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51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那是,咱俩谁跟谁,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牧姃宜:“……”

  原本牧姃宜都是下课后做一会儿作业,然后才吃饭,不过既然眼前这位已经饿了,她犹豫两秒,还是把食盒拿了出来。

  吃吧吃吧,吃完了她也就没理由待下去了。

  这边两人十分和谐的开始用餐,那边尴尬留在原地的袁佳佳却是恼怒非常,她捏了捏拳头,才转身离开。

  牧姃宜余光看到她离开的身影,她顿了一下,看向前面的长生。

  ——“记住了,袁佳佳是我们老大罩着的人,你惹她,就是惹我们老大,就是惹我们。”

  冉亦菡跟班说过的这句话,她一直没忘,冉亦菡当初会找她麻烦,就是为了替袁佳佳出气,可牧姃宜一直没想起来她和袁佳佳有什么过节,两人不管是在学生会的事务、还是在班里的事务上,都没有过冲突,难道是她遗漏了什么事情?

  长生把饭菜都摆好,就准备动筷了,结果一抬眼皮,发现牧姃宜正盯着自己。

  长生不解,“怎么了?”

  牧姃宜收回视线,“没事,吃吧。”

  吃完饭,长生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拉着牧姃宜和她闲聊,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喜欢和小姐妹聊天,牧姃宜当然也不免俗,不过能和她聊得来的人实在太少了,以前聊天,都是她去照顾别人,顺着别人的话题聊,她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当一个倾听者。

  聊天本身就是一件为了让自己开心的事情,牧姃宜为什么不聊一些自己喜欢的话题呢?

  原因很简单,她喜欢的话题,其他人都不喜欢= =

  长生叽叽喳喳说了半天,发现牧姃宜一直都是听着她说,适当的时候就嗯一声,表示自己还在听,她闭上嘴,向后挪了一点,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一直都是我在说,你不喜欢听这些吗?那你说说你感兴趣的事情呗。”

  以前也有人对牧姃宜说过这句话,那时候她做出的反应是,她礼貌的摇头,说没关系,自己本来就喜欢听别人说,要真让她说,她就说不出来了。

  但对着长生,她不想再去照顾她了,她也想任性一回,看长生要怎么招架她。

  牧姃宜靠着窗台,身形慵懒,她点点头,“好啊,我昨天看财经新闻,发现D集团股票又跌了,就自己研究了一会儿他们连续下跌的原因,我对这个挺感兴趣的,不过还是没研究出什么门道来。”

  长生眨眨眼,D集团是国内知名的一家主营精密仪器的财团,他们集团的股票已经跌了快半个月了,长生在微博上看到过这一消息,她撑着下巴,“这不就是典型的层岩效应嘛,应该还得再跌半个月,然后才能渐渐回暖。”

  说着,长生掏出手机,“你倒是提醒我了,我得标记一下日期,到时候买点他家的股票。”

  牧姃宜愣了愣,“层岩效应是什么?”

  长生掏手机的动作顿住,层岩效应是五色盘世界的著名经济理论,这个世界文明程度不够,还没有这一说。

  长生只能模模糊糊的解释,把各种术语除去,用白话解释了对的一半,然后又加了一半迷惑内容。听完以后,牧姃宜果然没有察觉到这是一个超前的经济理论,她只是赞赏的看着长生,“不错嘛,还知道这些。”

  长生得意的笑了笑,“那是,我说过我很有天赋的。”

  牧姃宜被她感染到,心情也变得更好了,她认同的点点头,“嗯,的确很有天赋。”

  收获了一句夸奖,长生觉得困意都没那么严重了,上课铃一响,长生回到自己那边,接着扮演三好学生。

  下午大课间的时候,长生出去接了杯水,回来就见牧姃宜和五六个外班人站在走廊里,看样子正在商谈着什么,其中有三个人校服颜色还不一样,是高一的学生。

  “拜托了,你就去吧,这时候换主持人,我们上哪去找啊?”

  “就是就是,老师也觉得你是最合适的,这可是元旦晚会,校领导们都在,家长们也要来,袁佳佳那种妖……”

  旁边一个女生扯了一下她,她想起这里是六班门口,袁佳佳就在里面坐着,她只好把后面的“艳贱-货”三个字咽回去,继续说道:“总之会长你就上吧,下半年就换届了,到时候换届的事情都我们来干,行不?”

  学生会干部和会长都是一年一换,只有高二学生才能当,当初牧姃宜也没想去应聘,不过那时候她说不好自己未来计划是什么,如果要出国呢?那学生会会长这个名头也是可以加分的。

  任别人怎么说,牧姃宜就是不为所动,她不喜欢参与这种活动,各种资%源%整%理%未%知%数彩排各种背诵,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写几张卷子。

  长生两手端着水杯,她往班里看了一眼,袁佳佳正在和同学有说有笑,不过隔一会儿她就要往外看看,然后又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长生觉得这样的她还挺好玩的,她端着水杯,往牧姃宜那边走了几步。

  学生会的人觉得很挫败,他低着头,用手抓自己的头发,“这下可好,女主持没着落,伴奏师也请假了,啊啊啊还有三天就是晚会了啊!回去老师一定会骂死我的!”

  “什么伴奏师啊?”

  抓头发的干部很颓废的回答:“就是晚会的伴奏师啊,突然就病了,替补去跳舞了也没法上,还能不能有点顺心的事了……”

  说完这几句话,干部茫然抬头,奇怪,刚才是谁在和他说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