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54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这节课是班会课,有班会的时候开班会,没班会的时候就做大扫除, 现在扫除做完了,学生们依然是闲散状态, 出来进去的老师也不管。

  班主任默了默, 同学猜不出来同学闹心, 她这个班主任在上面看着同学们死活猜不对更闹心啊!她放下正在批改的卷子,把团支书叫了上来。

  她把冉亦菡的事情掐头去尾说了一遍,没提她那没良心的爸爸,也没提后面帮她的学生是谁,就大致讲了下经过, 但团支书钟梓星是谁啊?是班里最感性、想象力最丰富、思维发散能力最强的八卦小能手,有她回去传话,用不了多久,全班同学都能知道,他们也就不用继续猜了。

  泄露学生隐私是不对的,班主任这么做,也是希望钟梓星能带头改变对冉亦菡的固有看法,帮助冉亦菡,尽快融入班集体。

  钟梓星不负众望,回去就添油加醋的把这些事告诉了自己的姐妹团,姐妹团再一发散,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班里三分之二的同学就全知道了。

  ……这就是八卦的力量啊。

  长生还不知道班主任这么给力,用一节课的时间就把她的形象差不多洗白了,此时的她还在天台上。

  也不知道青春期的小女孩为什么都这么钟爱天台,一个两个的只要谈话就要来这里,难道是韩剧看多了吗= =

  长生没穿外套,站在天台上被冷风呼呼吹着,她觉得脸都僵了,可她对面的袁佳佳却跟没知觉一样,依然用那种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她。

  终于,她开口了,“亦菡,你最近是怎么了?”

  长生冻得不行,她后退两步,挨着楼梯间的门,这里风小。她感觉好受一点了,才回答道:“没怎么呀,为什么这么问?”

  “你最近的变化太大了,我很担心你。这几天你一直和牧姃宜待在一起,还要去元旦晚会当伴奏师,亦菡,你不是说要教训牧姃宜吗,这就是你教训的方式?”

  长生一脸理所当然,“对啊,接近她,也是教训的一种。”

  袁佳佳不明白,长生在心里冷笑一声,继续对她胡诌:“牧姃宜这人啊,段数太高,小打小闹的她根本不在意,要是真把她弄出什么问题,我也得跟着一起倒霉,所以,我觉得还是来阴的比较好。”

  袁佳佳仔细看着长生的表情,想分辨出她是不是在说真话,不过看了半天,她什么都没看出来。

  但想想过去半年冉亦菡是怎么对她死心塌地的,她又觉得放心了不少,看来冉亦菡最近的变化也是故意的,是想要顺利的走到牧姃宜身边去。

  想到这,袁佳佳笑了,“那亦菡,你打算怎么跟她玩阴的?”

  长生揉了揉发红的鼻头,她特别想回教室,但看袁佳佳的样子,不从她这套出什么来是不会放她走了,“嗯……就是趁元旦晚会的时候让她出丑,当众出洋相,到时候全校都能看到她丢人的样子。”

  袁佳佳觉得这样的教训也太轻了,要她说,就应该狠狠的打她一顿,然后把她扔在校门口,这样才叫丢人。不过这种想法她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她清纯可人的人设就崩了。

  袁佳佳调整了一下声线,说出来的话甜甜的、绵绵的,“亦菡,你自己也要小心。这回我不做主持人了,我会参加一个歌舞节目,咱们晚上排练的时候见。”

  长生当然知道她也会参加节目,元旦晚会这么出风头的事情,她不掺一脚,就不是袁佳佳了。

  长生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好,到时候再见。”

  ……

  彩排很顺利,长生只要在导演说上的时候上就行了,她只有两个伴奏的任务,其他时间都是坐在观众席上看别人彩排,牧姃宜拿着一本台词,她专注的看着本子上的内容,嘴里念念有词,一看就是在现场背台词。

  长生拿出手机,对着不远处的牧姃宜打开照相机,连拍好几张,最后挑了一张角度完美的侧脸,重度虚化后,设置成了自己手机的屏保。

  很巧的是,她拍牧姃宜的时候,袁佳佳就站在牧姃宜身后,她还以为冉亦菡是在拍她,于是对她笑了一下,看起来得体又大方,但长生根本没看她,自然也就没收到她的假笑回应。

  牧姃宜听见身后有笑声,就回头看了一眼,袁佳佳见她看过来,很快就收回了笑意,临走时,她又把视线投到长生身上,然后撇过眼睛,不轻不重的看了一眼牧姃宜。

  牧姃宜拿着本子的手顿了顿,她转过头望向坐在观众席的长生,此时长生已经不再举着手机,她正低着头看手机屏幕,也不知道屏幕上有什么,让她看的那么开心,那么知足。

  牧姃宜微微抿唇。

  周六大家还要上课,不过只是上半天,下午就放学了,今天是第二次彩排,因为昨天已经彩排过一次,很多问题都解决了,所以今天结束的很快,不到两小时,表演人员们基本就都撤了,留下的全是学生会和文艺部门的老师们。

  长生还穿着她那件特别蓬松的羽绒服,她从观众席走到前台,嫩粉色在深色礼堂的衬托下无比显眼,在别人眼里,那就是一大坨棉花糖正在向他们走来。

  有个人看见长生,没忍住笑了一声,“学姐这衣服从哪买的,也太搞笑了。”

  长生捏了捏蓬松起来的袖子,老实答道:“就西门大街的商场里,导购说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了,那些时装周的模特就穿这个,造型奇特,是因为这是艺术品、是时尚。”

  这样一说他就理解了,时装周的时尚么,他们正常人从来都消化不了= =

  学生会的人们正在讨论最后几项收尾的工作,比如灯光、音响师傅的定价,还有几个节目需要的道具等等。

  那天见过一面的学妹说道:“大部分服装用学校的就可以了,但是这个旭日东升、还有这个伊始,都得去租,旭日东升的刘老师帮忙借,演员三十个,她说借三十一套,以防万一。伊始的就我去租吧,一共六套,倒也好找。”

  学妹说的两个节目全是舞蹈节目,长生站在牧姃宜身后,看她在手里的节目表上圈圈写写,长生盯着袁佳佳要表演的古风歌舞节目名字,突然开口,“我刚在后台看的时候,发现《少司命》的衣服破了一件。”

  少司命是个五人歌舞节目,四个人伴舞,一个人主唱,主唱就是袁佳佳。学妹一听,立刻着急了,“什么?怎么刚才没人说呀,破的哪一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