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56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也许是化妆师马虎了,也许是她自己不知道在哪蹭的,牧姃宜下意识就走过去,拿过放在旁边的湿巾包,抽出一张湿巾,帮她轻柔又仔细的擦掉了眉角的痕迹。

  长生很乖巧的站在原地,等她的手退开,她开心的道了一声谢,牧姃宜也淡淡的笑起来,“不客气,加油,好好表现。”

  两句话的功夫,就该长生上场了,她是伴奏师,不需要走到舞台中心,原本的钢琴伴奏师还坐在台上,她走到钢琴师旁边,望着乌泱泱的观众们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吐气,闭上眼睛。

  琴弓搭到琴弦上,刚发出第一个音,牧子轩就听出了熟悉的节奏,他眯眼看着长生,原来这就是那位音乐天才啊。

  视频里的长生没有正脸,这回长生正对着大家,牧子轩又坐的最近,他好好的把长生打量了一遍,大概是打扮不一样的原因,现在的长生没有视频里那么干净、清纯了,倒是更加优雅、成熟。

  本国的女性小提琴演奏者,几乎都会盘起头发,露出美丽的颈线,这样演奏起来也更好看,但长生没有,她还是披散着头发,只是把头发用卷发棒卷了卷。

  悠扬清亮的小提琴音乐一响起,大家的视线就都被演奏者吸引了过去,长生闭着眼睛,看不到大家都在望着自己,但钢琴师就不一样了,他可是睁着眼的……

  弹钢琴的时候被看着没什么,可他现在什么都没干,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坐在这,而且长生记错位置了,她应该站到钢琴师前面去,可她现在站在后面,这就导致钢琴师完全暴露在观众的目光中了。

  钢琴师如坐针毡的待了一会儿,干脆抬起手,和长生合奏了一个节拍,长生听到他要和自己合奏,她微微睁开眼睛,对着这位学弟点了下头,表示她能hold住。

  然后学弟就更放心了。

  一曲完毕,那边的颁奖仪式也彻底结束了,长生拿下小提琴,对着观众鞠了一躬,观众席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长生直起身子,春风得意的笑了一下,似乎觉得观众这么给面子是应该的。

  牧子轩没错过长生脸上的任何一个神情,自然看到了她最后的笑容,顿时,他对长生本就不错的观感又高了几分。

  国人都喜欢谦虚的人,可他不是,他就喜欢肆意张扬的,有本事为什么不暴露,有能力为什么不显现,藏着掖着,那才叫没意思呢。

  长生下台,刚不紧不慢的走了几步,就被工作人员催着赶紧去换衣服,弄头发。最后的笛子合奏是一首古风曲,再穿鱼尾裙就不合适了。

  长生来到后台,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自己的衣服,她出去问,却被告知她的被拿错了。

  前面有个古筝演员不小心穿错了衣服,把她那件墨绿色的穿走了。

  穿错就穿错吧,反正对方表演的是古筝,那她这个吹笛子的换上应该也不违和。等她看到对方原本的那身衣服,才深深的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

  她默了默,看向工作人员,“这件就是?”

  工作人员点点头。

  “……她不是弹古筝吗?怎么还改行当杀手了?”

  哪有弹古筝的人穿纯黑的汉服啊!而且这还不是宽袖版的,而是带着绑带的那一种,怎么看,怎么像是古代杀手的衣服= =

  工作人员呵呵笑着,“她弹的是十面埋伏改编版,就是要杀人的嘛。”

  长生:“……”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长生换上这件纯黑的汉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突然,外面爆发出一阵骚乱。

  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和窃窃私语,长生心情顿时好了很多,连带着这件衣服都顺眼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有人走进更衣室,激动的和同伴说着,“真的,她刚一弯腰,裙子后面就扯开了一大片,噗……后背全露出来了。”

  “我天,我爸刚过来找我,我就没看见,那之后呢?她怎么办的啊?”

  “还能怎么办,赶紧鞠躬退场呗,哈哈哈哈这回可丢大发人了,你没看见太可惜了,后来她的脸都绿了哈哈哈哈哈~”

  长生在一旁听着,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可见袁佳佳的人缘是有多差啊,虽然喜欢她的人很多,但讨厌她的比喜欢她的还多。

  服装突然出了这么大一个乱子,后台顿时又乱起来,大家都在拼命检查自己的服装有没有问题。前台正演着小品呢,牧姃宜有十几分钟的休息时间,她皱了皱眉,往后台这边走来。

  她提着裙子,找了半天,终于看见长生的身影,更衣室里的长生背对着她,她正拿着自己的竹笛,觉得无聊,她面无表情的对着镜子,单手快速转了两圈竹笛,然后手握笛尾,将笛子收回身后。

  这一套动作用笛子做出来有点奇怪,如果用剑,那就毫无违和感了。

  长生望着镜子的眼神凌厉阴沉,好像镜子里的不是她,而是死敌,她保持着这样的眼神看了一会儿镜子,倏然,她又笑起来,然后把笛子拿回身前,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摩挲着手中有些凉的竹笛。

  牧姃宜过来是想提醒长生,让她好好检查一遍自己的衣服,但看过这一幕之后,她突然觉得头有些晕,眼前有画面迅速闪过。

  同样的黑衣,同样的人,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剑。冉亦菡站在黑雾弥漫的悬崖边上,满含仇恨的望着对面,对面天光大亮,而她这边,却是挥也挥不散的黑暗……

  “班长?”

  牧姃宜睁眼,发现长生正扶着她,她担忧的问自己:“班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