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59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订吧,今天晚上九点那班。”

  宋思涵愣了愣,应声拿出手机订票。

  程吉拨通电话告诉李婆婆自己已经在路上,听筒里李婆婆的声音哭得不成样子,又是胡乱地表达感动,又是着急地对她说,她外婆只剩一口气吊着了,情况很危急。

  挂了电话,程吉脸色愈发难看。良久,她问宋思涵:“你临时请假,工作没问题吗?范家在山上,你在山下找个地方休息吧,我离开的时候叫你。”

  “工作我已经分配好,交给两个组长做了,没关系,他们现在内部竞争,都服从安排。我陪你一起上山,我可以不进去,在屋子外面等你。”

  程吉想到范家从院子大门到别墅大门的距离,再想到别墅大门到房间的距离,觉得宋思涵不管站在哪个“屋子外面”都有点惨兮兮,内心无奈叹气,说道:“你还是和我一起进去,等有人拦你再说。”

  她现在因为范家和外婆的事心里混乱着,没工夫考虑她与宋思涵之间剪断了又续接上的联系。而宋思涵的体贴一如既往,半句话也没有多问,安静得仿佛空气。

  冬季树木凋零,荒凉颓败的气息弥漫了整条上山的路,连司机也被感染,车速变得谨慎许多。程吉坐在宋思涵正后方,看到宋思涵转向了车窗,从车座旁边露出了一点侧脸。宋思涵的鼻子很直,形状漂亮,她的眼睛总是很专注,上下睫毛都很浓密,所以侧脸特别好看。

  程吉只看了几眼,宋思涵的身子就回正了。沉默中,车子开到了范家别墅的大门,大门敞开了一半,程吉让司机开进去,停在别墅门外。

  司机问:“你们晚上的飞机,下午就要走了吧?我回去也是空跑,要不我在这等几个小时,你们走的时候再下个单让我接了,怎么样?”

  程吉看时间:“好,现在三点,我们大约六点走,麻烦您了。”

  车外已经有一个佣人等着了,见她们下车就问:“是程小姐吗?”

  程吉:“我是。外婆现在怎么样了?”

  佣人愁眉紧皱:“老夫人情况不太好,您去看了就知道了。”佣人没有问另一个人的身份,她们进到里面,一路也没有人拦下询问。范家别墅比上次的破损更明显,不常用的区域都关起来不再打扫。这几年范家仍在走下坡路,不用十年就会没落了。程吉走到二楼外公外婆的卧室门口,对佣人说:“你带她找一个地方休息。”

  佣人下意识答应了。宋思涵对她点头道:“你快进去吧。”

  程吉没再管她,匆匆走进房间。卧室四方开阔,走进去她就看到床边围着好些人,打眼一看有三位舅舅以及舅妈,还有几个年轻人。有个十几岁的女孩站在最边上,看见了她,就拉了拉旁边人的衣服,旁边几个人都看了过来。

  程吉叫了一声:“李婆婆?”

  “哎!”挨着床边的李婆婆立即起身说,“程吉小姐快到这边来,老夫人等你好久了。”

  程吉走过去,才看到外婆的模样。床上的老人闭着眼睛,呼吸微弱,听见李婆婆喊出程吉的名字,勉强睁开眼睛望过来。李婆婆小声说:“老夫人看不清东西,程吉小姐走近些吧。”

  程吉坐到床边,俯身看着外婆的模样。一别七年,外婆衰老得太快了,任谁看了都知道这位老人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就要告别这个世界。

  “外婆。”程吉唤了她一声。

  “哎,哎。”外婆答应着,模糊地叫她,“蒙蒙,你回来了。”

  程吉怔了怔,说:“是,我来看您了。”

  “你不怨我吧?”外婆努力想抬起手,发着抖的胳膊被李婆婆托住了,李婆婆两眼垂泪,央求地看向她。

  程吉心口堵着一口气,她吞咽了一下唾液,双手合握住她的手,回答:“我不怨您。”

  “哎,哎……”也不知是在答应还是痛得呻-吟,外婆的嘴角提起来一点,“我知道,你不会怪我。我都是为你好,都是,为了你好啊。”

  程吉的喉咙又动了一次:“我都知道。”

  “蒙蒙,我去见你了,妈妈想你想了好些年,我的蒙蒙……”外婆的目光不知望向哪里,意识开始涣散了。

  大舅推了一把站在床尾的年轻人,急切道:“快!快去请你爷爷!快去!”

  程吉双手握住的那只皱纹满布的手掌渐渐松了力,突然又挣了一下,外婆目光清明地对着她喊了一句:“程吉。”

  “是,外婆,我是程吉,我在。”程吉连忙拢着外婆的手,注视着外婆的双眼,等着下一句话。

  外婆干涸的双目中涌上泪水,灰白的嘴唇抿了一下,似乎是对她笑。程吉也露出微笑,眼睛变得湿润,她看着外婆慢慢阖上了眼睛,在她手中,那只发凉的手终于失去力气。

  外公走过来,正看到这一幕,他愣了愣,没有言语,身体有些佝偻地站着。

  程吉又握了一会儿那只手,轻轻地放下了,她低头眨了几下眼睛,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李婆婆忍着悲痛探了探外婆的鼻息,带着哭腔道:“老夫人走了。”屋子里接连响起哭泣声,程吉听着周围混在一起的哭声,心口一阵一阵发痛,茫然地坐了会儿,看了外婆好几眼,好像还不确定这位曾经关爱过她的老人真的离去了。

  七年前她从这里离开的时候想,她不会再来。可是就像她回到京州一样,今天她又来到外婆的床前,亲眼看见一位亲人的逝去。她们之间的关系只有范蒙而已,她甚至不能判断外婆最后叫她过来,是想见她,还是想透过她的脸看一看那个不幸埋骨他乡的女儿。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后悔来这一趟。说到底,外婆离世,她的心里才彻底与范家形同陌路。她可以忘记这个地址了,删除那个号码,她再也、这次真的再也不会来了。

  程吉最后看了一眼外婆的遗容,沉默地离开房间。同样地,没有一个人留她。佣人不知道去哪了,她在一楼饭厅找到了宋思涵。

  “走吧。”程吉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