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79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当程伊芙“通知”她要休十五个工作日的时候, 宋思涵发现自己太天真。程伊芙的婚礼日期在下周六,回来销假就是下个月中旬了。十五个工作日, 就算掐头去尾, 前后两个周末不算, 中间也有十九天。而程伊芙告知她这个消息的时候,表情仿佛在说“感谢我吧,我可没有休满一个月”,一向文明的宋思涵差点又要爆粗。

  确实,按程伊芙的身份和一贯作风来看, 十九天假能算得了什么?可是程伊芙工作不到三个月,中间还休了过年七天,这马上又要消失大半个月,再想想后续备孕怀孕等等阶段要享受的特殊待遇,宋思涵就两眼一黑。她相当于拿着一份工资,做着两份工作,还要忍受程伊芙理所当然的态度。公司要是不给她加薪,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那奋斗多年当上华跃集团副总的爸爸。

  这种时候同为大小姐的娄静娴显得格外可亲,宋思涵一想起她,就更喜欢这个朋友了。换成娄静娴在她手底下混日子,哪怕娄静娴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看剧不做任何事,她都没这么大怨气。至少娄静娴还会感谢她,请她吃饭,送她礼物。

  在心里发了一通牢骚,宋思涵想到礼物,忽然记起抽屉里还放着程伊芙刚进部门时送她的东西。她拉开抽屉看了眼,还在。办公室外没有人经过,她把古驰盒子拆开,里面是短款皮革钱包,样子倒是很漂亮。如果不是程伊芙买的,她转手就可以送给程吉。

  宋思涵把钱包原样收进盒子,继续放在抽屉里不管。现在手机支付很方便,用到钱包的场合越来越少,送钱包不如送别的东西。程吉过年送了她一条几千的围巾,她还没有回礼物。

  手机壳?宋思涵认真思索着,程吉的手机壳好像很久没有换过,这个可以列入候选。

  脑海里的回礼清单列出七八样的时候,宋思涵觉得差不多了,可以一个一个挨着买,心情也变好,低头做回一个勤勤恳恳的好经理。下班前,宋思涵确认了手机消息,没有来自程吉的未读,聊天界面最后一条是今天中午发的。

  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觉得办公楼旁边那个商场选择不够多,开车到另一家品牌更齐全的商场,想买个手机壳。但是一想起程吉家的布置,宋思涵对自己的审美就不太自信,怕她送的不合程吉心意,逛了很多店也没有选中,最后空手而归。

  她知道程吉工作很忙,不一定每周都能空出私人时间。不过这周末是“尘世温暖”活动的最后两天,依上次的经验,程吉应该会在现场盯着,特别是最后一天的晚上。到时她可以去和程吉见一面。

  宋思涵惊觉自己在期盼和程吉见面。不得了。

  被程吉表白后,直到现在她还很恍惚。

  机场那个下午,当她听程吉亲口讲述那些她没有参与或者她参与了却茫无所知的过去,再想到程吉曾经喜欢过自己,便觉得是莫大的荣幸。这段在她眼里“顺其自然”的初恋,在程吉当时的心里意义那么不同。程吉喜欢她的这条路布满荆棘,然而当年那个初次面对世界的女孩仍然带着新添的伤痕走到了她身边,没有说过一句辛苦。

  她为什么没有发现过?

  在人际关系上她有些小聪明,偶尔称得上精明,能和不同的人打好关系。但是在感情之中她太过放松,以为恋爱很简单,不需要花费太多心思就可以顺顺当当地持续下去。她与管明明分手后才明白,这样的心态大错特错。其实以她的聪明,如果肯多用心,关心恋人的真实想法,而不是只看两个人日常里相处和睦就满足,她有很多机会可以发现恋爱中的问题。

