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38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像凌虚子这样不管事的老神君,每隔几百年就得下界历劫一回,体验过人类之苦,回来再用几百年消化这些苦,这样才能使自己保持在一种平衡内,省的天道觉得这些老神君活得够久了,降下一个真劫数,然后灭了他们。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蕴炽。上回凌虚子历劫历的是求不得,这回再去,就该是爱别离了。

  想到爱别离的历劫内容,不争的脸色立刻就绿了,她的嘴角发僵,“道人说笑了,小仙和长生既没有犯错、也没有摸到飞升的屏障,怎么会去下界历劫呢?”

  凌虚子听了,也点点头,“嗯,看来不是历劫产生的关联,罢了罢了,天道之意,贫道顺遂即可,也不去多加揣摩了。”

  说着,凌虚子转过身,看着要回凌虚殿去,但身子转了一半,他想起一件事,又转了回来,“对了,看在贫道与元君有缘的份上,便提醒元君一句。当日贫道算卦虽看不真切,但也算出了一点,还望元君记在心上,有个准备。”

  不争愣了愣,“道人算出什么了?”

  “姻缘,”凌虚子颇为爽朗的笑了两声,“贫道算出元君与长生仙子,居然互为姻缘。”

  不争微微睁大双眼,看上去有些惊讶,但又不是特别惊讶,她垂下眼睛,把慌乱欣喜的情绪掩了下去。之前她就想过和长生的关系,也知道自己对长生的感情正在逐渐变质,不过她还没显露过,更没和任何人提及,她想等自己想清楚了,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原本不争有着诸多顾虑,她总觉得长生还没开窍,而看她现在的样子,可能几千上万年都开不了窍了,如果她贸然表现出来,说不定会吓到长生。现在听了凌虚子的话,不争觉得心都定了好几分。

  差不多收敛好情绪,她才抬起头,夸了凌虚子两句,“道人好生厉害,小仙佩服。”

  凌虚子看着不争脸上怎么遮都遮不掉的欣喜之情,他也跟着笑了笑,不过那笑意却没到达眼底,“不敢当不敢当,贫道要说的都说完了,元君快些回去吧,长生仙子已经应酬的不耐烦了,怕是过会儿就要把登门之客赶出去了。”

  的确是长生会干的事= =

  不争又行一礼,然后也不走了,直接腾云回去,看着不争的身影在天空中消失,凌虚子自言自语道:“这姻缘也分善缘和孽缘啊,啧啧,高兴地这么早有何用,到时候还是要哭的。”

  ……

  不争回来,家里确实坐了一个客人,对方是苍梧山主的仆从,长生不知道她来是干什么,见对方没什么恶意,还一直笑着,她就把人请进来了,谁知道这位女仙一进来就对着长生乱看,一边看一边笑,还总问她一些奇怪的问题。

  比如,你今年多大了,是在哪片仙土上长大的,家中可还有什么人。

  能答的长生都答了,然后,这位女仙的笑容就越来越热情。

  女仙的想法:

  化形一千多年——还是个女娃娃呀,没见过世面,好骗!

  生长在玄渊宫和归墟之间——也在九天境,娘家近,方便!

  没人,就一个岁璇元君——哎听说岁璇元君也是单身,娶一个还赠送一个,通融通融说不定能把她介绍给族中别的弟子,实惠!

  ……长生要是知道这位是媒婆,肯定一早就把人扫出去了。

  任谁被盘问将近一个时辰,都该炸了,但长生怕这是不争的客人,她不敢轻举妄动,就一直压着脾气,估计不争再晚回来个一盏茶的功夫,就可以看见长生怒赶媒婆的场景了。

  看见不争回来,长生整个人都肉眼可见的放松了不少,她扭扭脖子,然后一路小跑到不争身边,拽着她的胳膊,“这位是苍梧山的蓝缘仙使,她都在这坐了一个多时辰了。”

  蓝缘以为长生这是在帮她说话,她赶紧摆摆手,“无妨,能在这里等,是小仙的荣幸。”

  长生觉得她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她刚刚明明是在和不争抱怨,这人居然在这待了一个多时辰都不走,她都要没耐心了。

  不争明白她的意思,她抿唇笑着,握住长生的手以示安慰,然后,她才走过去,在上位坐下,客气问道:“实在抱歉,本君今日公务繁忙,回来有些晚了,不知仙使登门,所为何事?”

  蓝缘仙使本来就高兴,看不争的态度这么好,就更高兴了,越发觉得这门亲事不错,听说长生仙子就是岁璇元君带大的,那人品肯定没得说呀。

  她站起来,对不争笑道:“元君客气了,小仙这次登门呀,是领了我家主人的差事,我家主人听闻长生仙子昨日修成仙骨,特命我前来拜贺。说来惭愧,近日我家主人正在为二少爷寻觅良缘,也不知岁璇元君能否赏个脸,带长生仙子来我苍梧山,与我家二少爷见上一见?”

  蓝缘笑的眼睛都快挤没了,突然,她听到不争骤然冰冷的声音,“既然说来惭愧,那就别说了。”

  蓝缘仙子傻眼了,“啊?”

  “回去告诉苍梧山主,要想给自己儿子寻亲,那就去寻个门当户对的,一个山大王家的二儿子,也敢来向长生求亲,哪来的脸面?!”

  说到最后,不争抬起手,震袖拍桌,桌子立刻裂出三条缝,晃晃悠悠眼看就要倒,蓝缘仙子吓呆了,怎么好好的就发这么大脾气啊!

  “元、元君……您这是怎么了,我们苍梧山虽说地方不大,但好歹也是一座隶属九天境的仙山,怎、怎么就配不上长生仙子了?”长生仙子什么都没有,他们还没嫌弃她呢,倒是反被嫌弃上了。

  最后这句蓝缘仙子没敢说出来,因为在她开口的时候,不争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被她看着,蓝缘仙子直觉小命不保,她连个由头都没来得及找,说了句小仙告退就逃了出去。

  长生看着蓝缘仙子一路跑出去,半响,才收回视线,没心没肺的笑道:“哈哈,你看她的样子,跟逃命一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发火呢。”

  不争永远表情淡淡,笑都很少,即使笑也都是温温的,从没大笑过,难得见到她这么明显的表露情绪,长生觉得特别新奇,结果不争扭头,也瞪了她一眼,“笑什么?谁让你随随便便就把人放进来的,也不看看都是些什么人!”

  长生被她训的一愣,过了一会儿,她缓过神来,不服气道:“还说我,你刚进来的时候不也对她态度特别好么?你就看出来她是什么人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