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2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这是喜欢吗?

  起初在医院门口见到,只是对她有兴趣。后来独自一人,默默回想那天的场景、那人的音容笑貌,竟然越回忆越欲罢不能,她想知道宋迢迢的性格、想知道宋迢迢的爱好、想知道宋迢迢的住址,什么都想知道,她对这个人好奇的要命,迫不及待的想去认识她,参与到她的生活中,然后看着她对自己卸下防备,信赖且毫不犹豫的扑到自己怀里,露出如那天一般狡黠又机敏的笑容。

  只是脑补一下,白筝就忍不住的想笑。

  她手里还拿着手机,此时手机屏幕是暗的,她从屏幕的反光里看到自己脸上带着十分向往、三分痴汉的笑容后,她僵了一瞬,不动声色的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继续高冷的看向店内。

  一瞬间,店里所有人都觉得背后一凉,经理正撅着屁股塞包装盒呢,也是一激灵,他直起身,挠了挠头,今天空调开太凉了吗?

  白筝原计划是在这儿待一会儿,等到宋迢迢换班,再跟她搭讪,如果顺利的话,今天晚上八点以后她才会回家。但等了一会儿,她就改主意了。

  这家店怎么搞的,居然让一个娇弱的女孩子做这么多重活,擦地、擦桌子就算了,居然还让她给你们倒垃圾,你们雇的是服务员还是保洁?

  经理觉得自己太冤了,先不说全世界的服务员都要负责店内卫生,您老人家先睁大眼看看,那叫“娇弱”吗?她一手提一个大垃圾袋,轻松的跟提一袋鸡毛一样,没看我们店里的男性同胞们下巴都快惊掉了吗!

  白筝不管那个,她现在眼里有八十层滤镜,看谁都觉得他们要欺负宋迢迢。

  ……

  白筝都打算好了,她记得宋迢迢是服装设计专业,正好,盛文集团自己有两个服装品牌,一个平价大众,一个专为高端人士服务,宋迢迢想去哪个都行,只要能把人放到眼皮底下就好。

  白筝正盘算着怎么让宋迢迢接过自己递的橄榄枝时,一个餐盘突然映入眼帘。

  白筝抬头,宋迢迢对她笑了一下,似乎有点紧张,“我看您坐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口渴了。”

  说完,她又补充一句,“这是水,不是饮料。”

  白筝的视线又落回餐盘,里面有一个饮料杯,还有两张餐巾纸,摆放的整整齐齐,好像正在乖巧等待她的检阅。

  陆长生抿唇,双手握在身前,这样局促又期待的样子白筝经常看到,每个初次见到她的年轻人,都是这个模样。

  她知道自己是谁了。

  白筝的手指摩挲在杯身,心里想着。

  网上有一个她的喜好攻略,其中有一条就是她出门不喝饮料,只喝水,宋迢迢既然知道这一点,那自然也知道了她的身份。

  白筝低着头,旁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半天没听到她说话,陆长生有点慌,难道她不喜欢别人送水?那她要不要把东西都拿走?

  “谢谢。”

  在陆长生不知所措的时候,白筝突然抬头,顺便还拿走了餐盘里的杯子,托在手里,对她道了一声谢。

  白筝的脸色很温和,和网上相传的冰冷到不近人情大相庭径,陆长生暗想,果然网上都是骗人的。

  其实网上没有骗人,白筝只是对她温和,对别人向来都是不假辞色的冷漠。

  陆长生不知道这些,现在的她只觉得很开心,“不客气,那我回去继续工作了。”

  小姑娘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然后小跑回到工作区,徒留白筝一人怔愣在原地。

  ……

  不搭讪吗?不留个联系方式吗?不说说你家的困难然后请盛文集团帮你吗?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常人在知道她身份以后,都恨不得立刻和她成为好朋友,把自己绑在她腿上,好理所当然的提出自己的请求,她以为宋迢迢也会这么做,毕竟从梁秘书调查的情况来看,她有家人比没家人的还惨,恋人朋友等社交关系均为零,这样的人,应该最需要她的帮助才是。

  诚然,一开始她有点失望,但想想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这样的宋迢迢几乎不用她费什么力气,就会自动走到她身边来。

  但她忘了,里面那个已经不是原来的宋迢迢了……

  从始至终,陆长生就没想过要搭讪。原因之一,她很有自知之明,不管是宋迢迢,还是现在的她自己,都和白筝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巨大的身份差别让陆长生保持着绝对清醒,那不是她能肖想的人,至少现在不是;原因之二,独来独往惯了,不管做什么,她第一想法都是靠自己,她从没想过要去靠别人。

  于是,一墙之隔,里面的人暗暗给自己打气,下定决心好好努力,争取早日成长到一定的高度,如果那时候白筝还单身,那、那她就勉为其难,去试试自荐枕席吧。

  外面的人抱着水杯不撒手,一面矜持的保持自身风度,一面恨不得走进去把宋迢迢揪出来,送完水就完了?后面的台词你都不打算说一下的吗?不说也行,你倒是出来啊,我帮你说!

  白筝等到两点,都没看到人出来,发现不对劲,她去找经理,结果经理一脸迷茫的看着她,“宋迢迢?她不是一个小时前就下班了吗?”

  白筝:“……”

  那天独自回家的白筝有多萧瑟,陆长生不得而知,她回到学校,告诉师荨自己打算去当演员,师荨睁大眼睛,“金拱门呢,不干了?”

  陆长生:“挣得有点少,所以我想找个挣得多、来钱快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