达成了什么协议,总之甘玥让佣人送地址的时候转告她已经安排好了。除了地址,甘玥给她的还有一个号码,上车前她把车次发给对方,下车后顺利找到了范家来接站的司机。

  她很期盼也很紧张,和司机确认了地址之后,就没有再打听什么。司机比她话还要少,一直行驶到市郊的一座小山,在葱茏树木掩映中开上去,进入大门又经过一段内部道路,最后停在别墅门口,才对她说:“到了,行李箱稍后送到房间。”

  程吉开车门下来,就有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婆婆站在别墅门外对她微笑。她一边腼腆地笑着走过去,一边忍不住好奇打量这位老婆婆。

  “程吉小姐,对吧?”老婆婆和蔼道,“我是你外婆的佣人,你叫我李婆婆吧。我带你去见你外婆。”

  程吉说:“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麻烦您了,李婆婆。”

  李婆婆笑了笑,并未答话,引她进入客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