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44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不用找了。”

  一个冷淡的声音突然乱入,大家回头,发现牧姃宜正站在门口。

  她看了一眼缩在被子里,还是冷的发抖的长生,“我就是,我已经给她家长打过电话了。”

  不良少女们面面相觑,校医没察觉到她们之间古怪的气氛,点点头,对不良少女们说道:“你们回去上课吧,班长在这看着她,我去给她弄点热水过来。”

  不良少女们还不想走,校医再三催促,她们才出去了,紧跟着,校医也走了出去,医务室里安静下来,只剩空调嗡嗡的工作着。

  牧姃宜坐到长生对面的椅子上,她看了她很久,但长生正在抓紧时间查看原主回忆,都没察觉到。

  原主叫冉亦菡,是个中二晚期患者。

  她父母很早就离异了,各自成家后也有了新的孩子,谁都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大女儿,冉亦菡跟奶奶住在一起,父母除了定时打钱,就没再出现过一次。而她奶奶在她刚上初中的时候突发脑溢血,也去世了,从那以后,冉亦菡就成了没人养的孩子,一路稀里糊涂的长到了现在。

  没人管,自制力又不行,这样的孩子最容易走极端,要么极其冷淡、自我孤立,要么渴望关注、走上熊孩子的道路,冉亦菡就是第二种情况。

  从初中开始,不良少女干过的事她基本都干了个遍,每天不学无术,就跟着高年级的坏学生们玩,混着混着,竟然还让她混成了一届校霸,不服管教、辱骂老师、上课接茬、下课打架,哪个老师和班级碰上冉亦菡,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她不学,也不让别人学,偏偏中学生最容易被带动,用不了多久,很多孩子就会变得和她一样,学校实在受不了,就反应给了冉亦菡的父母,前面说了,她父母早就已经离异,也不怎么管她,但她的抚养权还在她父亲这里。

  她爸爸听说以后,没找原主谈过,直接就给她办了转学手续,把她送进了一家私立中学。

  这个学校管理非常严格,学生基本上都是有点背景的子弟,换句话说,就是非富即贵。

  这些学生的学业目标基本都是国际上的常青藤名校,因为从小就受高级教育,大部分人都早熟,他们的人生规划很完善也很充实,总之,这些人是不会和冉亦菡厮混的。

  就这样,一代校霸冉亦菡,从当年的一呼百应,变成了如今手下只有五六个跟班的凄惨场景。

  虽然转了学,冉亦菡也不想好好学习,她觉得反正自己没人管,那就迎风疯长好了,长成什么样,都是她自己的事。不过因为追随者少了,冉亦菡还是收敛了一点,对外表现就是,她在学校内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平时都是放学以后出去,找她之前的狐朋狗友,在外面搞事。

  系统给找的都是悲惨人生,如果只看前半段,冉亦菡只是一个中二晚期的熊孩子,等她长大了,可能会过的有点惨,但怎么也算不上悲惨,坏就坏在,她不止中二,还眼瞎。

  转学以后,冉亦菡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有一天,她来姨妈肚子难受,但没有一个人过来关心她,一来,她不愿意和班里人交好,二来,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她,就别提来关心她了。

  这时,有个女生袁佳佳从外面回来,看到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冉亦菡,她把自己刚买的热牛奶放到了她面前,冉亦菡抬头,就看见袁佳佳对她亲切的笑着,“喝这个会好一点,记得喝啊,我先回去了。”

  从奶奶死了以后,冉亦菡还没收到过来自他人的关心,就这么一袋两块钱的热牛奶,顿时就把她给俘获了,从此,冉亦菡就喜欢上了袁佳佳。

  如果袁佳佳真是她表现出来的这么善良纯真,那喜欢她也没什么,可问题她不是啊!她就是个24K纯的白莲花,还是白切黑那种!

