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47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第25章 可怜公主是人质(6)

  到最后, 傅瑜铮也没信她有“天生神力”, 陆长生感觉很不爽, 自己在偏殿里生了好一会儿闷气, 直到小皇帝回来,她才转移了注意力。

  小皇帝闷闷不乐的走进来, 身后跟着两个太监,他走到昭鸾身边, 欲言又止好几次, 最终默默坐到她对面, 低低的喊了一声阿姐。

  昭鸾托腮看着他,神色莫名, 她转过头, 瞟了一眼那两个太监,收到眼神示意,两个已经化成人精的太监立刻会意, 赔笑两声,便退出去了。

  外人都走了, 小皇帝还是没抬起头来, 陆长生回忆了一下原主以前是怎么对待小皇帝的, 顿了顿,她伸出手,勾勾小皇帝还是稚童大小的小指,轻声道:“弦意,我会帮你的。”

  小皇帝恍然抬头, 这是自他登基以来,昭鸾头一回唤他的名字。

  “阿姐,你……”

  陆长生微笑,“弦意,你记住,这天下里只有一个人能当皇帝,那个人就是你。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要牢牢记住这一点,你为君,其他人就都是臣,没人可以撼动你的位置,知道吗?”

  小皇帝认真点头,“我知道了,也记住了。”

  “但是弦意,你还小,我也不够强,我需要找一个足够强、足够保护我们两个的人,你懂我的意思吗?”

  “阿姐说的是平定王么,”小皇帝望着她的眼睛,神情很是真诚,“阿姐,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你是为了我才要嫁给他的,阿姐,你不要嫁好不好?再等我一段时间,等我长大,我一定会保护好阿姐的!”

  陆长生沉默一瞬,原本的昭鸾会贴心的笑起来,温柔的鼓励他,但可惜,原本的昭鸾已经不在了,现在存留在这具躯壳里的,是宁愿残忍一时也不愿用善意谎言欺骗一世的陆长生。

  “可是弦意,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嫁给他,我就等不到你能保护我的那一天了。”

  小皇帝怔怔的看着她,看来是真的没有想过。

  就这么残忍戳破一个孩子的美好愿景,陆长生一点都不后悔,甚至觉得应该早点戳破,如果弦意是普通人家的小孩,她也想让他永不知人间疾苦、永远天真快乐,可他不是,他从出生起,就注定是乱世中的帝王。

  他的一生,根本就没有过得快乐这个选项,不论周朝在他手中灭亡还是壮大,他都是要操劳一辈子的。

  原主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她很心疼这个同胞兄弟,所以善良的原主穷尽一生,也不过只有一个愿望——愿弦意能平安长大,做个比他们父皇更称职的皇帝。

  陆长生一直觉得,自己用了别人的身体,就应该礼尚往来的为原主做一些事情。用宋迢迢的身体时,陆长生从她临死的记忆中感受到了她的遗憾,那就是她从没恣意潇洒的活过一天,于是接手她的身体以后,陆长生合情合理的放飞自我了;而在接手昭鸾的身体以后,陆长生觉得自己唯一能为昭鸾做的,就是帮她实现这个愿望。

  虽然有些难,但她不是刚收获了一个盟友吗?两个人一起,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看小皇帝被自己一句话打击的精神恍惚,陆长生笑了,“所以呀,我要嫁给他。为了能活到看见你独当一面的那一天,我会用尽一切手段,嫁给平定王,就是我的手段之一。日后我还会做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到了那些时候,弦意,我需要你站在我这边,无条件的相信我,你能做到吗?”

  小皇帝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用力点头,“我永远相信阿姐。”

  陆长生摸摸他的头,夸赞道:“真是乖孩子。”

  傅瑜铮在门口站了许久,一旁守门的太监觉得奇怪,问道:“王爷,您不进去么?”

  偏殿里还在传出两人的说话声,只是话题已经变了,傅瑜铮垂着眸子,半响,才转过身,对守门太监说道:“本王忘了一件东西,先不进去了,不用告知公主。”

  望着平定王离去的背影,守门太监还挺纳闷,站在门口一盏茶的功夫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带东西,这位王爷也不是一般人啊……

  ……

  刺客事件如同陆长生想的一样,最终还是不了了之,沈丞相推出一个替死鬼,然后就草草的宣布结案,陆长生没有失望,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最近宫人和大臣看她的眼神都不太对劲,她就像是个行走的消/音/器,走到哪,哪里寂静一片,看见她的人们连喘气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引起她的注意。

  如果说这些人变得古怪是因为那天她在大殿上露了一手,吓到他们了,那傅瑜铮这里怎么解释?

  早朝结束后的当天下午,傅瑜铮就向小皇帝提出身体已经好全、想要谢恩出宫,小皇帝自然是答应了。虽说沈丞相的计划已然流产,短时间内昭鸾的确不需要傅瑜铮的保护了,但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走,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

  难道是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陆长生想了好几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直到上了花轿,依然没想出头绪。

  等到拜天地的时候,她透过金丝面纱观察傅瑜铮,发现她还是那副死样,倒是有一点不一样,平时,她只是面瘫,今天,她面瘫中还带着冷漠。

  陆长生受不了了。

  等到成亲的所有仪式都结束,新房里只剩下她和傅瑜铮的时候,她一把掀掉自己头上的凤冠,怒目瞪着傅瑜铮:“你什么意思?傅瑜铮,我是嫁给你当媳妇,不是嫁给你当怨妇,你对我到底有什么不满?”

  傅瑜铮抿唇,没回话。

  不是她不想回,而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那天听到昭鸾和小皇帝的对话,虽然昭鸾说的那些都是她已经知道的,但她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听到那些话以后,她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一下子降了十几度,只要待在皇宫里,她就心烦意乱、很想冲到勤政殿去质问昭鸾,虽然她根本没有立场去质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