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55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轿车驶向别墅的时候她已经看到了那壮观的规模,走在开阔空旷的客厅更是直观感受到这栋别墅的豪华。程吉走入全新的环境,不免有些束手束脚,尽量目不斜视。她跟随着李婆婆走到二楼,路过几扇关闭的房门,在一个房间外停住。李婆婆敲门说:“程吉小姐到了。”

  “来了?快进来吧。”门里一个声音道。李婆婆推开门示意程吉进去。

  这是一间书房,外婆眼神柔和,头发盘起,穿着清淡有书香气的素色衣服,坐在椅子上等她。

  程吉近情情怯,带了点拘谨地走过去站在椅子前,叫出这个不熟悉的称呼:“外婆。”

  “哎,程吉。”外婆伸出手,“坐车累吗?”

  尽管不习惯和别人接触,程吉还是轻轻把手放了上去:“不累。”

  外婆把她拉近了一步:“让我好好看看你。”说着,外婆仰头细细地端详她的脸。

  程吉稍弯下身子,看到外婆的头发是半黑半白的,总体看像一种优雅的灰色。她们互相从对方的脸上寻找同一个人的样子。

  外婆眼睛慢慢变红,欣慰地笑起来:“蒙蒙如果看到你长这么大了,一定很高兴。”

  程吉的母亲名字叫范蒙。她对母亲已没有印象,听到外婆这样说,便立刻相信了。外婆了解母亲,这话一定不假。

  她们十八年来第一次见面,彼此都很生疏,但两个人都有意拉近距离,平常的寒暄问候也带了几分温暖。聊了些时候,李婆婆敲门提醒:“老夫人,午饭就要准备好了。”

  “对,你快去休整一下,让李婆婆带你去房间。那里有你妈妈以前用过的东西,等吃过晚饭你看看吧。”外婆道。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看的。那我先走了,外婆。”程吉退出书房,跟着李婆婆走到二楼侧面,李婆婆介绍那是范蒙的房间,已经提前打扫干净。行李箱立在墙边,程吉没去管,也没有急着翻看母亲的旧物,她坐在单人床边,觉得情况透着古怪。

  范家至少有外公、外婆、三个舅舅,她是第一次登门,今天还是周六,不用拜见外公,不用见见和她略熟悉一点的舅舅们,只见到了外婆。那么其他人呢,等着在午饭时让她一次见全吗?对于她的到来,范家其他人各自是什么想法?最后,程家和范家沟通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评论和营养液!下章继续外公外婆家的情况。明天见~

感谢 一支半节、紫砂 的地雷!

  ☆、过去完成时(10)

  范家的饭厅里是一张能坐十几人的大圆桌, 桌上有转盘。

  其中一把椅子与其他十二把椅子不同, 不仅椅背更高一些, 雕花也更讲究。

  程吉不知道范家一共有多少人口, 按椅子数量算,应该是十三个人。厨房正在上菜, 带她下楼的李婆婆拉开了圆桌高椅右手边第六把椅子,如果以高椅为首, 那么她坐的就是末尾的两个位置之一。她正要坐下, 就看见两个年轻男人和一个小女孩前后走过来, 因为不知道怎么称呼,程吉没有说话, 几人互相点了点头, 便各自坐下。

  年纪大约二十六七的男士坐在了高椅左手边第四位,二十二三的坐在第五位,与程吉之间隔着一把椅子。那个七八岁的女孩坐在程吉左边, 好奇地看了看她,问道:“姐姐, 你就是新来的客人吗?”

  程吉微怔, 新来的没错, 但是——范家上下视她为客人吗?她轻微点了下头算作回答。

  小女孩似乎想对她表达善意:“我姐姐回来的时候,我就要坐在你现在的位置。”

  程吉笑了一下,这时她对座次还没有别的想法。

  菜上齐以后,其他人到了。程吉看过去,来的是大舅、二舅和他们的妻子, 接着又来两人,是小舅和一位看起来不足三十岁的女人,也像是夫妻。程吉站起来朝他们问好,三位舅舅回应平淡,按排行填了高椅左手边的三个位置。三位舅妈空出高椅右手边第一个位置,依次落座。

  小舅妈的座位挨着小女孩。小女孩问:“妈妈,我年纪小,我应该和姐姐换座位吗?”

  小舅妈回答:“不用,你坐好,不要说话了,乖。”

  十道菜摆齐,外公和外婆来了。程吉再次站了起来问好,外婆对她微笑了下,挨着高椅坐下,外公置若罔闻,不出预料坐于高椅。

  外公吩咐:“开饭吧。”

  程吉才知道只有这些人了。她右边是空座,左边是小舅的女儿,除了这个小女孩,没有人对她说过话。程吉忽然明白了什么,将几条线索穿连起来,李婆婆单独迎接、只见到外婆、在这张规矩严格的饭桌上坐在末座、小女孩问她是不是客人、小舅妈说不需要换座位、其他人对她态度格外冷淡……

  范家人对她的到来抱以什么想法,她现在知道了:不欢迎,不在乎,不属于范家。

  程吉的微笑长久地停留在脸上,变成了一副面具。她不能不微笑,她怕自己会不小心露出失落、难堪的表情。

  来之前她对范家的期待渐渐沉了下去,压在心底让她喘不上气,呼吸也变得吃力。她在心底安慰自己,至少这不是她预想过最坏的状况,只是漠视而已,她早就在舅舅们的身上看到了端倪。

  这顿午饭吃得很沉默,没有人在饭桌上交谈,连那个正值活泼年纪的小女孩也从头至尾保持安静。

  饭后,程吉回到房间,她抛开私人情绪,安静地思考。

  这里种种,隐约有旧社会的既视感。外公是绝对的主人,说一不二,非常注重主次尊卑。范家其他人的态度其实是外公态度的延伸,最不欢迎她的人是外公。外婆拥有一部分自由,可以让佣人迎接她到书房见面,但在饭桌上即使眼见了一切,也不能有一句意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