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29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

  他们这样搞的长生特别没有成就感, 好像所有人都比她这个当事人还清楚她们之间的关系一样。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还是有一些特例的。

  这天长生又把摊子扔给唐小棉,自己去银行把最近的收入都存上, 又去找了几家店面, 准备开个正式的烤鱼店。看了三家, 她心里已经差不多知道行情了,就回到郑晴歌的公司, 想和她一起回家。

  现在公司的人都知道长生了, 她进来,大家就跟她笑笑打个招呼,然后继续各忙各的, 长生也不打扰别人,就坐在前台旁边的沙发上, 往里一窝, 打开手机刷新闻。

  然而今天她没地可窝了, 因为沙发被人占了。

  长生习惯性的走到沙发边,却发现这里有两个男人,他们一个穿着貂皮大衣,一人占三人的位,坐的大马金刀;另一个穿着黑色皮衣, 翘起二郎腿,大长腿把过道都占了,让人想过都过不去。

  长生没见过他俩,不过想想应该是郑晴歌的客户,她没说什么,走到沙发旁边的单椅上坐下。

  这俩人就是郑晴歌的竞争对手,洪老大和薛老板。

  长生不认识洪老大,因为那天见到的时候洪老大已经被揍的没有人样了,现在他脸消肿了,看起来完全就是两个人,长生当然认不出来。可她认不出洪老大,洪老大却认得出她。

  上次被郑晴歌狠揍一顿,他养了两个月的伤才差不多好全,那段时间自然没敢再来这里,今天过来,是因为有不得不来找郑晴歌商量的事。如果按他的脾气,现在直接就上楼找人去了,可他是和薛老板一起来的,薛老板愿意等,那他也跟着等好了。

  嗯,他才不承认是之前被揍出阴影了,不敢单独见郑晴歌呢!

  ……

  洪老大刚看见长生,就觉得她眼熟,但是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来,他盯着长生一直看,长生一开始没理他,后来被盯烦了,她冷不丁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洪老大,“有事?”

  洪老大被她看的心里一突,下意识的就服了个软,“咳,没事。”

  长生又低下了头,她俩这么一开口,倒是把薛老板的话匣子打开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十分钟了,郑晴歌怎么还没下来。”

  洪老大呼噜一把板寸的发型,“要我说还等什么,直接上去呗,问问她到底想干嘛。”

  “还是再等等吧,也不急这几分钟。”

  “你不急我可急,她突然这么一动作,直接就把我这边的资源全打乱了,你说,咱们都是多年的合作关系了,谁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她可倒好,一个招呼不打,直接撤资加撤人,自己走就算了,还带着客户一起走,这叫什么事啊?”

  薛老板模棱两可的应付着,“可能是这一行做腻了,想换换口味。”

  “换口味就换口味,她一个人走我绝不拦着,但她干嘛给其他弟兄灌迷魂汤,还要帮他们洗白身份,呵,身份是这么好洗的?”

  长生支棱着耳朵听了半天,总算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了。郑晴歌从出了新生期开始,就有金盆洗手的想法,不过这个月刚刚开始实施,作为郑晴歌的恋人,她当然很支持这一想法,就连她自己都没想到,郑晴歌能这么快就下定决心,而且雷厉风行的实施起来。

  之前她问郑晴歌为什么这么做,郑晴歌只摸了摸她的头发,“当然是为了遵纪守法,少让我的小女朋友担心啊。”

  想到她的回答,长生就忍不住得意的翘起嘴角,这边,她沉浸在美好幸福的回忆里,另一边,却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响。

  “我洪福天什么时候怕过谁?!姓薛的,少跟我来激将法这一套!”

  洪老大拍的茶几都晃了两下,他对面的薛老板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长生皱眉看了看这两人,她的视线停留在薛老板身上的时间更长,但她最后走向的是洪老大。

  “洪福天?”

  洪老大拍完茶几也后悔了,没办法,他就是个火/药桶脾气,被人一点就炸,他已经用余光看到,郑晴歌的手下们都在面露不善的盯着他,而他对面的薛老板就跟没事人一样,甚至还有心思笑。

  靠,又被这小子阴了。

  洪老大心情本就不爽,听到长生的声音,他不耐道:“叫老子干嘛?!”

  长生笑了,“原来是你,我一直想见你,不过自从那天你被抬出去以后,我就没再见过你了。”

  “……谁、谁被抬出去的,嘿你这个小姑娘别乱说话,老子可不是能让你造谣的人。”

  长生静静看着他,又问起另一个问题,“看上我女朋友的,是你吧?”

  “谁看上你女朋友了,告诉你老子啥坏事都干过还就没干过夺人所爱这……”说到一半,洪老大愣了愣,他又从上到下把长生打量了一遍,越发觉得她眼熟,“你女朋友是谁?”

  “郑晴歌。”

  这话一出,不止洪老大,连一直低头不参与他俩对话的薛老板都抬起了头,长生瞥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到郑晴歌下班的时间了,她随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一朵假玫瑰花,放在手里把玩着,她的手指很灵活,洪老大还没看清呢,那花就顺着她的每根手指挨个转了一圈。

  之后,她握住玫瑰花的根茎,微微弯腰,用花抵着洪老大的下巴,“你知道上一个跟我抢人的,后来怎么样了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