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60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宋思涵表情有点愣怔,默默站起来。走到客厅,二楼的哭声变得明显,宋思涵抬头看了一眼,和程吉一起走出别墅。程吉敲车窗让司机开车门锁,坐进了后座。宋思涵仍然坐前排,对司机说:“去机场。”

  “这么快啊。”司机随口说了句,启动车子。

  汽车下山时的速度体现出了司机迫不及待的心情。他也感觉到了这个地方充斥着的腐朽味道,令人呼吸困难,压抑自我。

  这次她们同时办理值机,座位连在一起。登机口还不确定,她们过安检入候机大厅,先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并排坐下来。没有更早的航班可供改签,她们要等四个小时。

  “谢谢你。”程吉说。

  “不用谢。”宋思涵答。

  “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我的过去,我是谁,我为什么在程家,为什么离开程家。”程吉说道,“我为什么和你分手。”

  宋思涵惊讶地转过身体,整个人面向她。

  “你想知道吗?”程吉问道,对上宋思涵的目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评论和营养液!祝教师们节日快乐!明天见~

感谢 晚饭只吃一碗饭、一支半节、天空 的地雷!

  ☆、现在进行时(20)

  从未对任何人剖开自己的过去, 从未付出百分之百的信任。程吉知道自己这一路怎么走来, 所以她不苛责自己, 与自己性格的缺陷和平共处。

  她只对一个人有歉疚, 而今天她想起了多年前她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时的内心困苦,那个她信任的, 也被她欠着一个原因的人,正好坐在她的身边。默默跨越千里却一句话也不问, 甚至还对自己道歉。

  程吉的良心觉醒了。

  宋思涵的眼神里有犹豫和疑惑。程吉看得出宋思涵对她过去的经历没有太强的探究欲望, 倒是对她要自揭伤疤有些担心, 还有就是对“我为什么和你分手”这句话很在意,眉毛都要弯成问号状了。

  “听我说说吧。”程吉此刻与宋思涵相反。她决定了要全部说出来, 心里竟然不感到焦虑, 还笑了一下。

  宋思涵点了下头,调整了姿势以便长时间面对着她:“好,你说吧。”

  候机大厅里, 她们身处的这片区域很空旷,只有她们两个人, 并排坐在角落里。机场的噪声在她们面前都失去了攻击性, 让她们感到放松。

  “从最初开始, 我是谁的孩子。”程吉说,“我的生母名叫范蒙,我们刚刚离开的就是范家,曾经是南方的一户大富人家。我生母嫁给了程宪,同时和她的恋人偷情, 我是私生女。我不知道我的生父是谁,程家和范家都没有告诉我,我也不在乎。范蒙在我两岁多的时候去世,甘玥和程伊芙进了程家。甘玥就是程伊芙的母亲,是程宪曾经的恋人,所以程伊芙年龄比我大两岁。”

  程吉看到宋思涵的神情震惊又困惑,眉毛纠缠。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范蒙去世了我还留在程家?因为范家不想要我,他们两家还要继续合作,决定把我放在程家。很荒谬吧?正常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的外公是一个好像活在上个世纪的人,我到现在还不能理解他的思想。”

  程吉想起刚才在范家见到的外公。外公也老了很多,他已经过了八十岁了,脊背有点驼,脸上布满岁月刻下的沟壑,让他看上去更加顽固不近人情。

  “上一次我到范家是七八年前,就是我去清州大学报到之前。我记得我在范家的最后一天见到了外公,他说的话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生活在现代。他说亲子鉴定结果出来,程家打电话通知范家的时候,他就提出把野种‘处理掉’,程家不同意。他批评程家‘妇人之仁’。我考上清州大学决定离开程家,他说我‘和你寡廉鲜耻的母亲一样没用’。他还对我痛骂我的爷爷,其实是程伊芙的爷爷,你听得懂吧?”

  宋思涵面色沉重地点头。

  程吉:“他说程茂德是个背信弃义的老匹夫,这些年吸干了范家的血。说我也是程家养出来的吸血虫,妄想来范家继续吸血,我不配成为范家人。他真的以为范家是人人艳羡的黄金屋,发了痴梦一样。”

  “我在范家那些天,觉得自己全身都腐烂了。当我来到清州大学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可以长出一身新肉,结果我遇见了你。”程吉失笑,“那个时候我想,我的运气真的很不好,想找一个新开始也做不到。”

  她说完这句话歪头看向宋思涵,惊讶地目睹宋思涵的眼眶里流下两行泪。程吉怔得无法言语,呆呆地看着她。

  宋思涵哭得极度难过,开始是安静地流泪,接着做了个深呼吸抬起头似乎想止住眼泪,但是失败了,连嘴巴都没法闭紧,泄露了喉咙里的哭声,她又低下头哭,声音再也没断过。

  不知道情况的人如果看见,还以为是程吉狠狠欺负了宋思涵。

  “你……”程吉有点手足无措,又有点哭笑不得,“你哭什么啊?”

  宋思涵喉咙发出几声吞咽的动静,勉强压着哭腔吐出几个字:“对不起。对不起。”

  每个字都带着痛苦的音色,听得程吉眼眶也莫名热了起来。她无奈地说:“你怎么又跟我道歉,你什么都没做过。”

  宋思涵点头说:“是啊,我什么都没做。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给你。对不起。”

  她在自责,非常的自责。程吉明白,可是很难去理解。宋思涵什么也不知道是因为她没有说,而且,宋思涵给她的已经很多。

  程吉深深地知道,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所以别人对她的关怀她从不以为是理所当然。前十八年,她心里储存爱的位置空空如也,直到遇见宋思涵,才有人来爱她。而后源源不断,在她们恋爱的一年半里宋思涵灌满了那块位置。是宋思涵让她知道什么是爱,也是宋思涵让她知道被人温柔对待的感觉,宋思涵是她感情的引导者,她甚至下意识地模仿宋思涵,因此学会了少许温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