  袁佳佳对谁都好,可她这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形象,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还是艺术委员,学校里一有什么活动,她都是最积极的那一个,而且一定要抢到最露脸最得好的那个角色。

  她被评为学校里的第一女神,喜欢她的男生云|裳|小|筑女生不知道有多少,袁佳佳和好些人都保持着暧昧,但又没和任何一个确立下关系,如果有追求者打起来了,袁佳佳总会躲在一个地方不出现,然后等他们打得差不多、或者快要惊动老师的时候,她再哭哭啼啼的跑出来,一脸痛苦的劝他们别打了。

  这样的事发生过好几次,渐渐地,袁佳佳越来越出名,已经到了连外校都耳熟能详的地步。

  袁佳佳特别享受这样的女神生活,知道冉亦菡喜欢她以后,她原本觉得厌恶,想让她滚开,但想一想,冉亦菡在校外人脉很广,她是校霸,手下有人愿意跟着她,而她本人又那么好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帮她一把。

  确定冉亦菡还有利用价值,袁佳佳就没彻底拒绝她,而是一点一点的吊着她,让她既不会死心,又要对袁佳佳死心塌地的好。

  就这么过了半年,袁佳佳遇上一件特别窝火的事,马上就到元旦了,学校要开元旦晚会,袁佳佳以为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主持人,结果晚会一周前她才接到消息,女主持定了学生会长牧姃宜。

  牧姃宜是常年的年级第一,但她不怎么来学校上课,一周里能有三天来就不错了,即使这样,她的总分也能甩出第二名好几十分。

  牧姃宜身体不好,听说是天生体虚,她家给她吃了好多药,也不见效。牧家在本市很有名望,牧姃宜的爷爷是全国知名的慈善家,一半的资产都捐给了学校;她大伯继承家业经商,虽然没做出比爷爷还厉害的成绩,但好歹没有走下坡路,资本都是稳步增长着;她爸爸没有经商,而是从政去了,现在是市财政厅的一名官员,隔三差五就在电视里出现一回;她妈妈和姑姑是年轻时的好朋友,两人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是自由画家,国民知名度不高,但在绘画界,基本没人不知道她们。

  有这样的背景,牧姃宜的人生原本也该大放异彩,只可惜,她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都荒废了。

  最近这段时间,牧姃宜看上去状态还不错,校方知道以后很开心,就把女主持的工作给了她,牧姃宜还没回复去不去呢,袁佳佳就已经气到不行了。

  可她又不能用之前的手段把女主持抢过来,牧家可不是吃素的,要是让他们知道她使绊子陷害牧姃宜,他们能把她整个人生都毁了。

  但是,就这样放弃她又不甘心,于是,她就想到了很久都没搭理过的冉亦菡。

  跟袁佳佳想的一样,她只不过稍微提了两句,冉亦菡就觉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准备帮她报复回来,她带着自己的跟班们找到牧姃宜,把人带上天台,浇了她一桶冷水,然后就跟没事人一样回到了班里面,牧姃宜被她们晾在天台,低体温症发作,差点没了一条命。

  牧家知道这件事以后,勃然大怒,先单方面的退了冉亦菡几个的学籍,然后又报复到她们父母身上,冉亦菡的父亲就是牧家的合作伙伴之一,牧家不止中断了合作,还搜罗了一堆他偷税漏税的证据,直接把他告进了监狱。

  她爸爸进监狱,妈妈那边也破产了,谁都不知道这场无妄之灾是怎么来的,牧姃宜的哥哥牧子轩特别贴心的上门拜访,告诉他们原因就是他们的好女儿。

  冉亦菡是怎么被自己亲妈打骂的就不说了,总之,她被赶出了家门,原本住的那套奶奶留下来的房子,也被她继母卖掉了。冉亦菡过了好几年住地下室的生活,她想去工作,但不管她去哪,牧家的人都盯着她,找老板要求辞退她,没钱就没法生活,她只好去找昔日认识的朋友,但那些人哪是朋友,不过是狐朋狗友,真出事,他们跑的比谁都快。

  从16岁到22岁,六年的时间,冉亦菡过的连条狗都不如,狗还能去垃圾桶翻吃的,她却只能吃了上顿没下顿,做的工作也都是最低级拿钱最少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