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66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长生揉揉耳朵,“每听你叫我一次亦菡,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而且好几天都下不去。就因为你,我现在都对这个名字有生理性厌恶了,正好现在我还没成年,我是不是该去改个名字?”

  一个女生大笑,“老大,就为了这么一个贱人改名也太不值得了,不如废了她的嗓子,让她说不了话,看她还怎么叫人。”

  长生但笑不语,既没答应,也没拒绝,看上去像是正在思索那个人的建议,袁佳佳受不了了,“冉亦菡!你到底想干什么!”

  长生一撩眼皮,语调上扬,“想干什么?当然是把你利用我做的事情,再对你自己做一遍。”

  长生靠到墙上,这就像是个肢体指令,她一靠过去,其他女生就全围住了袁佳佳,逼着她后退,直退到胡同深处,退无可退了,她们才停下。

  长生的声音从五六米远处悠悠传来,“你一共利用过我三次,第一次,利用我欺负你的情敌,让她不得不和男朋友分手;第二次,利用我赶走一个正在追求你的人,而据我所知,这个人本来就是你自己勾搭来的,不过后来有了更好的选择,你就懒得理他了;第三次,利用我对付你的竞争对手,你还特意提醒我,这个竞争对手怕冷,你想用我的手整垮她,然后你好代替她。”

  每说一句,长生就往里面走一步,最后一句说完,她也走到了袁佳佳面前,看着袁佳佳故作镇定、但其实已经惊慌的不行的脸,她好商量的说道:“你看,这些我都记着呢,全让你赔回来也不现实,这样,我给你打个八折,友情价,小事就不用做了,姐妹们,直接大招伺候吧。”

  袁佳佳快要疯了,“冉亦菡!你是不是有病啊,这么做是犯法的!”

  听到她的话,旁边顿时笑声一片,不用长生发话,其中一个女生勾住袁佳佳的肩膀,“喂,谁说我们要做犯法的事了,我们这不是在和你玩吗?没听我们老大说么,是我们要伺候你,伺候!我们都把你当大小姐了,你怎么能说我们犯法呢?”

  袁佳佳被她这么一碰,立刻反射性的躲开,见她躲自己跟躲瘟疫一样,这个女生的脸色立刻变了,她拽住袁佳佳的头发,用力往下一扯,扯得袁佳佳痛呼出声。

  在这种情况下,袁佳佳只能叫冉亦菡,虽然让她陷入这种境地的人就是冉亦菡,可下意识的,她还是觉得冉亦菡会救她,“冉亦菡!冉亦菡,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利用你了,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你好不好!”

  任凭她怎么叫,长生就是不回答,而且还好心情的举起手,看着自己的指甲琢磨,应该去做个什么颜色的美甲更好看。其他女生招呼着袁佳佳,拽头发,用高跟鞋的鞋跟踹她肚子,用言语侮辱她。

  这些都是过去的冉亦菡最常用、也是最轻的手段,几乎不会给人造成身体上的伤害,即使造成了,别人也看不出来,而精神上的伤害和压力,才是最致命的。

  冉亦菡终于爆发了,她大吼一声,“是!我是利用了你云?裳?小?筑,我利用你怎么了,你不是也喜欢我么,我什么时候强迫过你,既然你知道我是这样的人,那你就别帮我啊!”

  “燕明珠,谢海波,牧姃宜,我讨厌他们怎么了,谁让他们挡我的路了,如果他们不挡路,我干嘛找你?而且哪一次你不是乐颠颠的去帮我解决他们,我是利用你了,可那又怎么样,做出这些事的人都是你,最坏的、最该受到惩罚的人也是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长生真想给她鼓鼓掌,听听人家的话,这才是标准的恶女人设啊!

