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0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最大的罪名是非法建立卖/淫组织,最小的罪名则是辱骂国家英烈,还附两页友情赠送的聊天记录。63个人,一天之内全收到了盛文集团的律师函。原本人们对盛文集团和白筝都没什么概念,经此一事,所有人都知道了,惹谁都不能惹白筝,人家有的是办法打垮一个人,之前不理你,那是看不上你呢。

  白筝的做法替自己和盛文狠狠宣传了一波知名度,此后盛文集团的股票涨了不少,本来应该见好就收了,可白筝是走寻常路的人么?

  她公开表示自己是同性恋,如果有了爱人一定会立刻昭告天下,但在此之前,她要为自己未来的爱人守身如玉,要是再有不长眼的企图拉着她搞绯闻,那下一次就不止送对方进监狱这么简单了。

  早二十年前国内就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现在社会风气就是爱情至上,同性恋已经被大多数人接受,但总有那么几个极端分子依然恐同,不过他们刚蹦跶一下就被其他网友喷死了,想带节奏都不行。

  好看、有钱、厉害、还是个待发掘的情种,白筝一下子就登上了最想嫁排行榜第一名,力压一众黄金单身汉,但因为事情结束后白筝就又回到了原先低调的生活,现在排名已经下来了。

  白筝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十点半了。

  梁秘书没说话,不过握着文件袋的手有点紧,看起来在期待什么东西的样子。

  终于,白筝站起身来,刚说了两个字,“把今……”

  “把今天所有行程该取消的取消,该延后的延后,好的白董我知道了!祝您今天出行顺利,心想事成!”

  白筝默默盯着梁秘书,后者干笑两声,他也发现自己过于得意忘形了,本以为白筝会冷下脸斥责他一顿,结果白筝只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咳了一声,“嗯,就这么办吧。”

  梁秘书愣了一下,顿时无声的笑了起来。

  除非是工作上的事务,不然白筝不会动用司机,她更喜欢自己开,享受那种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的感觉。

  二十分钟以后,白筝停下了车。

  宋迢迢上的大学算是全国知名的一家艺术类综合大学,商人逐利,看中这里的商机以后,立刻就在大学对面建起了一个娱乐广场,宋迢迢打工的金拱门就在商场最边上,很是显眼。

  白筝手搭在方向盘上,锐利的目光在店内扫了一遍,很快就锁定了收银台后的一个娇小身影,不同于那天看到的正式装扮,这次她穿着工作服,把长发高高扎起,绑成一个马尾,在她对面的人应该是经理,不停的说着什么,宋迢迢乖乖站着,一脸认真的点头。

  白筝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件事,云@裳@小@筑拿出手机。

  微博上的昵称还是自动生成的一段数字,微博关注人数字依旧是那个孤孤单单的一,她点进去,发现宋迢迢发了一条穿工作服的微博,而且还改了昵称。

  以前叫“夜迢迢”,是文艺女孩的风格,现在叫“迢迢大路通罗马”。

  ……

  这是什么奇怪的风格= =

  习惯性的点赞,她看了一遍评论区,发现夸她的占大比例,心疼她的占小比例,阴谋论的占微小比例,犹豫一会儿,她还是没去评论。

  虽然就见过宋迢迢一次,但白筝的直觉告诉她,里面的小姑娘可不是一个会关心网络评论的人,说不定她刚发完微博,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至于网友说什么,她根本不打算看。

  不得不说,白筝的直觉真准啊……

  为了不让这个微博号废掉,也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陆长生准备每天发一条微博,不多,就一条,在大家面前刷刷存在感就好。至于网络评论什么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她也没有看的必要了。

  此时她正拿拖把擦地,因为是第一天来,经理也没让她做什么有技术的活,比如收钱、做汉堡什么的。

  陆长生撇撇嘴,高中时她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金拱门,当时她做的辣鸡堡可是全店第一!就属她炸的好吃呢!

  ……

  重新回到这里,陆长生还觉得挺新鲜,人变了、社会也大不相同了,但金拱门居然还是一样的,果然是流水的时代,铁打的金拱门。

  陆长生也没打算一直留在这,只是现在她才大三,而且手里钱本就不多了,她需要找一个工资结的快、而且不费精力的兼职。目前为止她才来这个世界三天,很多东西还不熟悉,再加上原主的本专业也比较尴尬,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长生一边拖地,一边琢磨着自己未来到底该去干点什么。

  拾起老本行,去做电商运营?

  不太好,经商的话难免会和姜家宋家对上,要是他们有意为难,就又是一个麻烦。

  那改头换面,去做原主喜欢的服装设计?

  ……饶了她吧,她连火柴人都画不好,怎么画高大上的人体服装啊。

  越想越头大,她正埋头思索着,突然,一双银色高跟鞋走到她眼前,鞋上镶满了细小的水钻,和店内柔和的灯光交相辉映。

  陆长生顺着对方修长匀称的小腿往上看,发现对方比自己高了近一个头,如果没有高跟鞋的加持,大概也能比她高十厘米。

  陆长生双手握着拖把,怔在原地,她仰头望着白筝,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可怜巴巴的。

  大概是因为她眼睛睁得太大了,此时的她,一点没有那天在医院时的精明劲儿,反而有点呆呆傻傻,像小动物的幼崽。白筝垂着眼睛看她,手指微微动了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