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44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盯着下面的群臣看了一会儿,小皇帝突然站起,从身边太监举着的托盘里拿出一个盛着滚烫热茶的茶杯,狠狠往下一扔,“都闭嘴!”

  清脆的碎裂声传来,瞬间,朝堂上就安静了。

  他们三三两两的回过神,面面相觑后,才哗啦跪了一片,不管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此刻喊的都是陛下息怒。

  热茶有一些溅到了小皇帝手上,太监看到,心疼的不行,大呼小叫着要请御医,小皇帝瞪了他一眼,太监一愣,恍然以为自己看到了先皇。

  不过他心里可完全没有对先皇的怀念,而是心脏咯噔一下,看小皇帝的眼神也不对劲了,可别又是一个昏庸暴君啊……

  小皇帝的声音还是童音,但再小的皇帝,那也是皇帝。

  “都别吵!朕就想知道,到底是谁要行刺阿姐!说!”

  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人站出来,“启禀陛下,刑部已经连夜验查了尸身,可以看出刺客常年练武,且武功不低,身体特征十分明显。可以判断不是一时被收买,而是三年前来到良太妃娘娘寝宫当差时,便已经为幕后主使办事了。”

  此人是刑部尚书,他说完,后面紧跟着一人又说:“林大人所言甚是,据公主所说,刺客见时机已去,便当机立断服毒自尽,这不是一般刺客能做到的,倒像是从小培养的死士,幕后主使既能培养死士,足以判定此人身份不低,且家族甚有底蕴。”

  这两人是另一派,平时就看沈丞相不顺眼,没事就暗讽两句。今天这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刺客是沈丞相派出去的,至于为的什么,往深一想也就明白了。他们一边在心里鄙视沈丞相的手段下作,一边琢磨着该怎么利用这机会,好好将沈丞相一军。

  这派的人说话了,沈丞相那一派自然也不甘落后。

  御史中丞一个箭步冲出来,“二位大人此言差矣,能豢养死士的,并非只有世家大族,还有江湖各派,近年来江湖门派与朝廷多有牵扯,早已不干不净了,林大人,我听说你娘子便是出身峨眉派的?”

  刑部尚书说话是拐着弯骂人,这位御史中丞没那么多弯弯绕,都是上来直接怼,刑部尚书被他这句话气了个仰倒,指着他的鼻子,颤了半天:“你你你你你……你不要混淆视听!这件事与江湖各派能有什么干系?江湖各派行刺公主,能有什么好处?”

  御史中丞反问他:“那世家大族行刺公主又有什么好处?昭鸾殿下与人并无仇怨,怎么会引来刺客?”

  沈丞相已经示意过,让他们咬死对方是想行刺这一点,行刺公主,除非私仇,不然根本没必要,而凭着这一点,满朝文武都安全了,除了一个人。

  沈丞相自始至终没说话,就看着他们吵,他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不动如山的平定王,隐晦的笑了一下。

  这次早朝,昭鸾其实也跟来了,不过她坐在太清殿左侧的偏门后面,没有露脸,越听越觉得外面的走向不对,她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才惊觉过来,沈丞相这是想用她和傅瑜铮的事做文章,让她背黑锅!

  如果能给傅瑜铮定罪,那前朝后裔谋杀当朝公主这个罪名能直接要了她的命;如果不能定罪,她也会被刑部和大理寺带走审问,想九日后完婚,那是绝对不可能了。

  更要命的是,如果她被大理寺带走,那她女扮男装的秘密一定会被人发现的!

  陆长生给偏门打开一条缝,从她这,她能看清整个朝堂,傅瑜铮依然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看样子还没发现自己即将要变成背锅侠了。

  陆长生在门后来回踱步,听着沈丞相一派的人渐渐把控风向,深思半响,从偏门走了出去。

  她走的悄无声息,群臣忙着看戏吵架,都没发现她,也就傅瑜铮眼睛上挑了一下,似乎是不怎么明白她为何会出来。

  发现昭鸾过来了,小皇帝连忙让太监搬了个凳子过来,昭鸾堂而皇之坐下,争的最脸红脖子粗的二位看见是她,立刻卡壳了。

  昭鸾十分善解人意,“二位大人继续,不用管本宫,中丞大人刚才说,幕后之人一定与本宫有旧,且有仇,还是大仇,所以才会下此狠手,接下来呢?”

  御史中丞下意识的想去看沈丞相,寻求示意,但想到现在全朝堂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他忍住了,顿了顿,继续往下说:“回殿下,是以,臣认为,幕后之人一定是殿下所识之人,不知……殿下最近可与什么人发生过嫌隙?”

  这话说的,还特指最近,就差把傅瑜铮揪过来问是不是她干的了。

  陆长生做思索状,摇摇头,“最近没有,三年前倒是有一次,彼时本宫顽劣,抓到一只小猫,与它玩了一会儿,没想到猫儿脾性大,本宫被它挠了一爪子,父皇知晓后相当生气,当即要打死那只猫,本宫哀求许久,才让父皇饶了它,猫儿被奶娘带出宫,给她家女儿养了。后来本宫方知道,那只猫儿是良太妃的爱宠,那时良太妃挺生气的。”

  三年前、良妃、有仇,倒是全对上了。

  这件事确实发生过,但在后宫里,这就是一件小事,良妃也很快养了别的宠物,连个水花都没翻起来。御史中丞沉默两秒,复又笑起来:“公主说笑,良太妃已然仙逝,怎会是幕后之人呢,还有没有别的了?”

  昭鸾眨眨眼,回答的斩钉截铁,“没有。”

  御史中丞滞了滞,还想再争取一下,又听昭鸾说道:“昨夜那刺客,抬手就要劈本宫的脖子,也不像是想要刺杀本宫,倒是被本宫发现以后,她才突然下了杀手,多亏父皇母后保佑,本宫才能逃过这一劫啊。”

  本来陆长生不想说这件事,因为她说的越详细,纰漏就越多,容易被反抓把柄。眼下她撼动不了沈丞相,就算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就是幕后黑手,沈丞相也可以一笑置之,根本影响不了他什么。陆长生原本的计划是逼沈丞相推个替罪羊出来,最好能是他那派比较重要的人物,谁知道这个老狐狸企图让傅瑜铮背黑锅。

  果不其然,在她说出这些话以后,另一派人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又把话题扯回了世家大族身上,一个劲的说幕后黑手想要抓住公主,定是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得多了,就连座位上的小皇帝也开始听明白了,他还是个孩子,沉不住气,立刻就看向沈丞相,眼里满是不敢置信和惊怒。

  至此,沈丞相的计划算是彻底完了。

  小皇帝和昭鸾全都知道了他的计划,群臣里只要有脑子的也都知道了,沈丞相面上言笑晏晏,心里却已经把昭鸾和刑部尚书恨到了骨子里。

  昭鸾不必说,今天的刑部尚书是怎么回事,怎么句句都戳在他的痛脚上,平时在朝上,他可没见过刑部尚书有这么聪明、一看就透的时候,而且今天的刑部尚书过于活跃了,莫非……他背后也有什么人在主使?

  傅瑜铮站在一旁,还是那副死样,她轻轻转动手上的傅家传家扳指,侧耳听着这群人叽叽喳喳,偶尔抬头看一眼坐在下位的那个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