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51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这溪水是从外面护城河引进来的, 工匠花了一番力气才让它活起来, 此时是初冬, 溪水里的花草都没了,只剩下几尾鱼还在灵活的游来游去, 陆长生往里扔了一点鱼食, 听到傅瑜铮在身后说:“好了,过来吧。”

  初冬已经有些冷了,陆长生小跑过去, 接来一杯热茶,牛饮一般直接灌进去, 傅瑜铮想拦都没拦住, 看陆长生被烫的直伸舌头, 她连忙倒了一杯凉水,让她含着。

  陆长生含着水,傅瑜铮无奈的看着她,“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别咽, 这是生水,不能喝,变温了就吐出来。”

  陆长生乖乖点头,含着水一动也不敢动,就没见过她这么乖巧的时候,傅瑜铮觉得新奇,多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她突然笑起来。

  陆长生把水吐了,觉得舌头还有点麻,但比刚才好多了,她又拿起刚刚傅瑜铮泡好的茶,准备等凉一点再喝。她坐在蒲团上,用眼睛瞅着傅瑜铮,“你刚才笑什么?”

  傅瑜铮但笑不语,陆长生眯起眼,“是不是笑话我呢?”

  “不敢不敢,”傅瑜铮说是这么说,但脸上的笑意可没少半分,“长生贵为公主,小王怎么敢笑话公主呢?”

  陆长生哼了一声,小声道:“谅你也不敢,明天我就进宫请封了,你要是敢笑话我,我就给你请个史上最难听的封号回来,让你这辈子都带着这个封号。”

  还挺记仇,好像更可爱了。

  傅瑜铮没回话,拨弄了一下旁边烧水炉里面的炭火,心里如是想道。

  喝茶赏月这件事是昭鸾提出来的,听府里侍女说王爷深谙茶道以后,她就缠着傅瑜铮,要一边看夜景,一边品茶。傅瑜铮知道这是昭鸾想的借口,已经两天了,她们谁都没有提起那件事,如今也是时候该提起来了。

  傅瑜铮怕昭鸾冻着,差点把她裹成了个球,坐在炉子边上,昭鸾觉得热,想要把大氅脱下来,却被傅瑜铮拦住,“别脱,一冷一热的容易受寒,回去再脱。”

  闻言,昭鸾把手放下来,她用手撑着下巴,看傅瑜铮用茶水一遍一遍的浇紫砂茶宠,看了一阵,她开口问道:“你想要什么?”

  傅瑜铮拿着茶壶的手一顿,过了几秒,她把茶壶放下,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接收到她的眼神询问,陆长生解释道:“我想要的你已经帮我做到了,那你呢,你想要什么?”

  没等她回答,陆长生先猜测了一下,“是……复仇吗?”

  傅瑜铮正思索着呢,闻言一愣,好笑的看着她,“如果我想复仇,我还会娶你吗?一人事一人毕,害死我母妃的是太祖皇帝,而不管是谁坐上那个位子,都会这么干的,这是我改变不了的事。”

  陆长生一想,也是啊,“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最初,她想要的是南海平安,当年跟随她父母顺应天下大势的部下们,如今都在南海,她的父王保了他们十年,在发现先帝注意到这群老部下以后,她父王就带她回了京城,而且用命换来了她和这些部下的多年平安。先帝在时,她是质子,为了南海的百姓和部下们,她不能走,只要她一走,南海立刻就会乱,以先帝的性子,不把南海打到血流成河绝不会罢休。

  现在先帝不在了,短时间内南海都是安全的,她想要的,就换成了自由。小皇帝太小,朝廷又暗流涌动,以她这些年的汲汲营营,想要回到南海、重新恢复自由身,并不难,只是她需要等天下定下来。真正能看懂天下大势的人都知道,小皇帝的皇位坐不了几年,这天下马上就要改名换姓了,她需要在天下定下来以后,得到新帝不动南海的保证再走。基于此,她甚至还物色了几个适合当皇帝的人,其中抚远将军和镇国将军是首选。

  但谁也想不到,在她这些计划还没施行前,半路居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可以说昭鸾打破了她的所有计划,但她并不讨厌。

  扶植一个新皇帝,和保护好现在的小皇帝之间,难易程度没有区别,都是一样的困难。但因为这个交易,她身边有了昭鸾,傅瑜铮没法形容这种感觉,欣喜、满足、雀跃,这些情绪在她心里隐秘的绽开,只是想一想,她就能开心一整天。

  虽然她是第一次娶妻,但她之前结识过的同僚和纨绔们,已经娶了不知多少回了,基本不见他们有她这样的感受,只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刚成亲那阵天天往家跑,连同僚喝酒都不去了。

  后来人们问他,才知道他是急着回去陪家里小妻,他和他小妻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之前因为一些事还差点没能成婚,于是把人娶回去以后他才会这么高兴。

  傅瑜铮用这个人的情况和自己对比了一下,然后发现,她好像是有些心悦昭鸾的,不然的话,为什么她一看见昭鸾就打心里高兴,每每都想亲近她,而且听到她说嫁给自己是为了救小皇帝就不开心呢?

  从前她不相信一见钟情,更不相信话本里写的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现在,她相信了。一见钟情是存在的,十日,也足够她对另一个人产生爱慕之情。

  陆长生沉默的看着傅瑜铮,她连问两遍,傅瑜铮都没回答,而且现在还发起呆来了,这有点过分了吧……

  她用手在傅瑜铮眼前晃了晃,“魂归来兮!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吗,还需要想这么长时间?我又没问你特别高深的哲理问题。”

  傅瑜铮抓住那只在眼前乱晃的手,突然被抓住,陆长生愣了一下,只见傅瑜铮望着自己,低声道:“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就告诉你。”

  陆长生觉得她有点奇怪,不过也没多问。第二天,她隆重的打扮好,和傅瑜铮一起进宫面圣去了。

  本来在公主大婚之前,就应该盖好公主府,但一来昭鸾大婚的太快了,来不及建,二来她嫁的可是一个王爷,周朝没有既当公主又当王妃的先例,除非远嫁他国,别的国家什么规矩,他们就管不着了。

  因此,平定王和昭鸾公主之间,有一个要改封号,要是改的是公主,那他们就不用建造公主府了。

  昭鸾归宁,一堆人在太清殿的后殿里等着,就为了和她商量改封号这件事,几个老臣早就通好气了,准备让平定王改,直接削了他的王位,正好还能把南海收归中央,结果听到昭鸾说的话以后,他们集体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一个老臣站出来,不太确定的问她:“殿下,您、您刚才说什么,老臣是不是听错了,改平定王为平亲王,让其摄政?”

  昭鸾点头,“谢阁老没听错,耳力不减当年。”

  谢阁老:“……”你再怎么夸我,我也是不会同意的!

  不止谢阁老,几乎在场所有大臣都站了出来,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好像这个提议是多大的罪过,有几位没说话,不过后来看大家都出来说话了,干脆也走出去,装装样子。

  那几位都是傅瑜铮安在朝里的眼线和手下,大多身居高位,但又不是特别高的高位,其中就包括刑部尚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