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84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我们活动做过一些推广,想找到米吉文化的相关消息没那么难。”程吉说,“没有问你,大概她也知道问这个很奇怪,不想让你太关注这件事。”

  宋思涵:“呵,小时候怎么没见她这么谨慎?”

  程吉对她说:“我下去和她聊聊,你在二楼再逛一会儿,她走了我发消息告诉你。”

  宋思涵皱皱眉:“你一个人可以吗?有外人在她可能收敛一点。”

  程吉:“我可以,她能说出的最过分的话我心里有数。这次让她把想说的都说完,以后她就不会再找我了。”

  宋思涵被说服了:“好吧,把你的购物袋给我。”

  程吉交给她,两手空空,行走如风,来到程伊芙的面前。

  程伊芙微微一惊,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负责的项目,从程家出来我就到这里了。你只是来看这个活动,还是有话问我?”程吉略略打量,程伊芙的裙子换过,妆容也和下午见面时不一样,更明艳,面对面这么近的距离也看不出任何瑕疵。如果只是来看看活动,程伊芙未免太认真了。

  两个月前在办公楼下正面相遇,程伊芙的注意力让宋思涵转走了许多,没来得及和程吉说几句话,也没有觉察到程吉的变化。她以为程吉无权无势,离开程家后一定碌碌无为,偶然接到米吉文化的电话才知道程吉做了经理。

  华跃公司的经理位子她想要便有,只不过她近期不方便总揽事务,才自己放弃了的。米吉文化只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京州竞争激烈,小公司存活艰难,这绝对称不上事业有成。程伊芙却仍觉得心口堵着什么,让她三不五时想到程吉。

  因为顺不下这口气,爷爷最近对她的态度又十分冷淡,她才提了那么一句,想不到爷爷会要求见程吉,好像很怀念似的。一个母亲出轨生下的孩子,走了就走了,有什么好见的呢?可她也不敢违背爷爷的命令,只好请程吉来家里。

  程吉竟然答应了。程吉当年走的时候悄无声息,多么符合私生女的身份,怎么有颜面回来?程伊芙百思不得其解,脑海里充斥着对程吉的猜想,直到今天程吉踏入程家,如此平静,落落大方,甚至对她不予回应,她才恍然发觉程吉不是过去那个不敢违抗她的女孩了。

  此刻她眼前的程吉,化着普通的淡妆,穿着普通的衣服,看起来平常得毫不起眼,程伊芙却找不回她从前面对程吉时的那股优越感了。她有些着慌,微抬起下巴回答那个问题:“听说华跃有个线下活动,我来看一看。今天晚饭时候爷爷还夸你呢,没想到我们又碰见了。”

  程吉:“爷爷下午没说什么。我去程家拜访只这一次而已,你不用多想。”

  “程家经常有客人来,我不会多想。”程伊芙微笑说,“我以为你离开了程家,会换一个称呼呢。既然你还叫他爷爷,是不是应该叫我姐姐?”

  “我叫错了,是程老先生。”

  她表现得不计较,程伊芙更觉得她在故意让自己难堪,说道:“对呀,你在程家的时候没有人纠正你,其实你的名字也不对,你应该不姓程吧?怎么没有改名字?”

  程吉愿意和她聊一聊,但是一直这么阴阳怪气的换了谁也受不了,工作上遇见不肯明着说话的客户她可以配合,生活里她不会忍着。程吉问道:“你进程家之前姓什么?你能姓程,我当然也可以。”

  “你和我怎么可能一样。”程伊芙立刻反驳,“我是程家的孩子,你不是。”

  程吉:“但我们都是私生女。我是婚外私生女,你是婚前私生女。”

  “我不是!”程伊芙提高声音说,“我的身份清清白白,是程家唯一的女孩,程家所有人都认可我。你是什么?你凭什么和我相提并论?”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程老先生和你父亲程先生。为什么让我姓程,为什么让我住在西边,和你在一层楼?”程吉以为自己早已经释怀,但她说着话,忽然不知道从心底哪个地方钻出来一股恶意,让她做出了语言攻击,“你五岁半才来到程家,在那之前你住在哪?程宪一周去看你们几次?晚上留宿吗?他会不会给你讲睡前故事,你能不能大庭广众牵着他的手说着是你爸爸?”

  那么久远的事情程伊芙自然不会记得,可是程吉说得这些又是极符合常理的。她急道:“你又有什么?我不相信爸爸会给你讲故事,他根本不希望你叫他爸爸。”

  程吉无视她这柔弱的反击,自顾自追问:“你妈妈被养在外面的时候怎么教育你?她是不是对你说,你是程家的公主,暂时流落在外,总有一天你们都会回到城堡里,她是不是自欺欺人地说她是程宪的妻子?她真的是吗?你心里明白其实你也是私生女,只是你不敢承认而已。如果甘玥没有嫁进程家,你的身份还会比我高吗?”

  “我当然比你高,至少我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一个女儿算什么,你怎么知道程宪现在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女儿,或者儿子?其他的孩子可能姓程,可能不姓程,你不会知道的,这不是你能知道的事情,你敢查吗?你敢问程宪,问甘玥吗?”

  “不可能!”

  “你也是被偷偷生下来的。为什么不可能有别的孩子被偷偷生下来?”程吉逼近一步。

  程伊芙六神无主,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又站住了,红着眼圈怒视程吉说:“你是在嫉妒我。你嫉妒我有父母的爱,我有家人,你什么都没有,你的外公外婆也不要你,你嫉妒我因为你是一个没有人爱的孤儿!”

  程吉闻言反而笑了一下,她早就承认自己是孤儿了,但孤儿有什么可耻的呢?变成孤儿又不是她的错误。“这么多年你见过你的外公外婆吗?甘玥是怎么对你说的,他们住得很远还是不在世上了,你从来没有怀疑过吗?”

  程伊芙脸上浮出茫然的神色。

  “你的生活是虚假的,你怎么还没有发现哪?爱你的人如果知道你是私生女,还会一样爱你吗?”程吉圆圆的眼睛显出几分无辜,她胸中积郁的恶意一次性爆发出来,令她变成了与程伊芙一样的恶人。现在话都说完,冲动消减,身体内的血液也渐渐变冷了。

  突然间一个人握住了她不知何时攥紧的手。程吉诧异地回头,看到宋思涵单手拎着购物袋,另一只手已经温暖地包裹住她的拳头。

  外人的出现让程伊芙眼神慌了一下,犹疑地问:“宋思涵,你怎么在这?”

  “我和程吉一起吃的晚饭,在楼上买东西耽搁了一会儿。”宋思涵神色淡淡地说。

  程伊芙挤出笑容:“哦,我听说这里有华跃的活动,好奇来看一眼。我还有事先走,再见。”不等她们回答,程伊芙就脚步匆匆走开,有种落荒而逃的味道。

  “你怎么过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