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26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郑晴歌趴在她肩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没什么声音,就是身体轻轻抖动,长生觉得莫名其妙,“笑什么呀,到底吃不吃,不吃我就少做点。”

  笑够了,郑晴歌直起身子,对她摇头,“不吃,一天一袋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再吃,她可能真的会吐。

  “唔,好吧,”长生松开她,转身去冰箱里拿了两袋口粮,还有一袋黄豆芽,想想,她又从冷藏箱里拿出一盒牛奶,“那奖励你一杯睡前牛奶,配上我的独家秘方。”

  说着,长生回身,笑着亲了亲自己的食指指腹,暗示性的wink一下,才转回身去,继续择菜做饭。

  睡前牛奶里加了三滴长生的血,调在鲜奶里,把整杯牛奶都染成了淡粉色,郑晴歌看了看放在自己眼前的牛奶,又看向捧着一大碗毛血旺吃的直烫嘴的长生。

  郑晴歌问了长生一个问题,但因为吃的太专注了,长生根本没听清,她放下筷子,抹掉嘴上的红油,抬起头,“啊,你刚说什么?”

  郑晴歌看着一脸茫然的长生,过了几秒,才轻轻摇头,“没什么,快吃吧。”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又是长生开车,两人一起去上班,到了地方,郑晴歌去公司,长生则去夜市。

  现在她买的量大,已经不用去码头自己挑了,她长期订货,码头的渔民都是送货上门。平凡的一天再次开始,午高峰过去以后,长生又数了一遍自己的存款。

  一条烤鱼定价12,这个价挺贵的,但因为这里是市中心,人流量大、物价也高,长生定的价格倒也没高到吓人。除去各种成本费用,卖一条烤鱼的净利润是五块钱,她一天能卖六百条,有时候人少,买的人也会少一些,但就是这样,这个月过去,她已经赚了好几万了。

  听起来很多的样子,可扣了贷款、交了工商局和公会的税,好像剩的也没多少了。

  还是不行啊,照这个速度,她得好几年过去才能攒够本钱,到时候行情又变了。

  长生准备用这些钱小小的投资一下,顺便再贴个招工广告,多招一个人进来,解决一下人手不够的问题。

  她这就是一个小摊位,也不用去各种网站招,只要手写好了,贴在摊位的玻璃窗上就行。长生把招工广告贴出去,还没两分钟,就有人上门了。

  “招服务员吗?老板,你看我咋样?”

  长生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姑娘,啪一下把小窗关上了。

  姑娘:“……”

  对方还不死心,啪啪拍着她的窗口,“我有经验啊,而且要求工资不高,只要给钱,我就愿意在这干,再说了,我长得也不错,新服务员长得好看,不是还能给你招揽客人么。”

  长生又把小窗拉开,对她说道:“在外面监督还不够,还想进来?去去去,别打扰我做生意。”

  姑娘默,“原来你已经发现了啊。”

  废话,能不发现么,从她第一天在这摆摊开始,这位姑娘就天天都会定点出现在夜市里,隔一会儿就在她的摊位前面溜达一圈,而且手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她隔壁摊位的大哥都要怀疑这位是食品监察局的工作人员了。

  既然被发现,姑娘也不装了,“我叫唐小棉,是会长派来的专门监督人员,会长给我的要求是时时刻刻监督你。你看啊,反正我每天都要过来,你来我就来,你走我也走,如果把我招进去,这不是互惠互利嘛。工资随便开,管吃就行!”

  长生蹙眉,“时时刻刻监督我,可我晚上没见过你啊。”

  唐小棉沉默了。

  那是因为她第一天过去值夜班,就被郑晴歌拎下了房顶,然后扔出了她家。被清理的速度太快,长生还在睡梦里,根本没察觉到。

  “……咳,现在天多冷啊,你忍心让我一个女孩子在外面风吹日晒么,我皮肤都起皮了,就是被风吹的!”

  长生眯眼看她,心里衡量着让她进来的利弊,利是用人成本低了,现在随便招个服务员至少三四千,而且很难招到靠谱的,说不定干两天就走了,可唐小棉不会,最起码两年内她跑不了;至于弊……

  一想到每天工作都会长期看见她,她就心情不爽怎么办= =

  到最后,长生还是让唐小棉进来了,毕竟她是真缺人,而两人同为血族,能免去不少麻烦。

  晚上郑晴歌来接长生,发现这里多了一个人,还是熟人。当着长生的面,她什么都没说,不过等长生背过身去,她立刻对唐小棉笑了一下,然后对着脖子比了一个横切的动作。

  唐小棉:……QAQ

  回去的路上由郑晴歌开车,她看着前路,心里却在琢磨着其他的事。

  今天到公司,她听到孟云在和几个手下聊天,他们在说昨天晚上的事,不是所有人都见过长生,有人问孟云那是谁,孟云回答长生是她夫人,孟云说完才发现她过来了,顿时局促的看着她。

  她却没说什么。

  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反驳。

  还在新生期的时候,她没想过这种问题,而现在她快过新生期了,回想一下,她俩的关系一直就是不清不楚。

  最先几次,那时候的她借着喝血就差把长生给上了,可喝完血以后,不管是她还是长生,都是一脸淡定,好像根本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她自己的话,还可以赖在新生期头上,情绪放大、私欲放大,那时候的她做什么都是出于本心,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基本不会控制。

  可长生为什么不反抗呢?的确,一开始的时候她会推她两下,可那两下轻飘飘的推动根本算不上反抗,小猫的爪子都比她有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