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75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虽然不争没有受伤她很开心,可她也很疑惑,就像她之前问凌虚子的一样,既然他们这么想要琉璃灯,为什么不强行夺取?

  这个问题,只有等不争回来才能回答她了。

  长生又敲了一会儿桌子,突然,她想到一个事情。

  现在天帝放过她,不代表以后就会放过她,结合天帝之前的反常,长生突然有了一个特别糟糕的猜测,天帝把不争派到下界,不会是要趁机对她不利吧?

  长生猛地站起来,拿起放在一边的金龙鱼,迈步就往外走。出了家门口,她在各种宫殿里穿梭来穿梭去,总算找到了太皓元君的府邸。

  太皓元君是安排神仙下界执行任务的神官,长生要想去找不争,就得先找到他。不争虽然跟她说了自己会去什么样的世界,又是哪个神仙手下管辖的,但知道也没用,她又下不去。

  长生说明自己的来意,太皓元君却一口回绝了她,“不行,神仙不能私自下界。”

  长生默了默,再度恳求道:“请元君行个方便,我有要紧事要见岁璇元君。”

  太皓摇头,“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若是每个神仙都能自由下界,三千世界不就乱套了?仙子有事,不如等岁璇元君回来再说,或者给她发个传音诀,就是在下界,她也能收到。”

  传音诀是方便,可自从发现天帝和凌虚子都盯着不争以后,她就不敢发传音诀了,怕被有心的神仙劫了去。

  长生没耐心了,她握紧金龙鱼,“我要下界,你是允还是不允。”

  太皓没想到,一个刚成仙的灵植也敢和他叫板,“本君允又如何,不允又如何,你当这是哪里,轮得到你来撒野?!”

  太皓话音未落,长生一把抽出神剑,剑刃抵着太皓的脖子,太皓一惊,想要反抗,长生看出他的想法,另一手拿着剑鞘,反手敲向他的膝盖窝,太皓的腿顿时就软了,他半跪在地上,长生的剑依旧抵着他,而且在刚才的变故间,剑刃已经划开了他的皮肤,有丝丝血迹渗透出来,滴落在地上。

  太皓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长生这种不入流的小仙给云V裳V小V筑擒住了,他瞪大眼睛,在他的瞳孔中,映出了长生冷冽的神色,“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允,还是不允。”

  “你……你疯了吗!胁迫本君,是要受重罚的!”

  长生焦急的要命,根本没时间听他废话,后面有仙使想要上前解救太皓,长生把剑鞘插回腰间,拽着太皓的衣领强迫他跟自己一起转身,长生单手结印,设了一个连不争都要花费一个时辰才能解开的结界。她再度询问,不过这次声音凶狠了很多,“允,还是不允!”

  下界的通道只有太皓能打开,要是自己能进,长生才不会在他这里浪费时间。这回太皓终于不梗着脖子了,他抖着手,打开下界通道,长生确认了一遍,的确是不争执行任务的那个世界,长生这才松开太皓元君,走了进去。

  太皓虽然被放开了,但结界还在,他解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竟然出不去!

  太皓终于对长生的实力有了初步了解,他震惊的望着金黄色的结界,半响,才回神对外面的仙使说道:“快、快把这里的事情禀报天帝,一定要告诉他,岁璇元君府上的那个灵植,实力不在金仙之下。”

  神仙也有等级,太皓元君是真仙那个级别的,相当于第三级,金仙则比真仙高一等,是第二级。

  虽说只是第二级,但第一级的神仙寥寥,连司南星君他们都还在第二级徘徊着,而太皓的说法是不在金仙之下,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只能看出来长生比他强,却看不出来强了多少,她可能是金仙,也可能是第一级的神君,再高……

  不可能不可能,太皓元君把头摇的跟拨qún`一`一`零`八`一`七`九`五`一浪鼓似的,如今九天境就剩四个上神了,哪一个不是活了万年以上的老神仙,那个灵植不过修炼几百年,怎么可能是上神。

  长生来到下界,这时候她才敢用传音诀,不争接到她的消息,立刻扔下打了一半的九婴,跑到两千里外的一个无名小镇上。

  长生正坐在一个凉茶摊里面,老板看她长得好看,穿着打扮又仙气十足,但一直傻愣愣的站在路中间,肯定是个走丢的大家小姐,于是便把她请过来,免费给了她一碗凉茶。

  不争过来的时候,长生正小口小口啜着凉茶呢。

  真的在下界看到长生的身影,不争非常惊愕,她走到她面前,“长生,你怎么会下来,你是怎么下来的?”

  长生没有回答她的这些问题,而是把凌虚子跟她说的那些话又转述了一遍,不争沉默下来,她牵住长生的手,“走,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说。”

  长生乖乖就跟着走了,临走前,她摘下自己的一对耳环,放到茶碗里。

  她的耳环是不争送的,灵气十足,又被她贴身带了几百年,也沾染了不少仙气。店家看到这对耳环,即使年纪大了,也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凡品。

  这样的耳环,定然是无价之宝。店家既惊又喜,对着长生和不争离开的方向磕了两个头,然后开开心心收拾了摊子,回家报喜去了。

  长生的这对耳环后来到了店家的孙女身上,充裕的灵气让孙女无意中发现了修炼的法门,后来拜入修真门派,没过一百年,就当上了掌门,当上掌门后,这位孙女也没荒废修炼,她已经知道,自己爷爷当年是碰上了真正的仙人,于是她的毕生梦想,就是成仙,去天上找到这位仙人,然后好好的谢谢她。

  这些都是后话了,不争带她来到自己租的那间客栈里,布下结界,不争问她:“你是怎么过来的?”

  长生不理解的看着她,“现在这个问题重要吗?他们已经盯上你了啊,怎么办,是打还是逃?”

  不争:“……”

  “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你放心,他们拿我没办法,除非我自愿,不然谁也拿不到琉璃灯,哪怕把我挫骨扬灰也不行。既然明知拿不到,他们就不会对我怎么样,”不争草草解释着,然后又问道:“所以,你到底是怎么下来的,这个问题很重要,快告诉我。”

  听不争说她不会有事,长生也只是放下了一分的心,还有九分都在高高吊着,她回答的满不在乎,“我绑架了太皓元君,让他送我下来的。”

  果然……

  不争站起来,语带责备:“你怎么这么冲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