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54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这纯粹是她多想了,陆长生拿的又不是宫斗恶毒女配剧本,暗讽她干什么,她就是说了一句事实,结果不知道戳到越吟的哪根神经了。

  越吟定定看了她一眼,扑通一声跪下,那动静,陆长生听了都替她觉得膝盖疼。越吟跪下以后,说了一句草民拜见王妃,然后不等昭鸾叫起,就自己站了起来,还一脸淡然的直视昭鸾。

  陆长生:“……”

  秦霜:“……”

  秦霜眼前一黑,觉得自己要晕过去,这是行礼还是叫板,越吟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居然在皇宫里和昭鸾过不去?!

  她担忧的看向昭鸾,神情惶恐。她惶恐的不是越吟会不会有事,而是越吟这一跪会不会牵累到他们秦家。对亲王妃大不敬,还不算太严重的罪过,顶多流放,但对皇帝胞姐、摄政王妃大不敬,砍头都算轻的了!

  陆长生笑了一声,觉得这个穿越女还真是有点意思。她真当这里是她看过的小说了,还以为自己拿的是玛丽苏女主剧本呢,这么有恃无恐,离了抚远将军,她恐怕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还不等她说什么,她身后走出一个宫女,对她垂头行礼道:“王妃慢走,淞凝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陆长生听了,犹豫了一下,但又想到这里是皇宫,越吟那样的行为不仅仅是对她不敬,更是对皇族威严的蔑视,就算是原主站在这,也不会就这么把越吟放了。

  这么一想,陆长生微微点头,又叮嘱一句,“下手记得轻重,这可是秦将军带来的人。”有她这句话,最起码越吟不会缺胳膊少腿了。

  淞凝应下, “是。”

  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仁至义尽,说完,陆长生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此时秦霜也顾不上什么武将不用下跪的规矩,连忙单膝跪地,礼送昭鸾离开。

  等昭鸾走远了,她才站起来,冷漠的看了一眼还没明白过来昭鸾意思的越吟,对凇凝说道:“劳烦姑娘了,今晚末将会亲自去平亲王府赔罪。”

  凇凝一笑,“将军哪里的话,那人我便带走了。”

  “好。”

  越吟愣了,“等等,你要带我去哪?放开我!秦霜,秦霜你站着干什么,快阻止她啊!”

  凇凝出身梅衣卫,是小皇帝的近身宫女,武功不算太高,但制住一个越吟还是绰绰有余,她抬起手就是一巴掌,直把越吟打的眼冒金星,“放肆!宫闱之中岂可大声喧哗,闭上你的污嘴,不然小心我拔了你的舌头!”

  说完,凇凝钳着越吟的胳膊,把她往另一个方向拉,越吟还在挣扎,秦霜漠不关己的看了她们一会儿,才径直向前走,去梅衣总署了。

  越吟怎么样了,陆长生不知道,也不关心,她回到亲王府,吃过午饭,觉得困倦,也去小睡了一会儿,等她再醒来,发现外面天色都暗下来了,傅瑜铮坐在她身边,正翻看着一本书。

  陆长生眨眨眼,把刚睡醒的困意眨掉,看清书上封皮,才发现那是一本兵书。

  她爬起来,想要去够挂在衣架上的薄衫,傅瑜铮却比她更快,拿下来递给了她。

  陆长生穿上,还是觉得有点冷,现在已经是深冬了,京城下了两场大雪,即使用着地龙,有时也还是会冷。她拢了拢薄衫,开口问道:“疏勒国那边,你想派谁去?”

  疏勒国是大周的另一个边境接壤国,这个国家比莫雀大,也比莫雀繁华,之前就一直和大周有摩擦,这回看见大周皇帝死了,新上任的皇帝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陆长生只是稍微提醒了一下,傅瑜铮就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因为她也发现了疏勒国的意图,自从先帝驾崩,疏勒在边境的动作就越来越过分,约莫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对大周宣战了。

  傅瑜铮听到她的问话,转过头,先递给她一个已经准备好的汤婆子,然后才回答:“还没想好,疏勒不比莫雀,用兵要慎重。”

  陆长生对这句话表示同意,她把身子又往被窝里陷了一点,想要回去睡个回笼觉。在床上磨蹭了快半个时辰,该吃晚膳的时候,她才勉为其难的从床上爬起来。

  今天难得傅瑜铮能在天黑前回家,吃过晚饭,陆长生又提出来去后院凉亭喝茶赏月,傅瑜铮默默看了她一会儿,无奈道:“有什么想说的就在这里说吧,都冷成这样了,还赏什么月,小心受寒。”

  陆长生听了,尴尬一笑,“我这不是觉得在外面比较有氛围么……”

  傅瑜铮让侍女把东西都撤了,自己给她倒了一杯清茶,然后问道:“你想说什么?”

  陆长生抱着茶盏,轻咳一声,“还是上回的事,如今都要到年底了,你究竟想出来没有,你想要的是什么?”

  陆长生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她一向都是礼尚往来。但傅瑜铮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而且任劳任怨的摄政两个月,至今她都没看见傅瑜铮有为她自己做什么,钱也好、权也罢,她基本都没沾。她走的每一步,都出于多番考量,既对黎民百姓有利,又能巩固如今岌岌可危的皇权。

  观察了两个月,陆长生真的很纳闷,难道她在憋大招?

  傅瑜铮敛着眼睛,把情绪都藏在心底,沉默一阵,才答道:“十年后,我就要回到南海。我要皇上给我一道御诏,保证若南海不扩军,他和他的后人就都不能动南海。”

  陆长生瞪大眼睛,就这么简单?这都不用她和弦意商量,她自己就能答应,“没问题!明天我就告诉弦意去,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

  “还有一条。”

  陆长生点点头,做洗耳恭听状,“嗯嗯,你说。”

  傅瑜铮抬起眼睛,望着她,“到时候,你也要跟我一起走。”

  陆长生愣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