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89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纪世成望着连呼吸都微弱的不行的大女儿,半响,才回了一句,“不知道。”

  其实他知道,医生早就跟他说过纪柔的病情了,她能醒过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就等同于再也醒不过来了。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他没有告诉申惠真正的答案,长生皱眉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明白过来。

  呵呵……他这是对纪绍母子不满了,看来他也知道纪绍野心太大,自己管不住,所以连带着,对白月光小三的态度也差了不少。

  男人啊,都是大猪蹄子!

  申惠小心翼翼的看着纪世成的脸色,“世成,你也别太难过了,你还有阿绍,还有阿暖,他们也都是你的孩子。最重要的,你还有我啊,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说这话的时候,申惠眼里满满都是深情,她对纪世成的爱千真万确,绝不掺假,可就是因为这样,长生才会被她恶心的不行,恨不得赶紧把她扔出去。

  别人渣,是他的错;可你自己蠢,那就是你的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无脑小三比有脑子的看着还让人生气,而且申惠也不是真的没脑子,要是没脑子,她当年能躲过纪家的监视跑回国,而且还找到了纪绍么;要是没脑子,她刚刚能说出那番话么,不说自己想对叶水莲取而代之,也不说纪绍还没被纪家认可的事情,就表明自己的深情和纪绍的身份,轻飘飘的几句话,以柔克刚、以退为进,让纪世成一边感谢她的体贴,一边还被提了个醒。

  小三要是也有比赛,像申惠这种成功三了叶水莲一辈子的,绝对可以登顶前三名。

  长生受不了了,再看这对渣男贱女,她就要气炸了。

  长生走到他俩身边,伸出两只手,正好穿过申惠和纪世成的胸腔,很快,他们都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而且这寒意越来越浓,纪世成打了个寒颤,严肃下脸,“怎么回事,空调不管用吗?怎么这么冷?”

  申惠比他还冷,她抖着身体,“突然就变冷了,世成,我有点受不了了,咱们先出去吧,下回再来看阿柔。”

  纪世成没说什么,只是扶着申惠往门口走,长生在他们身后,特别得意的笑了一声,“不是人怎么了,不是人,我也有治你们的招。”

  说完这句话,她回头看了一眼纪柔,然后走向窗户,再次轻飘飘的落到地上。长生眯着眼睛在黑暗里辨认了一下方向,回到公交车站,长生又搭了一趟顺风车。她在商场那里下车,然后轻车熟路的进了商场。

  东北鬼不在门口,估计又去开封菜了,长生的目的地也是那里,她走过去,刚进了开封菜大门,就听里面传来一声,“三带二!”

作者有话要说:  长生:???

烟蒂婆婆:老婆子我今天又要赢啦!

  第77章 婚生不敌私生子(3)

  三个K带一对二, 这牌够大, 刚刚中学生和东北鬼都出过炸/弹, 烟蒂婆婆一直记着牌, 她确定,他俩已经把炸/弹都用完了。

  烟蒂婆婆手里就剩了两张牌, 身为农民的东北鬼急了,他对中学生使眼色, 意思是让她赶紧把王炸拿出来。

  烟蒂婆婆阴笑一声, “别瞅了, 王炸在我这呢!”

  把手里最后两张牌扔出去,赫然就是大王和小王, 一看这两张牌, 中学生和东北鬼对视一眼,纷纷泄气,都把自己手里的牌扔掉, “婆婆,你这到底是什么运气啊?跟你玩牌我就没赢过!”

  烟蒂婆婆一边收拢纸牌, 一边笑道:“老婆子我打牌打了五六十年, 你们俩才多大。也就是大家都死了, 没什么可输的,要是活着的时候,我能让你俩输的倾家荡产。”

  东北鬼不服气的撇撇嘴,余光一转,他看到门口的长生, 立刻热情的站起来,“大妹子,这么快就回来啦。”

  长生坐到他们身边,“又在玩斗地主,一会儿我也来一把。”

  夜晚时鬼魂的阴气最大,可以轻松拿起没什么重量的东西,这家开封菜的角落里藏了好多纸牌桌游,什么飞行棋、大富翁、三国杀,还有两盒优诺牌就藏在收银台下面呢。

  也有例外,如果是家人烧给鬼魂的东西,那不管多重鬼魂都能用,只可惜,家人烧的一般都是纸钱、纸元宝、纸房子之类的,基本没什么用。开封菜里有个常住民,大家管他叫小五哥,他死的时候刚三十出头,是个社会上的大哥。他死以后,他那帮兄弟没事就给他烧纸美女,后来全被他拆了叠纸飞机了。

  ……

  烟蒂婆婆把纸牌都收拢好,又从衣服里摸出一根烟,她对着烟头吹了一口气,烟头就燃上了,烟蒂婆婆抽了两口烟,她眯着眼睛,眼神透过烟雾,落在长生身上,“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东北鬼顿觉尴尬,他用胳膊肘碰了碰烟蒂婆婆,“婆婆!你这话咋说的,我妹子还不能回来了?”

  烟蒂婆婆抬手就是一巴掌,鬼已经没有痛觉了,但东北鬼还是本能的捂住了头,烟蒂婆婆瞪着他,“天天妹子妹子叫的亲热,人家是你妹子么!好好的活人为什么要回咱们死人堆里来啊,你这小子,以后说话脑子里能不能拐点弯!”

  东北鬼认怂低头,等烟蒂婆婆不骂了,他才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长生,“对啊,妹子,你咋又回来了捏?”

  长生就是为这件事回来的,她把自己在病房里的情况说了云》裳》小》筑一遍,然后万分费解的揉了揉脖子,“这不是奇怪了么,我怎么就回不去呢?难道是因为我的身体已经不能用了?”

  中学生一直沉默寡言,她摘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戴回去以后,她抬起头,淡淡道:“很有可能,根据医生的诊断,严重的脑出血是造成你休克昏迷的主要原因,直到现在你的脑出血都没治好,你回去了也依旧是植物人,那回不回去的,还有什么区别吗?”

  小五哥熟练的折着纸飞机,人家折飞机可不是简单的折两下、捏个尖和翅膀就完了,人家能折歼敌机。

  折了三年的纸飞机,现在小五哥已经是纸飞机界的大师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