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04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姒颜气的想回去再教训她一顿,但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她沉默一阵,又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不争在外面做什么、发生了什么事,长生全都不清楚,她每时每刻都想冲破不争的术法,明明她已经很厉害了,不争会的大部分术法她也都学会了,而且她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比不争快,没道理这么久都过去了,她还是冲不破啊。

  长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原形不好用,现在她无比想念人形的手和腿,但不管她怎么做,术法还是牢牢的桎梏着她。到最后,长生已经被磨得没脾气了。

  不争回到石洞,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地上不起眼的小草,她浅浅的笑着,把仙术撤掉,长生立刻化成人形,义愤填膺的指责她,“你把我关了半个月!”

  “对不起。”

  长生原本准备了长篇大论,但刚开个头,她就被不争噎住了。默了默,长生放下手,走到不争身边,把她全身上下都看了一遍,“她们把你带去哪了?有没有欺负你,你说了那不是你干的了吧!居然敢污蔑你,她们太坏了!你有没有好好的教训她们啊?”

  长生现在的身高刚到不争脖子这里,她要看不争还要仰头,不争垂下眼睛,正好能看到她期待的神情。顿了几秒,不争把原本想骗长生的说法咽回去,对她抱歉的笑笑,“没有,对不起。”

  长生愣了两秒,然后冷下脸,“你是该对我说对不起。”

  “我这么喜欢你、心疼你,可你一点都不心疼自己,还让别人欺负你,你比她们更坏!”

  长生越说越气,她气呼呼的转过身,跑到另一边拿起她的剑,“我这就去找她们算账,石清对吧?你等着,看我不把她削成一个大秃瓢!”

  不争哭笑不得的拦下她,“跟她无关,是我的问题。”

  “是我太弱了,所以才会被她们欺负。”

  不争并不弱,她天赋异禀、靠自己就学会了所有仙术,几千岁的神仙都不一定打得过她,但实力再高又如何,她在九天境的地位还是最卑微的一个。

  长生听了,很认真的对她说道:“那你就要变强呀,变强了,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不争望着她,伸出右手,用食指刮了刮她的脸蛋,笑道:“嗯,我会变强的。”

  长生也坚定点头,“咱俩一起变强,然后找石清报仇。必须让她给你道歉,还得给你赔礼!”

  “赔什么礼?”

  长生瞪大眼睛,语气相当理所当然,“道歉不得有点诚意嘛,也不用太多,就给几条鱼就行,我听说蠃鱼味道特别鲜美,还有翅膀,把它烤了不仅能吃烤鱼、还能吃烤翅,就让她赔两条这个好了!”

  天天窝在石洞里,又不认识其他人,她怎么可能听说过蠃鱼,不争眼睛一眯,“你是不是偷跑到别的地方去看鱼了?”

  长生回答的很乖巧,“没有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不争:“……”

  孩子长大了,已经学会睁眼说瞎话了= =

  那天以后,不争就开始没日没夜的修炼了。她每天都在不停的修炼,极少会出去。有她陪着,长生也当起了宅女,跟着一起修炼。

  令月神草没有其他本事,它们天生地养,是六界里除人类外唯一没有分类的生灵。魔出生就是魔,仙出生就是仙,但令月神草没有自己的分类,它们生下的时候是灵植,未来会成为什么,端看自己的选择,就和人类差不多。不过,人类学东西需要天赋,令月神草不需要,因为它们在任何方面都很有天赋= =

  修仙也好,修魔也罢,对令月神草来说都一样,反正学什么都快得很。

  这么久过去了,长生依然对仙魔没有好恶,她修仙,不过是为了能留在不争身边罢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长生已经变成了标准的少女,不争则彻底出落成了九天境第一美人。

  当然,这个名号是长生强封的,不争在外面穿的比仙娥还素,除了接任务交任务会露个脸,平时都不出门。人们就是想看她长什么样都没机会。

  现在的不争早就不是寄居在玄渊宫的小可怜了,她有了自己的封号和宫殿。

  走在外面,人们都要尊称她一句“岁璇元君”,元君这个官衔,在九天境算是第三等,第一等是天帝一家子,第二等是凌虚子这种活了几万年的老古董,第三等,就是元君、星君这些干实事的神仙了。

  不争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高的成就,外面欣羡者无数,还有不少嫉妒的人编排她,说她定是用了歪门邪道,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成为元君。

  每回听到这种言论,长生都特别想一脚踹过去,不争多不容易才换来这个官衔和封号,她最清楚了!平叛乱、灭妖兽、封结界,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每次不争要出门,她都提心吊胆到睡不着,叶子都掉了好几片。

  有一回,不争满身血污的回来,肩膀上血肉外翻,伤口还在不断渗血,她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刚到门口就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但哪怕晕了,她还是紧紧的攥着天帝让她取的妖兽内丹。长生手忙脚乱的为她疗伤、给她清理伤口,整整哭了一天,要不是不争醒了,她能足足把自己哭脱水。

  要是小时候的她,一定会缠着不争,让她别再去了,就留在九天境吧,什么名誉、什么地位,都不要了。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很多之前不明白的事,看了这么多年,她也差不多懂了。

  想在九天境活下去,对别人来说也许不难,但对身份尴尬的不争和令人觊觎的她来说,真的很难。

  多亏不争,现在她已经能随意出门了,哪怕还有人在暗戳戳的打她主意,但想想长生自己的本事,还有她背后的岁璇元君,也没人敢真的做什么。

  这天,长生照旧抱着剑出门遛弯,她也不知道自己一棵草,怎么那么喜欢出门遛弯,尤其还喜欢去有水的地方。

  金龙鱼到底还是没吃完,一方面长生长大了,对口腹之欲不再那么执着,另一方面,搬家后她发现,比金龙鱼好吃的东西真是太多了,怪不得之前的金龙鱼这么受嫌弃=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