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00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贺南蝶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她笑了两声,脸上是不加掩饰的讽刺,“你看我敢不敢啊?”

  底下的贺南峰醒了,他的眼睛已经肿的只剩了一条缝,睁眼先看到的是贺南蝶,然后才是贺家人,他立刻屁滚尿流的往贺家人那边爬,嘴里含糊的哭嚎着,但因为五官变形,人们根本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贺南蝶一脚踩住贺南峰的小腿肚,她进五色盘的时候穿的就是一双高跟鞋,现在还是一双高跟鞋,鞋跟踩在贺南峰身上,他立刻杀猪般的嚎了一声,贺南蝶不耐烦道:“瞎叫什么!不就是揍了你一顿么,谁让你不愿意跟我走,还说话不干净。”

  说着,她弯下腰,看着想挣扎又不敢挣扎的贺南峰,极温柔的问了一句,“告诉我,现在谁才是废物、杂种?”

  “我我我!是我是我!”

  为了不再挨打,他已经连脸都不要了,看着未来要继承家业的长孙这么没出息,贺老爷子是又惊又怒又怕,贺南蝶则直起腰,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怎么,还有意见?有意见就出来说。”

  四级武者都被打成猪了,剩下的人还不如贺南峰呢,哪还有人敢站出去,等了一会儿,看他们没人说话了,贺南蝶才满意的点点头,“行,那我就说了。第一,我是被你们欺负大的,长在你家还不如长在孤儿院,我对你们来说,就是一个从小养起来的仆人。虽然事实也是这样,但还是希望你们能把这些背下来,如果有人问,就一律这么说,说得越惨越好,记住了吗?”

  有个小辈不乐意了,“凭什么,那我们成什么了!”

  贺南蝶眼睛一眯,“你觉得你们是什么?我记得你,你让我给你擦过鞋,还因为我吃了一盘放在厨房的水果,就骂我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问我为什么还活着,不如死了给家里省资源,是你吧?”

  小辈的脸顿时变得煞白,他父母也在后面,吓得赶紧把儿子护到身后去,贺南蝶讽笑一声,继续说道:“放心,我回来不是想要你们的命。现在说第二点,贺南峰这个人,因为需要钱玩女人,就骗到了我的头上,他盯上了我女朋友的补偿款,骗我说他有办法治好我的女朋友,在拿到钱以后,他根本没有找医生,而且把我卖进了五色盘。”

  虽然听起来很像贺南峰会干的事,但这回真不是他干的啊!

  贺南峰嘴一咧就想喊冤,贺南蝶用力往下一踩,贺南峰觉得自己腿骨都断了,疼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倒抽气,贺南蝶垂眼俯视着他,“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你还想要这条命,就听我的,知道吗?”

  贺南峰额头上密密麻麻都是冷汗,即使疼的要死,他也赶紧点了点头,背黑锅就背黑锅吧,总比丢命强,他看的出来,他这个妹妹是真的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第三,从今天开始,我贺南蝶就和贺家断绝关系了,从此以后,我贺南蝶的荣辱,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跟你们毫无关系。”

  贺老爷子巴不得呢!虽然看起来贺南蝶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自己锻炼的那么强悍,但她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恨透了贺家,她过的越好,那贺家不就越惨么,断绝关系更好,这样她也没什么理由回来报仇了。

  长生看着这一家人的脸色,有的幸灾乐祸、有的高高挂起、有的后怕不已,她还真想知道,等他们发现她是从五色盘出来的以后,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她现在赶时间,没功夫看戏了,“最后一点,因为贺家大宅年久失修,已经不能住人了,于是,所有贺家人都要回江州老家去,即刻就出发,记住了吗?”

  “年久失修?房子明明好好的,我们不回去!”

  江州是一个特别落后的小城市,那里的人都是务农为生,整个城市连一家像样的商场都没有,贺家人奋斗了好几代才拼搏出如今的地位,才能搬来这里,让他们回去,开玩笑呢?

  贺南蝶平静的看着他们,她也知道说是不可能把这些人说走的,于是,她点点头,“行,那你们先出去。”

  贺家人出去了。

  贺南蝶站在院子里,四处找了找,发现有个花匠用的铁锹,她扛起来,走到墙根底下,看了一会儿,找好位置,抬起肩上的铁锹,抡起一砸!

  然后,贺家大宅就在全体贺家人面前塌了……

  而且塌的很完整,一间幸存的都没有。

  贺家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转眼就变成废墟的贺家大宅,贺南蝶也在看,她觉得很满意,只一下就拆除成功了,多亏小关教她怎么找承力点。

  看够了,她转过头,“即刻出发,懂?”

  贺家人连连点头,笑的比哭还难看,“懂懂懂!我们这就走!”

  听到他们的话,长生没说什么,径直出去了。又费了一番时间才找到当初骗她的那个假富二代,又是一顿暴揍,假富二代带着她找到人贩子窝点,跟对贺家人不同,长生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就把这端了,她把所有人贩子都绑在一起,琢磨了半天,还是给贺老爷子发了个通讯申请。

  接起通讯,贺老爷子一点好气都没有,“干嘛!我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都塌成那样了还收拾什么,你派俩人过来云+裳+小+筑一趟,让他们开两辆容量大的车。”

  两个贺家人苦哈哈的开到城市边缘,然后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差事,其中一个还不太敢信,“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这些人送到五色盘,把……把他们卖进去?”

  “嗯,他们自己就是人贩子,不要有心理负担,卖的钱就归你们了。”

  还有这种好事?!这里可有近二十个人呢!五色盘周围经常有人口买卖,这俩人显然也知道,他们正合计着把人卖到哪个黑市更划算,却见长生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车,“作为交换,你们贺家在本市的地皮就都归我了,一会儿我就去找人做交接,行了,你们上路吧。”

  “……”

  贺家在本市有两处地皮,一处就是老宅,另一处则远一点,在近郊的地方,那块地皮大,就是周围环境不太繁华。二十人的奖励金,正好就是这两块地皮的市价,长生也不算占贺家便宜,更何况从法律角度讲,这些财产原本就有原主的一份。

  长生准备把小地皮修一修,送给小关当研究所,大地皮她想送给当地资#源#整#理#未#知#数的人权机构,不管他们是用来当收容所、还是用来办公,都无所谓了,被贩卖的孩子已经进了五色盘,她没法去帮他们,但在外面孤苦无依的孩子,她总是可以帮一帮的。

  做完这些事,她又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下什么,她就准备去首都了,但她刚从暂住的酒店走出来,就看到了曲正珊。

  她愣了,“这几天你一直在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