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67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哪句都对。”程吉说,“我也想问你,你的喜欢值几分?每次空窗期都来试探我的态度,遇见更喜欢的人转头就恋爱,在我恋爱的时候说我和她们性格不合适,这就是你的喜欢?我看不出来你对我有多重视,所以你的喜欢我也没必要重视。”

  “我知道过去有些地方我做得不太好,可我这次来就是要向你表明态度,我已经想明白了,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

  “真正喜欢?你过去那些恋爱都是不‘真正’的喜欢吗?”程吉听得想笑。

  米娉张口结舌,含糊说:“你别歪曲我的意思。”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过去你的空窗期太短,不够让你发现其实你是真正喜欢我,不只是把我当成玩具随便撩一撩,所以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今天你才意识到,我是一个可以认真追求的对象,是吗?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一次我对你的感觉吗?”

  米娉嘴唇紧闭,不再说话。

  “没错,你是我相处最久的朋友,你也很能忍我的脾气,我们对于公司发展方向的观点基本一致,所以我珍惜你这个朋友和合伙人。不只你在忍我,我也忍了你很多次。你不把我的私事当私事,不把我的拒绝当拒绝。你认真想,我们认识到现在,我的哪一句话、哪个行为表明或者暗示我愿意和你发展超出友谊的关系?有吗,米娉?”

  米娉的脸色越来越暗淡,目光也垂了下来。

  不知道黑白是不是也察觉到了两个人类之间紧张而不愉快的气氛,这半天都没闹,乖乖地趴在垫子上。程吉摸了摸它,轻声说:“没事了,别怕。”

  她抬头对米娉道:“今天谢谢你来给我过生日。黑白一会儿要饿了,你带它回去吃饭吧?”

  米娉“嗯”了一声,没有动,嘴唇张张合合似还想说什么。

  程吉:“什么都没变,我们还是朋友。”

  米娉点了点头,沉默地起身收拾猫包,带着黑白走了。程吉送她出门,关上门回来,把黑白躺的垫子拆下来放进洗衣机,粘干净黑白掉的毛,收拾了茶几,才坐下来考虑米娉的事。

  拒绝了不代表这事彻底结束,她说什么都没变,只是给米娉一个准话,告诉米娉她不会刻意疏远。但米娉怎么想就不是她能决定的了,以她对米娉的了解,米娉至少要别扭一个星期。

  等米娉找到下一个对象,程吉想到这里不由无奈,明明是她和米娉两个人间的问题,却因为她们工作上不能分割的联系,非要指望另一个人来解决。这种自己无能的感觉真是太差了。

  周四周五两天米娉减少了与她的接触,特别是眼神接触,说话也简短很多。周五下班米娉不但没有问她周末的安排,还没有提醒她去看黑白,上一次这样还是半年多前米娉没分手的时候。

  久违的自在,程吉非常享受,她愉快地答应了娄静娴的周日逛街邀请。

  这次是宋燕选商场,她带着娄静娴、宋思涵和程吉来到一家低端百货商场。这是个四四方方的老式商场,从外到里没什么现代设计,每层店铺密密地挨着,过道较窄,视野很受局限。虽然不如高档商场的购物体验那么休闲舒服,但因为店铺多,也能逛很久。

  宋燕以前常来这里,和娄静娴认识了以后总是约着一起活动,尝到了花钱如流血、痛快又辛酸感觉,现在终于回归贫民女孩的生活。娄静娴不挑剔,在这里一样买得挺开心。

  程吉和宋思涵也买到了一些合请@加@君羊@壹@壹@零@捌@壹@柒@玖@伍@壹用的东西,四人到商场里的餐厅吃饭时,手里都有几个袋子。

  她们来的是一家湘菜馆,名声在外,宋燕极力推荐,从APP综合评分看这家店也确实是商场内最好的餐厅。

  照例是娄静娴请客,她点了几道店里的推荐菜,都是辣菜,宋燕加了一道石锅腊肉菜饭,一道拔丝红薯,宋思涵加了一道炒秋葵,程吉觉得菜饭的量可能不够四个人吃,另加了一碗白饭。

  上菜前,四个人都体体面面,以都市女孩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交流八卦,程吉也说了一个客户的事情凑数。

  凉菜椒麻鸡上来的时候她们也没有太防备,吃得鼻尖微微出汗,娄静娴还夸了一句好吃。等到铺满了红艳艳辣椒的牛蛙腿上来,她们在红辣椒的海洋寻找蛙腿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丝不对。紧接着,辣得根本不像花菜的干锅有机花菜来了,双椒鱼头根本不掩饰它的辣度有多么能打,四人吃得又流鼻涕又抹眼泪,最后菜饭、白饭、红薯、秋葵全都光盘,推荐菜反而剩了一些。

  这顿饭吃得火火热热,离开餐厅的时候娄静娴被辣得都有点头晕了,她们摸到甜品店里坐下缓缓。

  “呜,杨枝甘露太好吃了。”娄静娴感动得掉下眼泪。

  宋燕一脸愧疚:“我错了我不知道你这么不能吃辣。”

  吃完一份杨枝甘露,娄静娴想去洗手间,宋燕为了弥补过错主动陪着她去了,留下程吉和宋思涵。

  宋思涵说:“明天签合同,你选个地方吧,合同在哪签都行。”

  新系列吸尘器的合作已经敲定了。程吉说:“就在华跃楼下的三山咖啡吧,我明天还约了润成代理公司的管经理,走过去方便。”

  “管明明?”宋思涵有点惊讶地问。

  “对。”程吉看着宋思涵,微微笑了起来。

  宋思涵也笑:“你知道了啊?其实九月我们遇见那次,我刚分手。”

  程吉说:“管经理看起来性格很好。”

  “是啊,她对待不熟悉的人会很礼貌,如果合作多几次,熟悉一点了,她的态度就会更温柔,所以很容易保持长期合作。”宋思涵说了几句,笑道,“这方面和你有点像。”

  “什么?”程吉讶然,怀疑宋思涵是不是又加滤镜,她道,“有一个我很熟悉的朋友说,我越在亲近的人面前脾气越差。我和她相处的时间比我和你长。”

  “这人是对你开玩笑说的吧?你又不是窝里横的人。”宋思涵没当真,“一个人在亲近的人面前流露真性情很正常,怎么能只说你心情不好的情况,不说你心情好的时候?你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表现温柔的一面,在不熟的人面前只是客气,很容易分辨。”

  程吉忘了说话,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她甚至觉得宋思涵说的人根本不是自己,没有人用温柔这个词形容过她。不对,宋思涵有过,在她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宋思涵确实这样说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