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07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听他们提到自己,长生悠悠的站起身,怀里还是抱着她那把剑,虽然站起来了,但她没走出一步,直到不争回头,对她微微点头,她才向前走去。

  众神仙兴致盎然的看着这一幕,觉得岁璇元君还挺会教养的,看这灵植,多听她话啊。

  即使已经化形,从外表看和这些神仙都一般无二了,但他们就是有一种优越感,好似天生便高人一等,而长生既然生而为灵植,那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在他们眼里都是灵植,就和九天境豢养的仙兽一样。

  长生哒哒走上前,天帝一开始是面露微笑的,但在看到她怀里的剑以后,他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察觉到自己情绪的变化,他也不遮掩,继续笑道:“银霜剑,朕也很久没有见过它了,朕还记得当年素女一剑斩银河的飒爽英姿,后来不管再有多少剑修出世,都敌不过素女啊。”

  素女就是不争的母亲,听他轻飘飘的提起自己的母亲,不争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依然微低着头,做足了谦卑淡然的模样。

  不争不发话,长生更不会去搭理天帝的话茬,见眼前两人都不搭理自己,天帝的脸面有点挂不住了,底下有个神仙注意到,立刻为天帝解围,“素女神风岂是一般剑修可比的,仅凭一人之力就掀起整个九天境的血雨腥风,连带三千小世界都跟着飘摇动荡,也不知害死了多少生灵。哪个后人敢拿自己和素女相提并论,这不是折煞他们么,哈哈哈哈。”

  天帝但笑不语,虽然没说什么,但显然对这番话十分受用,长生倏地转过头,看向那个句句反讽的神仙,那人坐在下面,一脸春风得意,突然被瞪,他登时愣了一下,似是不明白自己怎么惹着长生了。

  “长生。”

  不争低低的唤着她,声音极轻,长生听见,不情不愿的转回了头,她把唇抿成一条线,视线撇到一边,谁也不看。

  天帝在她和不争脸上流连,看不争不燥不恼,他也更放心了。当年他虽然留下了不争,但心里一直嘀咕着,生怕哪一天她就和她父亲一样,给整个九天境都带来灾祸,尤其在不争离开玄渊宫、向他言明想要下界拨乱反正的时候,有一瞬间他还以为不争终于想要复仇了,所以他不管不争年纪如何,给她派的都是最难最有危险的任务。

  私心里,他不希望不争死,却也不希望不争能过得有多好。如果她能在任务中惨败,然后拖着重伤的身躯回来、再不敢出去就好了。

  堂堂天帝,可以用虚假的博爱面对任何一个生灵,却无法容下一个无辜的孩子,也是很可笑。

  他轻咳一声,看向不争,“你这是把银霜剑送给她了吗?”

  不争点头,“银霜剑蒙尘已久,臣不用剑,便给它寻了一个适当的主人。”

  这话说的,银霜剑可是琉璃神族圣女的佩剑,当年出世的时候,整个琉璃谷都能看见漫天祥云,永夏的琉璃谷还破天荒下了一次雪,祥云、瑞雪,谁不知道银霜剑是有名的祥物,杀伐之器带着祥瑞,也算是天上地下头一份,在场的所有剑仙和战神都想要这把剑,可惜了,居然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灵植小仙手里。

  要是让他们知道长生给银霜剑二度取名,还给它取得是金龙鱼这种粗俗之名,估计他们都能崩溃的撞墙。

  天帝并不关心银霜剑在谁那里,他提起银霜剑,不过是为了更顺利的问出下面的话。

  “好物不可藏,你做得对。不过,当年素女留下了许多遗物,岁璇,其他的你可有好好保管?”

  终于到重点了。

  不争抬起眼睛,脸上的笑容稍纵即逝,“是,臣把它们保管的很好。银霜剑是特例,臣方为它找了一个主人,至于其他的,臣绝不会再拱手送人。”

  这是要他别打这些遗物主意的意思。

  天帝脸上的神情不变,依然是那副慈爱的模样,“那就很好了。”

  听他们提起素女遗物,很多神仙都听得云里雾里,只有少数几个参加过那场神魔大战的,明白了天帝问这句话的深层意思,他们看向不争,不由皱了皱眉。

  “对了,千妙宫里也养了一株两千年的灵植,听千妙说,那小东西早六百年前就有灵识了,约莫用不了多少日就能化形,岁璇,不如让你身边的这株令月神草去陪陪那小东西,让它也沾沾神草的神气。”

  太女一直站在天帝身边,眼观鼻鼻观心,突然听天帝提到自己,而且是要把长生送去她宫里,她立刻转过头,看向天帝,“父皇,这怕是不妥……”

  “有何不妥,同族之间必然更加亲近,你不是念叨过好几回,希望那小东西能快点化形了么?”

  不争没想到天帝会这么正大光明的找她要人,以往天帝不管干什么,面子功夫都做的很足,只要她不犯错,天帝就不会为难她。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争上前一步,直接拒绝道:“陛下,长生怕生,若是去了陌生的地方,她会寝食难安的。”

  “这样啊,那便给你换个住所,你那边改成灵植宫。正好,把九天境的灵植们都挪过去吧,既然长生已经化形这么久了,不如朕就给长生封一个照顾灵植的差事,将她分到草木神句芒手下,如何?”

  他说着对长生的安排,可看的人却是不争,不争紧紧盯着天帝的眼睛,脸色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天帝这才觉得心情好了一点。而无辜躺枪的草木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察觉到四面八方探寻的视线,不由感慨,真是人在宴中坐,锅从天上来。

  “不行。”

  不争说的斩钉截铁,“陛下,长生是臣的人,她不在九天境神仙名牒上,也不在陛下管辖之内。”

  第一次被拒绝,天帝就已经不怎么高兴了,再次被拒绝,而且听不争的说法,就差把他无权过问这几个字说出口了,天帝的嘴角渐渐垂下,不再笑的天帝,倒是有了几分威严的样子。

  不争也不是要跟天帝撕破脸,她又跟着说道:“臣没有亲人,臣对长生视若亲属,不求她能做什么事,只求她能清闲、康健的度过一生,还望陛下收回成命。”

  长生原本站在不争身边,现在不争把她护在了身后,她望着眼前已经快要被她追平的身影,觉得心里甜蜜蜜的,她默默低下头,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翘起来的嘴角。

  但在不争说出那番话以后,天帝就没动静了,他静静的看着不争,不言不语,底下的神仙们也察觉到这不寻常的气氛,纷纷放下手里的物件,看向上位。凌虚子倒是还举着酒杯,他看着上面的四个人,掐指算了一下,好像看到什么有趣的命数,他把酒杯凑到唇边,掩去了稍纵即逝的一点笑意。

  尴尬又安静的氛围里,人人都如坐针毡,好半天,天帝才终于开口,“不争啊……”

  从不争有封号开始,他就没再叫过不争的名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