  如果她发现对方的苦衷,即使最终仍会分手,她也不至于那么遗憾。

  知道程吉的经历和感受之后,她始终觉得自己辜负了程吉,内心深深惭愧着。程吉在恋爱期间很少说“喜欢”,但心里应该是非常喜欢她的,否则不会和她在一起。可惜她却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恋爱对象。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程吉和她有了不同的生活轨迹,在各自的世界里努力着。冥冥之中的牵引让她们巧合地遇见,揭开了过去的谜题,出人意料地成为了朋友。宋思涵以为这次只到这里,朋友关系足以让她欣喜,她有机会关心程吉,略微弥补自己的过失。

  想不到程吉居然又喜欢上她。

  又一次。让她无比荣幸和喜悦。被人喜欢,被这样一个优秀到浑身散发光彩的人喜欢,被肯定了魅力,宋思涵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轻,像要飞起来似的。

  飞了一夜一天,宋思涵躺在床上,觉得今夜大概要着陆了,刷着手机突然接到程吉的消息,问她明天下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去滑冰场。

  程吉还会溜冰?不对,程吉这么晚才问,不会是刚加完班为了把明天下午空出来约她吧?宋思涵皱皱眉有点心疼,但是程吉都已经空出时间,她不去就浪费了这番心思,也不太好。

  【有时间,哪家滑冰场?】

  约定好了时间地点,宋思涵劝程吉早点睡觉,道了晚安,放下手机。

  溜冰场,嘿。

  宋思涵会溜冰,但只会正滑和倒滑,不会其他花式吸睛的动作。下午出门之前她犹豫了半天,最后没戴程吉送的橙色围巾,怕溜冰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弄脏了,扎了条旧的薄围巾。

  她们约在一家商场四楼的室内真冰滑冰场,都比约定时间来得早。打了照面,程吉就笑着朝她走过来。

  宋思涵脑袋一抽,说:“我怕弄脏衣服就穿了旧的。”

  程吉“嗯”一声,目光从上到下把她看了一遍,看得宋思涵手脚都不自在了,程吉这种眼神……真让她很不熟悉。她努力镇定地问:“你会溜冰吗,真冰?”

  “会。以前一个客户的孩子报了班,他没时间看孩子,我帮忙照看过几次,学了一点。”程吉道,“走吧?”

  “好。”

  这家冰场很大,即使在冬天,双休日下午来滑冰的人也不少。她们一靠近就感觉到冷气,不过看着冰场内滑的、摔的,冰场外的和楼上观看的人群,仿佛没那么冷了。

  刚刚清过冰,冰面平整光滑。两人脱掉外套和包寄存,换了冰鞋进去。一些人在场中央潇洒自如滑来滑去,几个戴着头盔的小孩子还会跳起来转圈,还有些人扶着外围的栏杆在慢慢滑。宋思涵刚进去也靠边走,她很长时间没滑过,先找找感觉,她回头看了几次,程吉一直在她身后。

  绕着冰场走了半圈,宋思涵适应差不多了,松开手往里圈滑了两步,再回头看,程吉也脱了手。

  “小心点。”宋思涵说了声,看着程吉滑到了她旁边,两人并肩滑行,速度不快。

  前方有一对情侣,女孩拉着男孩的手教他,宋思涵看见了心里顿觉这画面有爱,等她们滑近了就听见女孩的声音:“你是猪吗?猪都比你胆子大!”

  “……”宋思涵撇头看着和她速度保持一致的程吉,觉得还是自己这边的画面和谐。

  程吉不明所以,笑着回看她。今天程吉穿的是芥末黄的连帽卫衣,衬着肤色白皙,青春俏丽像个学生样。宋思涵看着她,觉得自己也回到年轻时候。其实也不过是几年前,却感觉过了很久,工作以后不能像学生时代那样彻底地放松自己,刚过去的这一年生活和工作都发生了变化,不知不觉她心里已经积了很多压力。现在自由地滑在冰面上,真是难得轻松。

  两个小时一到,她们换鞋离开冰场。宋思涵身体因为运动热了起来,脸有些红,外套抱在手里没穿,对程吉说:“这里环境不错,下次还可以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