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56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程吉看得明白,范家的人不会给予她半分亲情,除了外婆对她爱屋及乌有一点关怀,其他人不会理会她。她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她还想了解给了她生命却没能参与她成长的母亲。现在看来,她只可能从外婆口中问出内容。

  想通这些,程吉才开始翻看。母亲的旧物都存放在一个樟木箱里,箱子非常古旧,至少有几十年历史,现在看仍然结实气派。程吉打开箱子,东西摆放得很整齐,就像收拾好了准备搬家一样。她伸手抚摸最上面的一层,但她不知道这些东西与妈妈的联系,只是都拿出来看了看,再妥帖地放在一边,等着最后摆回原样。

  她找到了一本相册,扉页写着两个工整秀气的字——“范蒙”。程吉的手指在这两个字周围轻轻滑动,深吸了一口气,翻开相册。

  第一张照片就是范蒙十七八岁的模样,站在大学门口,双手交叠,含笑而立。这是一张二十多年前的彩色照片,以现在的眼光看清晰度很低,但是在当时很珍贵。它的颜色已经褪了很多,但仍然可以看出,当年的范蒙面容十分秀丽,宛如清水芙蓉。

  程吉垂下脖子去看,范蒙的长相似乎与外婆有一些相像。她找出镜子看看自己,再看照片,发现她们两个的眼睛都很大,她的比范蒙的还要大一点。程吉放下镜子继续翻,后面的照片是范蒙大部分背景都在校园,照片上范蒙笑不露齿,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这本相册很薄,似乎只记录了一两年的时光,即使程吉看得很细致,也很快翻完了。由于她与范蒙之间没有建立感情联系,看照片的时候也很难产生亲近和触动,反而感到时间与空间的隔离感。

  放下相册,她便接着看樟木箱里的旧物,直到李婆婆来请她。

  还是在午饭前见过面的那间书房,外婆对面有一把椅子,程吉坐下来看着外婆。

  外婆目光慈祥,问道:“你来这里,是不是有话要问外婆,关于你妈妈?”

  程吉点头,先说出了一个疑问:“我妈妈在这里住过吗?”

  外婆叹了口气:“蒙蒙出嫁的时候,这房子还在装修,我们都住在老宅。你住的房间是留给她的,樟木箱是我的嫁妆箱子,里面那些东西都是我和她一起收拾的。”

  程吉:“我不是程家的孩子,是吗?”

  外婆眼中浮出了伤痛之色,回答道:“是,你不是程家的孩子。”

  “那我的生父是谁?”这就是程吉想要在这里找到的答案。程宪不是她的爸爸,那么她到底是谁的孩子?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要住在程家?

  外婆皱眉道:“是一个卑鄙的男人,他利用了你的母亲的单纯和善良,诱骗你母亲做出那种事!他是一个无耻混账,是他害死了你的母亲!”外婆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一句话里的怨恨不加掩饰,表情也凶恶起来。

  程吉的心直往下坠,等外婆情绪平复一些,才轻声问:“我母亲是被侵犯了吗?”

  外婆犹豫一下,重复地说:“他诱骗了你母亲。蒙蒙原本是多么听话的孩子,都是因为他,蒙蒙才会违背了那么多年来我对她的教育。”

  程吉:“那他是谁,和我妈妈是什么关系?”

  外婆沉默许久,叹道:“他们是大学同学。”

  程吉一步一步地问,终于得到一个不完整的故事。四十年前,范家与程家一南一北,原本毫不相干,只是不约而同抓住了国家经济迅猛发展的契机,快速积累资本,短短十几年就成为了南北两方的知名企业,时常往来。

  为了联手对抗其他正在发展崛起的同类型企业,范家与程家决定缔结稳定合作关系,正在上大学的范蒙便成为了两家的纽带。

  当时范蒙有个恋人,那是一个充满热血与理想的青年,她很清楚范家不会允许她与恋人在一起,因此没有告诉家人。得知自己被订婚,范蒙第一次反抗了父母。范家查过那个所谓的恋爱对象,出身低微,不值一提,范老爷子勒令范蒙分手,范蒙顽固不听,他强硬地办了退学手续,迫使范蒙留在家里直到第二年出嫁。

  范家人都以为范蒙与那个男学生已经断了,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悄悄地跟去了京州,甚至进入范家做了佣人。

  程吉听得身体有些发软,原来她是偷情的结果。可是为什么母亲去世后她却可以继续留在程家?

  外婆面有难色。程吉便换了问题:“甘玥和程伊芙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两个名字,外婆先露出厌恶,又快意地笑了起来,说道:“就算蒙蒙走了,她也是程宪的原配。续弦在正室面前永远低一头,甘玥那种女人打着什么算盘我会不知道?以为进了程家的门就能作威作福?她既然无媒苟合生下野种,没有人教她规矩,我就替她的父母教教她。”

  程吉心想,在您心里我也是野种吗?

  外婆毫无所觉,语气轻蔑道:“她倒是聪明,知道自己身份低进不了程家,怀上孩子不敢说,悄悄生下来才告诉程宪,哪想到程宪已经订婚了。蒙蒙福薄,生产以后身体虚弱,早早走了,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想要趁虚而入,这不是打范家的脸吗?我是蒙蒙的母亲,我一定要替她出这个头。蒙蒙没有体面的葬礼,甘玥也别想要婚礼,我让她和蒙蒙一样回不了娘家!她只能用范家女的名义在程家过活,一辈子给我安安生生的待在屋子里!”

  是啊,外人只知道程宪有一个夫人一个女儿,也许很多人都以为范蒙没死,程宪和范蒙的女儿是程伊芙。

  那我呢?程吉低头看自己的双手,她的十指仿佛被抽走了知觉,僵冷麻木。荒唐,真是荒唐。程家、范家,里面根本没有一个正常人。范蒙算什么?范蒙即使死了还要做程家明面上的太太。她又算什么?甘玥确实不能外出,不能社交,整日困在房子里精神衰弱,可是她也在程家,没有人在乎甘玥会怎样报复她。

  “外婆,你是不是恨我父亲,也恨我?”程吉低声问。

  外婆愣了一下,冷静下来,默默地看着她。看着看着,那双眼里渗出泪水。程吉知道她不是在为自己难过,只不过透过自己看见了另一个人。但是,您真的爱过自己的女儿吗?程吉那时很想问她一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评论和营养液!下章还有一部分旧事,然后回到现在,宋思涵终于要出来啦。明天见~

感谢 冒泡泡、ddd1234ddd、土拨鼠、骑着拖拉机去买草、一支半节 的地雷!

  ☆、现在进行时(18)

  程吉在范家停留的日子里始终没有问那一句话, 因为在那个时候她也不懂什么是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