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45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看大家注意力已经差不多被扳回来了,陆长生看向小皇帝,想让他下令退朝,还是那句话,多说多错,点到为止即好。

  但还没等小皇帝看到她的示意,沈丞相突然上前一步,慢吞吞道:“老臣在上朝前也去刑部看了一眼刺客,发现一件颇为奇怪的事,希望昭鸾殿下能替老臣解惑。”

  陆长生转过头,听到他的话,心里顿时咯云%裳%小%筑噔一下,预感不妙。

  沈丞相笑着看向她,“老臣注意到,刺客右手掌心有一个圆洞,大小如同竹筷,刑部侍郎说是公主用发簪穿透的。老臣不解,人的手虽是肉做的,但里面还有筋、有骨头,殿下从未练过武,却能在与武功高强的刺客近身搏斗中,精准穿透她的掌心,敢问殿下,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傅瑜铮的手指定住,她抬起头,见昭鸾回答的还算镇定:“乍然看到刺客,本宫慌了,用尽所有力气刺过去,便穿透了她的手。”

  “原来如此,”沈丞相点点头,“那便请殿下再示范一次吧,昨夜殿下穿透了刺客的右手,今日,就请殿下穿透她的左手。”

  他话刚说完,殿外就有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他手里托着一个托盘,上面遮着一张白布,此时白布上已经染了不少血。

  不用掀开白布,大家也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

  陆长生面色僵硬,沈丞相却还在对她笑,“殿下说昨晚勤政殿的偏殿里只有殿下一个人,如此,便请殿下自证,再用金簪穿一次。这也是为了陛下的安全,您说呢,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  陆长生:我说……我说你奶奶个腿儿!

镜:爆粗不好

陆长生:【撸袖子】你来,我们谈谈人生

镜:动手就更不好了!QAQ

==========

感谢订阅~

  第24章 可怜公主是人质(5)

  陆长生怎么也没想到, 沈丞相还准备了这样一个后招。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逼公主自证清白, 这对沈丞相也没多少好处, 人们当面不说, 背后一定会说他咄咄逼人、心性狠毒,但跟能把昭鸾拉下马相比, 名声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了。

  沈丞相笑的云淡风轻,心里其实已经恨得要滴血了。

  死去的宫女是他安插在宫里最好的探子, 过去三年不知道帮他做了多少事, 也是因为足够信任, 他才只派了她一人去勤政殿,但他没想到……

  昭鸾身边居然还有其他高手在!

  他派出的宫女身手不凡, 即使放在江湖, 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能把她逼到自戕的地步,可见那人有多厉害。

  沈丞相并不知道和昭鸾在一起的人是傅瑜铮, 他的想法是,只要能证明昭鸾半夜三更和其他来路不明的人厮混在一起, 便足够了。

  夜半时分, 在皇帝寝宫窝藏高手, 即使这人是公主,也只能吃不了兜着走。不管她交不交出这位高手,沈丞相都可以治她一个祸乱宫闱、威胁陛下安危的罪名,有罪的皇亲国戚都会被关进宗正寺,宗正寺里也有他的部下, 昭鸾只要进去,就难逃一死。

  朝堂变得静悄悄的,其他人大气也不敢喘,就这么屏息看着沈丞相和昭鸾公主剑拔弩张,傅瑜铮紧了紧放在身侧的手,她皱眉看着昭鸾,心思在一瞬间转了好几个弯。

  一个身形高大健硕的男子站在她身侧,看看公主,再看看难得流露情绪的平定王,若有所思。

  没有习武的人看不出来,也没有那个概念,但习过武的几位武将都知道,像昭鸾那样娇生惯养的女子,是决计不可能用一根簪子穿透一只人手的。本身,簪子不是针,为了防止扎伤贵人,司珍局把所有簪子的头都做成了圆尖头,连人的皮肤都划不破,遑论扎透呢?

  武将们在心里断定,昨夜偏殿确实不是只有昭鸾公主一个人,可怜平定王啊,好不容易要娶妻了,结果还娶了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回来,也不知平定王是倒了什么霉。

  抚远将军就是站在傅瑜铮身边的人,他比其他人看的更通透,很明显,昨夜和公主在一起的就是平定王,虽说两人已经有了口头婚约,但夜半同处一室依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抚远将军来了兴趣,想知道这两人打算怎么摆平这件事。

  沉默的时间过长,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傅瑜铮迈出一步,决定把真相说出去,就算沈孤清要给她们安一个婚前苟合的帽子,她也认了。总不能让昭鸾背上违反宫规、威胁陛下的罪名。

  但她刚迈出一步,还没说话,就见昭鸾站了起来。

  她扯了扯嘴角,望向沈丞相的眼神冰冷无比,“好,那本宫就自证清白。”

  小太监上前,低头举着托盘,金簪已经洗干净了,陆长生拿起来,紧紧握在手里。

  看原主的回忆,她只会觉得这姑娘好惨,真是太惨了,其他的、就没感觉了。人和人不能感同身受,所以她不能明白昭鸾被朝廷中人欺压的时候有多难过和委屈,但如今、多亏沈丞相的咄咄逼人,她已经能明白了。

  她只是被欺压了一次,那种憋闷在心里的怒火就已经快要把她淹没,真正的昭鸾却是被沈丞相欺压、折磨了整整两年,只有亲身经历了,她才能懂得昭鸾心中的孤单无助和刻骨恨意。

  也许是昭鸾遗留的情绪影响了她,也许是她过于义愤填膺,总而言之,陆长生觉得自己要气炸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孤清,复而举起金簪,猛地向托盘刺去,她连白布都没掀,“噗”的一声响,金簪直立在托盘上,显然扎的很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