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57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每天她都与外婆交谈, 问出一些过往片段, 试图拼凑完整的真相——

  范蒙怀孕六个月, 程宪察觉了范蒙的私情,要求引产, 范蒙誓死不从。因为那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范蒙暂且保住了腹中的孩子, 程家封锁了消息, 也没有通知范家。等到孩子生下来, 程家秘密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清楚显示程吉与程宪不具有亲子关系, 这才打电话给范家。

  程吉的外公亲自带着大儿子和大儿媳去了京州, 原想把婴儿带走,范蒙发了疯地护着,苦求程宪的父亲——程家真正做主的人。最后两家达成协定, 等到范蒙怀第二胎,心情稳定以后, 再由范家来带走程吉。

  在远道而来的范家人面前, 程宪说出了自己有一个私生女的事实。范蒙刚犯了错, 范家也只好咽下这口闷亏。

  范家人回南方了,范蒙与程宪依然是夫妻,但程宪再也不与妻子同房,自然不会有孩子。直到范蒙郁郁而终,程吉也没有被接回范家。当时两家都想继续合作, 然而失去了范蒙这个理由,在他们眼里两家合作仿佛变得名不正言不顺。

  程家老爷子便提出:这个孩子是在程家出生的孩子,孩子在这,咱们的关系就在这。范家老爷子竟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程吉的位置就这么被安排好了。

  为了一个明面上过得去的理由,程范两家做出了让一个私生女成为两家关系友好的象征的事情,实在匪夷所思。程吉听到这些内幕时感到一阵反胃,两位当家人要的只是合作,只有利益,或许还有莫名其妙的“面子”。他们掩耳盗铃、粉饰太平的水平之高,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范蒙死去不足半年,程宪要求再婚,再婚对象是他的婚前私生女的生母甘玥。虽说程范两家已经没有实质上的姻亲关系,但甘玥和程伊芙的存在挑衅了范家颜面,范家自然不满。程家也不屑甘玥的身份和作风,只是程宪意志十分坚决,而程家由于先是不允许他离婚、后不顾他的意愿留下程吉,对他原本就有几分亏欠感,便有些犹豫。这时外婆出了一个主意,出到了两家的心坎上,他们认为这样谁都没有损失。

  二月一个下着雪的日子,甘玥与程伊芙无声无息地走进了程家。甘玥得到了程宪妻子的名分,从此不得不闭门不出,失去了自己的身份。程伊芙变成程家对外唯一的大小姐,她与程吉一个是范家名义上的外孙女一个是范家血缘上的外孙女,成为程范两家心照不宣的共同下一代。

  每年过年,范家都派出一个人去京州拜年,目的并不是查看程吉的生活状况,只是为了谈妥下一年的合作。范家不方便也不必要对她表达任何关心,她只要起到一点微小的作用就可以了。

  程吉心情灰暗,每一个荒谬的决定中隐藏的都是利益交换,范家不接她走,这其中没有苦衷。她对范家没有感情,舅舅们的漠然让她不能信任范家,更别提当作寄托。但是推想出自己是如何被两方忍着嫌弃利用,还是令她感到心悸恶心。不知道“我是谁、我从哪来”反而成为一道保护,消除了推翻原有认知的过程,让她不致受到太大冲击。

  程吉一边从外婆的叙述中寻找线索,填充过往,一边也在观察范家。

  她来到这里只见过李婆婆、两个厨房的佣人,两个打扫的佣人、一个司机。可能这里还有其他佣人,不在她视线所及,但即便再多几个,这样的数量与别墅面积和范家人口还是很不相称。

  人手不足;草坪没有按时护理;楼梯扶手上,木头的裂纹没有修补,且不止一处。里外各处,破损或陈旧的地方都是佐证,范家的别墅至少几年没有进行养护。

  而她第一次来就注意到的那些,范家这么多人每天住在这里不可能看不见。所以事实是,范家人已经习惯了。

  范家曾经应当极为富有,注重享受,因此在几十年前土地管理还不严格的时候买下一座小山,修建道路,盖起了如此壮观的别墅。程家的别墅面积比这里也逊色很多。但是程吉在程家生活十几年,她的所见所闻让她对富贵有自己的辨识能力。单从每日三餐的食材来看,范家就远不如程家富裕。

  过去范家的确在南方很强悍,如今却已经远不如当初,恐怕实力还在持续削弱。

  程家发展越来越好,范家却在逐渐衰落,天平倾斜,程家已经不在乎范家了,范家只得仰人鼻息。没有了共同利益,程家与范家的关系自然越来越淡。程吉则被遗忘了一般,范家不要,程家也不缺一口饭,只当发发善心养着她而已。

  在范家借住的最后一天,程吉见到了外公,这个固执冷血,与她有着亲缘关系的老人。

  见过这一面,程吉再也无牵无挂。她知道了自己从哪里来,也想好了往哪里去。她再次从泥潭中站起来,从此以后她是一个没有亲属的人,她要彻彻底底斩断过去,干干净净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找到自己是谁。范家已经在她身后,清州大学会是她开始的地方。

  阳光热烈的报到日。

  有一个人叫出她的名字。

  这个人在她的过去与现在之间又连起了一条线,这条线拉着她,让她无法迈出真正属于自己的脚步。

  这个人给了她很多很多爱。

  最后,这个人被她放弃了。

  程吉猛然醒神,天花板上的灯具在她眼中渐渐清晰起来。她眨了几下眼睛,后背离开沙发坐直了。怎么想起了宋思涵?

  高中时因为埋头学习,和同学说不上几句话,关系平平,其他同学即使考到附近也不会找她。来到清州大学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摆脱过去。结果宋思涵认出了她,她当时真是一点高兴的情绪也没有。

  原本想着宋思涵身为学生会副主席,肯定很忙,留个手机号就不会再联系她了,结果又猜错,宋思涵竟然要送她一套防晒霜和晒后修复。

  “……”过了七年多,再想起这一段程吉还是心情复杂。

  意识到宋思涵不可能对她不管不问,大一的程吉也只能认命了。不得不承认,宋思涵是一个会照顾人且功能多样的学姐,不知不觉,她和宋思涵越来越熟,还谈了恋爱。

  真是不可思议。程吉不自觉笑了一下又怔住,目光微微低垂,都过去了。

  这天晚上程吉睡得早,不知道夜里下了雪。

  这场雪断断续续下进了一月,气温一下子冷了很多,朋友圈里很多人高呼冬天真的来了。公历新的一年也来了。

  一月二日雪停,正好是元旦三天假期休完,工作的第一天。程吉穿上新买的黑色羽绒外套,坐地铁上班。

  出了地铁站还没走到公司,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响铃,有电话来。她立刻拿出手机,却因为备注的名字怔了许久。

  外婆。她离开范家的时候留下了自己的号码,后来每次换号都会群发消息,复制通讯录,但这个号码从来没有打来过。路人经过见她发着呆不接电话,都看她一两眼,程吉才回过神按下接通键。

  将手机贴在耳边,她没有说话。

  那边传来一声苍老的询问:“喂?程吉小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