  长生很认同她的说法,她点点头,“说得没错,不过,我已经受过惩罚了,按顺序,现在就该你了啊。”

  原主早死的透透的,她受过的磋磨可不是假的,她过的那么悲惨的时候,身为另一个主谋的袁佳佳又在哪?原主不知道,那长生更不知道了,估计也是在某个城市里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吧,再过几年,大概连冉亦菡这个名字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袁佳佳利用过原主三次,但前两次都是吓唬吓唬了事,只有第三次才真正闹大了,那时候她们谁都没想到,一桶水能差点要了人的命。胆大却无知,还真是害人害己。

  长生也没打算真把袁佳佳怎么样,她示意别人把水桶拎过来,然后做了一个挥手的动作,收到信号,那边的两人坏笑两声,搬起水桶,旁边人见状,立刻退开,袁佳佳不明就里,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浇了个透心凉。

  长生走到墙边,摘下墙上贴着的一个圆圆的东西,放请q加q君羊q壹q壹q零q捌q壹q柒q玖q伍q壹到羽绒服的口袋里,她对不停哆嗦的袁佳佳说道:“这里虽然没人,但拐出去就是医院,你看我多贴心,还特意帮你找了个医院近的地方。我们走了,你赶紧去医院吧,晚上见。”

  袁佳佳冷的要命,听长生的声音也听不真切,最后一句她没听清,幸好没听清,要是听清了,当时就得吓晕过去= =

  她带着一众跟班撤了,这里离医院近,不过医院是个老医院,这个小区也是老小区,内部的监控多数都是摆设,唯独几个好的,还都在主路上,长生她们找了个小区楼道,把校服都换了,然后分好几批离开,这样一来,谁也看不出来她们是进来的那批人。

  趁着换衣服的时候,长生还跟她们说,自己找到了真爱,所以以后要弃恶扬善了,袁佳佳就是她干的最后一票。如果有人还想跟着她,她欢迎,而且绝不亏待,但如果还想做坏事,那对不起,请另投明主。

  意思差不多,不过长生的说法更符合她们之间的情况,这里总共就六个人,有三个还愿意跟着她,另外三个就不愿意了,长生也不强留,摆手让她们离开。

  接下来,留下的三个跟班听了半天长生全方位无死角的好好学习论,说完,长生看她们只会苦着脸,看起来是真的不喜欢学习。长生默了默,也摆摆手让她们离开,算了,学习也不是人生的唯一一条出路,走一步看一步吧。

  解决完这边的事,长生回到家里,把微型摄像头的内存卡拔下来,插到电脑上,看着清晰度尚可的视频画面,长生微微一笑。

  这个卖家还真没说谎,夜视高清,哪怕在那么黑的胡同里,都能把人脸拍清楚,不错不错,一会儿给个好评。

  ……

  长生坐在家里剪辑视频,而牧姃宜终于见到了她找的心理医生。

  这位医生是本市最厉害的心理专家,即使是牧姃宜去,也只能等着人家把预约的病人看完,然后才能进去。

  对医生把冉亦菡的情况都说了一遍,最后,牧姃宜总结道:“前后变化这么大,一个月前的她阴沉、冷漠、和班级格格不入,不爱学习,喜欢高调朋克类的服饰,突然之间,她就变成了阳光、开朗、愿意和每个人交往的性格,而且学习成绩从倒数第一直接变成了正数第一,智商和一个月前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连审美也变了,您觉得这种情况,会不会是双重人格?”

  如果只是性格大变,那还有待商榷,可智商、情商和审美全变了,那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

  “是。”

  牧姃宜愣了愣,她的心情没有放松,反而更紧张了,“那您认为,现在出现的这个人格,是主人格还是次人格?”

  医生摸了摸眉毛,面带思索,“听你说的情况,她应该是在奶奶去世那年,受了很大的心理打击,为了保护自我,才分裂出了第二个人格。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幼年时期是什么性格,那个性格就是主人格的性格。”

  牧姃宜并不知道冉亦菡童年时期是什么性格,她想了想,决定回去以后请私家侦探调查一下,接着,她又问道:“医生,如果我想保留住现在这个人格,有没有什么办法?”

  医生挑眉,“你不是说她这个人格已经出现了一个多月了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