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72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同床共枕几十年,牧医生还是觉得自己媳妇是个夺舍上位的次人格,时时刻刻都担心着哪天一睁眼,壳子下面的人格就又换了。为了能彻底压制那个不存在的主人格,牧姃宜做了无数研究,明明是害人的研究,最后发表出去,却成了心理学界的里程碑式研究点,彻底突破了几十年来心理学家们的研究瓶颈。

  一辈子过的衣食无忧、名利双收,长生没有任何遗憾的地方,离开牧姃宜,回到系统空间,长生已经平静的堪比佛前莲花,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只是出去玩了一圈,而不是度过了一个完整的人生。

  系统又变大了,长生看着它,这回她的语气无比笃定,“系统,我肯定在哪见过你,我看你太眼熟了。”

  【我和你不熟,谢谢。】

  长生:“……”

  【去不去奖励空间呐,还是你想再休息一会儿,跟我讨论熟不熟的事?】

  长生眯了眯眼,“去。”等她把记忆都恢复了,不就能知道系统是谁了么。

  ==========

  花苞虽然长出来了,但过了好几个月,它还是一个花骨朵的样子,不争查看几次,发现花苞都没什么变化,她有点好奇,“长生,这朵花究竟什么时候会开啊?”

  长生拿着一根草杆逗鸟,闻言,她僵了一下,然后轻咳两声,“不知道,管它呢,就让它这么长着吧。”

  不争挑眉,“真不知道?”

  长生低着头,声音听起来很淡定,“嗯,不知道。”

  盯着长生脸颊粉嫩的颜色,不争语气带笑,“好吧,那就让它长着吧。”

  现在是清晨,早上起来,长生调息了一个时辰,然后就又开始了招猫逗狗的清闲日子,不争可没那么闲,她很快就出门了。最近也不知道天帝抽了什么风,不让不争下界,也不让她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反而让她参与九天境的内部事务。

  按理说成了神仙,长生就该为九天境干活了,可天帝想不起来她,连个一官半职都没赐下,长生也乐的在家里过清闲日子。

  天帝安排的那些任务,连长生都能看出他反常,更不用说身在其中的不争了,能推的她全都推掉,推不掉的便只好接下。从前的她一年十二个月,九个月在下界,三个月宅在家里陪长生,几乎不会在众神仙面前出现,可如今她的出现频率高的不是一星半点,好些不世出的老神仙都对她有印象了。

  看着她那传承自於陵家的长相,老神仙们也是感慨不已。

  要说先天帝也是个不错的君主,少年成才,英勇神武,九天境和三千世界管理的都是井井有条,在他没犯错以前,神魔两界的关系也不是那么紧张,神族和魔族互通有无是常事,哪像如今这个样子,互为死敌。

  说到过去,几位聚在一起的老神仙都叹了口气,世事无常啊。

  “若是天帝辛易没有杀魔君、助檀尾,企图逆天改命来救命不久矣的素女,岁璇元君便不会这样磕磕绊绊的长大,直到如今,才显露出一点锋芒来。”

  说这话的是司南星君,他活了六千多年,在九天境算是爷爷辈,他看着於陵辛易,也就是不争的父亲出生、长大、继位、惨死,和其他神仙不一样的是,他对辛易有爱有恨,这恨,多半也是恨铁不成钢。

  当年素女刚刚怀上孩子,就被说命不久矣,为了能让爱人活下去,辛易不知找了多少办法,最后他从魔族那里得知,魔君那里有个转星盘,用了就能转改命运,任何人的都可以,哪怕神仙也没问题。

  当时的辛易已经走火入魔了,只要能救素女,他什么都愿意干,于是,他暗中找到魔君生平最大的敌人檀尾,帮他打乱魔界,趁着魔界乱的时候,天帝取了魔君的首级,夺了他藏在自己丹田里的转星盘。可拿到转星盘他才知道,转星盘是至凶至煞之物,要想启用,还需要生灵献祭,救一个人,就得用九百九十九个人献祭,救一个神,则需要用九百九十九个神献祭。

  要救琉璃神族的圣女,那就得用上整个琉璃神族的性命,琉璃神族所有族人算上也不够,辛易就拿别的神仙来凑。

  一个神仙,便是天上的一颗星星,也是一个三千小世界的主宰,神仙陨落,且没有接替者,那陨落的不止是神仙,还有一整个活生生的世界。

  只为救一个生灵,便要用千千万万的生灵来牺牲,辛易的做法引来了天道震怒,这边的九天境摇摇欲坠,那边的檀尾刚当上魔君,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进攻九天境,神魔大战,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人的记性不好,神仙的记性也不怎么样,过去的辛易哪怕是几十万年出不了一个的明君,就他最后做的这些事,也合该被抛在归墟下面,受万民唾骂,挫骨扬灰。

  可两千年过去了,有些心软的神仙已经差不多忘了前面发生过的事,而且他们觉得,父母之罪,罪不及子女。说到底,於陵的姓氏,才是正统的天帝姓氏。

  司命星君沉默一会儿,也附和道:“也是可怜了岁璇元君,不然,那位置就是她的了。”

  在这九天境里,只有天帝的房中有一面水镜,可照世间万物,除了魔界,哪个角落都逃不过它的法眼。天帝望着镜中的几个老神仙,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

  挥动衣袖,水镜上的画面渐渐模糊,天帝转过头,看向千妙,“如何?”

  千妙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她微垂着头,“儿臣知错,儿臣明白了。”

  天帝不耐的摆摆手,这边他拿不到琉璃灯,那边自己的继承人又那么拎不清,他烦躁的很,一点都不想看见千妙。千妙收到旨意,站起身来,退了出去。

  ……

  长生在庭院里对着金龙鱼自言自语,现在这把剑已经隐隐的会回应她了,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生出剑灵。不争笑说,金龙鱼是被她烦的生了灵识。

  不管是被她烦的,还是自然生出的,只要能见到剑灵,长生就高兴,她找了一堆关于怎么养剑灵的书,不争见了打趣道:“你这是要把剑灵当孩子养么,莫不是因为长了花苞,便想做母亲了?”

  若是往常,长生会一眼瞪回去,但今天她没有反驳,而是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我这辈子是做不了娘了,能养个剑灵也不错,听说剑灵刚生出来的时候,都是个光着屁股的小娃娃,肯定特别好玩。”

  长生是坐在土地上的,不争则倚着庭院里小池塘的边,她摸了摸长生的头,语气很温柔,“那好,那我们就把它当孩子养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