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61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你没有错。”程吉说。

  宋思涵摇头说:“不是的,我做错了很多事。”她愧疚又心疼地看着程吉,伸出手臂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程吉看懂了她想要拥抱安慰自己,不过程吉觉得自己现在并不需要。程吉主动朝她倾斜身体,双手环住她的肩膀,来了一个友谊的拥抱:“谢谢你,宋思涵,你为我做的够多、也够好了。”

  程吉放开双手,身体退回原位的时候,看到宋思涵的呼吸慢慢平复了。

  宋思涵抬手抹了两把脸,又有一滴新的眼泪滑下,她说:“我错得太多了。我的眼里只有自己,你当时那么难过,我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可能不是我的错?如果我多关心你,多考虑你的感受,我应该能发现的。我应该发现的。”

  程吉心跳微微快了一些,但她自己没有发觉。她说道:“你想错了,我那时要的不是安慰、理解,我需要你包容我,什么也不要问我,你都做到了。你见过我的八岁,但你一句也没有提起过。你知道我每个假期都留校,和程家断绝联系,你就帮我找兼职、实习,花钱给我买东西。你很细心体贴,只是有很多事情你没有经历过,想不到罢了。”

  宋思涵仍然垂头丧气,问道:“那我们分手前的那段时间,你的情绪忽然变得很激烈,是不是因为我说过将来要回京州工作,你不打算回京州,不想异地恋,所以心情不好?我又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只考虑眼下,不为我们两个的未来计划,也没有安慰过你,让你失望了?最后我还提了分手,我真是太混蛋了。”

  程吉哑口无言。宋思涵把理由找得又合理又全面,责任全归在自己头上,她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实情了。

  “我为什么和你分手。”程吉为难地说,“‘分手’两个字是你提的,但先想到分手的人其实是我。和你要回京州这件事的确有点关系。”

  宋思涵的眼泪刚刚停住,这会儿脸上还带着泪痕。看着宋思涵这可怜的样子,程吉真不忍心。她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别直接说出来,等宋思涵的情绪再平和一点再说。

  程吉:“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一个答案,我是谁?我不属于程家,也不属于范家,生父不知所踪,生母撒手人寰,我和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实质的关联?我就像一个孤儿,不对,我就是一个孤儿。我决定离开程家和范家,是因为我想找到自己是谁,找到一条属于我的路。别的人一出生就有一个位置,我用尽所有的努力也只是能够名正言顺地站在这个世界上而已。和你分手这五年,我有了事业,有了朋友,我能安身立命、独自生活,这就是我想走的路。”

  程吉观察着宋思涵的状态,觉得差不多了,说道:“你阻碍了我的路。”

  再看一眼,没有不良反应,程吉继续说:“我进入清州大学的时候,内心迫切想要形成新的自我意识,但是我遇见了你,而且你认出我了。那个时候我心里充满希望,但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其实我后来回想,觉得我遇见你之前是茫然害怕的。你把我拉回到我极力摆脱的过去,但你又给了我很多帮助和建议,让我撑过初次面对世界的迷茫期,我对你的感觉特别复杂。一直到后来我们发展了关系,我面对你的时候心里还是很矛盾。”

  看见宋思涵的目光出现自责,程吉强调道:“我喜欢你,当时我答应和你在一起,是真的喜欢你。你在我眼里和别人都不一样,你没他们那么自私,很温柔、很善良。我和你在一起时很快乐,但是我心里装了太多东西,所以不只有快乐。”

  宋思涵泪痕未干,眉头一皱:“你等等,很温柔?很善良?我怎么听着这不像我啊。”

  程吉微愣,秉持平等的态度,请她提出修改意见:“那你对自己那个时期的印象是什么?”

  “很潇洒,很帅气。”宋思涵不假思索,又补充说出自己近几个月才意识到的缺点,“我认为我是一个自私且势利的人,只关注自己的感受,不关心对方的想法。”

  出入太大,程吉不接受修改。

  宋思涵和平讨论:“大学时期我对你的印象,前几次见你时候,觉得你腼腆羞涩,后来我们在一起,你还是很容易害羞,特别可爱。”

  程吉:“……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作者有话要说:  程吉:实力涵吹!

思涵:吉最可爱!

——

感谢评论和营养液!最苦的部分已经过去了,下章进入程吉视角的初恋。明天见~

感谢 一支半节、品茗、dundun、冒泡泡 的地雷!

另外,本文设置了防盗功能,比例60%,时间24小时,如果购买V章比例不足60%,等到第二天晚上八点就可以正常看啦。

  ☆、现在完成时(4)

  迈入大学校门的时候, 程吉的双肩包和行李箱里就装着她的全部身家。双肩包里是文件和钱包, 行李箱里是衣服和鞋子。

  和其他学生不一样, 她没有家, 没有放假时要回去的地方,也没有因为搬不来学校而留在某处的东西。

  从出生到成年, 她的一切都由程家提供,那些东西不属于她自己。范家允许她暂住, 这已经是最大方的施舍。临走前外婆想给她一些钱, 她谢绝了, 但她没有退还过去这些年攒下来的舅舅们给的压岁钱,她已经明白了那些是她用自己身上微末的一点利用价值换来的。

  九月初, 清州市的阳光慷慨博爱, 热烈地晒着她,驱散了附在她身上的范家的朽坏味道,让她的皮肤感觉暖洋洋的, 有一种强烈的“活着”的感觉。她没有像许多学生一样特意挑树荫下面走,就这么坦然直面, 在拥抱或追逐着什么似的走在阳光下。

  这是她新生命里的第一个九月。她愿意完完全全地感受它。

  校园里熙熙攘攘皆是新生及家长们, 程吉找到经济学院的迎新点, 拉着行李箱走过去。报考时填报专业,她所考虑的条件非常实际:就业范围、平均薪水。简言之,就是要尽快赚钱。

  还没走到迎新点,一位学姐热情地迎了上来,浑身也像带着九月的阳光, 一靠近她就散发热度。程吉虽然做了准备,一时还是不太适应。报考之前她查询各个专业的特色,看到关于本专业的描述,说是经过专业熏陶,学生性格会在多次团队协作中变得外向,社交活跃。

  果然,很外向,很活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