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76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长生天赋异禀,修炼的进度是寻常神仙的五倍有余,这件事原本只有她自己知道,因为从没有人见过长生出手,所以大家不知道她真正的实力,可如今她做了这件事,很快,整个九天境都会知道她修为如何。

  修为高,别人就不敢轻举妄动吗?

  错,大错特错!

  长生已经和她的名字紧紧缠在一起了,如果她是别的神仙,她修为高,有人兴许会嫉妒,但更多人会高兴;可她是岁璇元君、是於陵不争的人,那所有人都只剩了一种情绪,便是深深的忌惮。等忌惮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对长生出手。

  长生不比她,没有琉璃灯和身份傍身,天帝若是想要她的命,几乎什么都不用考虑,就能下命令。

  长生明白不争为什么突然发脾气,可她不认同她发脾气的出发点。

  “凭什么我不能冲动,我要来找你啊。如果凌虚子不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身边有这么大的隐患,我担心你,难道还不能来找你吗?泽灵小王姬调皮捣蛋比我厉害多了,她上个月还砸了司命星君的命盘,害的下界几万生灵命途多舛,她能肆意的闯祸,我为什么就不能?”

  不争被她问的哑口无言,她张了张口,想要道歉,长生却站起身来,蹙眉看着她,“别再道歉了!阿争,你根本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活的这么小心翼翼,你都不会心疼你自己吗?”

  “你不心疼,可我心疼啊!凭什么你就要活的这么辛苦,还要处处看那群神仙的眼色,连自己真正的实力都不能展现。那次你斩妖兽、取妖丹,你去之前我就知道,那只妖兽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可你为了让天帝安心,非要把自己弄得一身伤。阿争,我们走吧,离开九天境,好不好?”说到最后,长生的语气已经有了哀求的意味。

  不争一震,她不知道长生已经发现了,更不知道长生发现了那么多年,却一个字都没和她提起过,她在用沉默和天真体贴她,而她一无所知。

  不争觉得嘴里有些苦涩,她也不想这样,她也想肆意的活,可是……她不能,她必须留在九天境……

  “百转琉璃灯不能长时间的离开九天境,数万年过去,百转琉璃灯已经是九天境的神力支柱之一,我娘把灯给我,不止是为了救我,还为了给九天境赎罪,只有我带着灯留在九天境,九天境才能保持着神力平衡。”

  这是琉璃灯最大的秘密,连天帝和凌虚子都不知道,这是於陵家和琉璃神族才知道的秘密,是不可以告诉外族人的,可现在,她轻而易举的就告诉了长生。

  她轻轻笑起来,但她笑的太勉强了,长生看了只觉得鼻子发酸,“对不起啊,长生,我没办法带你走,我也不能把灯给别人,琉璃神族的圣物,是不能落在外族人手里的。”

  虽然琉璃神族没了,虽然不争从未接受过琉璃神族的教导,但身为半个族人,她天生就有这样的责任感。

  如果她走了,九天境神力失衡,天会倾斜,灵力会外泄,到时候所有世界都会乱,乱上个几百几千年,才能重新建立秩序。不争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的。

  长生知道她的性子,她垂下眼睛,微微眨了眨,把眼睛里的蒙蒙水汽眨掉,继而说道:“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吧。”

  不争沉默的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她用的力气有些大,像是在汲取她身上的温暖。

  “嗯,我知道。”

  长生望着对面的墙壁,她的声音是难得一见的冷漠,“如果你出了什么事,留下我一个人……那我就把所有受过你的恩惠和帮助的生灵,都杀了。”

  受过不争恩惠的生灵,几乎就是所有生灵,不争抱着她的手臂收紧,她低声应道:“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绝不。”

  长生没了声音,她把头搁在不争的肩膀上,神色依然是那样紧绷着,根本没放松下来,突然,不争说道:“长生,与我结血契吧。”

  血契是神仙之间的契约,相当于婚约,不过比婚约更高级。神仙们成亲的最后一道程序就是结血契,但大部分神仙不会结这个,因为结了血契,不管一方在哪,另一方都能找到她,而且两人异身同心,一方有什么样的情绪和感觉,另一方都能感知到。

  长生惊愕的抬起头,她望着不争,神情又变得傻愣愣的,“阿争,你是要与我成亲么?”

  不争笑,“嗯,我要与你成亲,因为我爱你。”

  说是要成亲,但不争更着急的是想和她结下血契,用不了多久,天帝派来的人马就会把她俩一起带回去,她怕长生会出事,所以才想快点和她结血契。

  血契就是取两人的一滴血,融合到一起,然后将它一分为二,注入到自己的心脏里。

  听起来很简单,可血契用的血是心头血,神仙的心头血是不会补充的,一共就三滴,用完就没,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以想见取血的过程有多痛苦。

  把混着不争心头血的那滴血重新注回心脏,她俩一起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天帝派来的人才终于找到了她们。

  把她们带回九天境,天帝很生气,长生私自下界、威胁且伤到了太皓元君,按规矩应该把长生送到照影壁关个几百年,可凌虚子眯眼看了看跪在下面的长生和岁璇,突然发现她俩不太一样了。

  居然结了血契……

  之前的凌虚子还捉摸不透岁璇到底有多爱这个灵植,如今看来,必然是很爱很爱了。

  那就好办了啊。

  凌虚子密音对天帝说了几句话,天帝皱起眉头,半响,才对殿下两人说道:“罚长生仙子闭门思过十年,岁璇元君教导不力,罚俸三年。”

  说完,天帝震袖离开了。

  这是高高抬起,又轻轻放下,不争抬头,此时的天帝已经离开了,上面只有千妙一个人,她俯视着不争,这样的距离和高度,看着就像是俯视一个蝼蚁。

  千妙微微勾唇,对她笑小'说'群'1'1'0'8'1'7'9'5'1'了一息的时间,才跟着转身离开,不争看着明显有哪里不一样的千妙,心思更加沉重。

  回到家里,因为刚取了心头血,两人都有些累,她们一起和衣而卧,直到天黑了,才醒过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