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49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说完,昭鸾把喜被拿过来,躺下便睡了,傅瑜铮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才终于躺下,渐渐睡去。

  听到身侧人的呼吸变得绵长,早该睡着的昭鸾突然翻了个身,正对着傅瑜铮。

  今天是新婚之夜,屋里的龙凤喜烛要燃上一夜,此时这里灯火通明,即使已经放下了床幔,陆长生还是能看清傅瑜铮的侧颜。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她脸上留下阴影,双唇淡粉水润,看上去很吸引人。

  陆长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躺云^裳^小^筑了半天就是睡不着,她看了傅瑜铮很久,心里感觉很乱。突然,她试探的叫了一声:“阿筝?”

  叫完这一声,她自己也愣了,阿筝是谁?她干嘛突然叫这个名字,傅瑜铮也不是阿筝啊?

  再仔细一想,陆长生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好像有点不对劲。她只记得自己在上个世界叫宋迢迢,用她的身份过了一辈子,而且过的很幸福。可是怎么过的一辈子、为什么过的很幸福,她全都想不起来了。

  就像阿筝这个名字,她感觉很熟悉,但往深里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卧槽,系统之前不是只删了她的感觉吗,怎么连记忆也删光了?!

  陆长生很生气,可她和系统之间的关系就是恶毒地主和可怜长工的关系,她想投诉都没地儿投诉,只能受着。

  越想越郁闷,她又翻了个身,对着墙郁闷去了,这回没过多久,她就真的睡着了。

  而在她刚翻回身的时候,刚刚还在“熟睡”的傅瑜铮就睁开了眼。

  她一直一个人睡,而且在睡梦里警惕性也很强,所以昭鸾刚翻身时候她就醒了,自然也听到了她喊的那声“阿筝”。

  烛火的影影绰绰里,傅瑜铮垂下眼睛,用食指勾起昭鸾散落在自己身侧的一缕青丝,半响,她无声的勾了勾唇,然后才再度闭上眼睛。

  另一边,抚远将军府里。

  抚远将军秦华之喝过平定王的喜酒,又被同僚拉着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好不容易脱身了,才能回家,刚回到家,他先去的不是自己房间,而是跑到后院。看东厢房还亮着灯,他走过去,敲了敲门。

  门应声而开,里面的女子见是他,立刻把他拉进去,也不管秦华之是什么身份,开门见山的问:“怎么才回来,这几天你去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前几天他都待在城外军营里,新帝登基,他要忙的事情也很多,今天公主大婚,他才能忙能偷闲,回家来看看。

  虽然事实是这样,但秦华之没这么说,他只笑了笑,“抱歉,我应该早些回来的。越姑娘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他对面的女子就是穿越女,她叫越吟,上周掉进了抚远将军府,而且很套路的掉进了抚远将军自己的卧房,还是在他洗澡的时候掉进去的。

  抚远将军虽然是个铁血硬汉,但人家也是24k纯情处男一枚,哪遇上过这种阵仗,于是,在排除越吟是刺客这个可能性以后,他就更套路的对怀有大本事的高人越姑娘有了好感。

  不过越姑娘不知道他的想法,自从来到古代,她就有种整个世界的命运都扛在自己肩上的强烈责任感,以及人生意义终于可以实现的微妙兴奋感。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以后,她立刻就告诉抚远将军,在周后主,也就是小皇帝登基第九天,他就下令增加江南地区的赋税,到时候江南百姓和当地官兵会起很大的冲突,秦华之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好收服一波民心。

  然而今天已经是小皇帝登基第十二天了,这个圣旨还没下,她都快急死了。

  “先别说这个,皇帝下令没有?”

  秦华之摇头,“没有,越姑娘,你是不是算错了,陛下刚刚登基,怎么会增加赋税呢,每逢新帝登基,朝廷都会下令减免赋税和徭役,陛下虽然小,但这件事他应该也是知道的。”

  越吟懒得和他掰扯这个,增加赋税有两个原因,一是沈孤清这个大奸臣要捞钱,二是国库的钱越来越少,而边疆那边还在和莫雀打仗,只有增加赋税,这场仗才能继续打下去。

  越吟可没打算把自己知道的都一股气全说出去,那她不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么。她皱着眉头,很是不解,“怎么会还没下令,不应该啊……那皇帝这几天忙什么呢,沈孤清又忙什么?”

  “陛下在忙公主大婚的事情,沈孤清负责办理遇刺案,他查到刺客的主人是姚启泰,审问了两天,刚把他家抄完,明天三族问斩,姚启泰本人凌迟,沈孤清是主审官,这些事都要他来办。”

  越吟猛地站起来,“姚启泰?!他要死了?!”

  秦华之一愣,“越姑娘认识他?”

  越吟发现自己反应过大,僵了一下,连连摆手,“不认识不认识,只是……在我的测算里,他不该是明天死的,我失态了,对不起。”

  岂止是不应该明天死,姚启泰可是沈孤清日后的左膀右臂,他们俩狼狈为奸,把整个朝廷都捏在手心里,沈孤清在明,姚启泰在暗,好多忠臣良将都是被这两人弄死的。

  可现在,他怎么会明天就要死了呢?

  越吟想到一件事,她能穿越……别人不会也穿了吧?!

  想到这,她就火从心头起,到底是谁啊,这么乱搞就不怕出大事?历史是不能改的,乱改一通只会引起更可怕的后果!不行不行,她一定要把那个人揪出来,决不能让她再胡作非为下去了!

  越吟重新坐回去,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知道的历史,然后再和现在一对比,她又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公主大婚?”

  周后主好像是有个姐姐,但史书里只记了这位公主的名讳和出生年代,其他的什么都没写,历史的推测是这位昭鸾公主在周后主登基前就过世了,所以没有对她的任何记载。

  看样子,不是这么回事。

  她问:“公主和谁大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