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93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凌晨四点半的时候, 外面北风呼号着, 几个主路的路口响起了三轮车快速跑过的声音, 在万籁俱静的漆黑夜晚里, 卖早点的小贩们开始出摊忙碌了。

  从五点开始,街上就有人陆陆续续的走出家门, 万物从睡梦中苏醒,又开始新的一天生活。

  大家都准备上班上学的时候, 陈崝雅终于准备睡觉了。

  ……

  她从浴室里走出来, 就见自己床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陈崝雅默了默, 走过去,对长生说道:“阿姨过两天才会回来, 要不你先住在那里, 等阿姨回来,我让她给你收拾一个房间。”

  长生没说好不好,倒是说起了另一件事, “你的作息真是太不健康了,我决定, 从明天、不, 从今天晚上开始, 给你改正作息。”

  “你这是浪费时间,”陈崝雅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她坐在床的另一边,把所有头发都拢到另一侧,用毛巾细细的擦, “我已经保持这样的作息将近十几年了,对我来说,昼伏夜出就是正确的作息。”

  长生纳闷了,“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如果你晚上一睡觉就能感觉到冰冰凉的手指在摸你,你还敢睡吗?”

  晚上的鬼阴气最盛,虽然能摸到人,但人一般是没有感觉的,谁让陈崝雅体质特殊,一摸就能感觉到。

  她说的可怜又气愤,可长生还是忍不住笑了两声,“没关系,以后有我在,不会再有陌生鬼来碰你了,你可以放心睡。”

  陈崝雅转头看了她一眼,“现在也不会有陌生鬼来碰我,我有香炉。”

  长生骄傲的挺起胸脯,“你的香炉防不住我;可见,我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人。”

  陈崝雅擦头发的手一顿,她好笑的望着长生,“是吗?那我问问你,你为什么回不去自己的身体?”

  听到这个问题,长生的嘴角下垂了几分,她敛下眼眸,“因为我的身体还没好。”

  陈崝雅一愣,也对,她说过自己变成了植物人,会变成植物人,一定是生了很严重的病,而且很多植物人都是睡了很多年、也有就这么一辈子睡下去的,怪不得长生总是发呆,有时候的表情又有些阴然,看来是在担心她自己的身体。

  长生可不会担心纪柔的身体,她担心的是她。

  虽然系统说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虽然她也知道这些事可能已经过去几百年、几千年了,可对她来说,那就跟昨天发生的一样,她没有后面的记忆,就不知道结局如何,更不知道不争是否安全,一想到这些,长生的心里就满是焦躁和不安。幸好不争投生的陈崝雅还在她身边,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事来。

  这个世界开放程度不高,人们的生活比较含蓄,同性恋的普及率虽然上去了,可接受度还是很低,陈崝雅到现在还以为长生对她搂搂抱抱的就是为了蹭活人身上的阴气,完全没想过她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她把毛巾扔到一边,“行,那你今天就在这睡吧。”人家都这么可怜了,她还是收留她吧,不然她这心里过意不去。

  长生:“我现在也是半个鬼,不用睡觉。”

  陈崝雅掀开被子,刚躺好,闻言她又坐起来,“那你在床上待着干什么?”

  长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睡,我在这陪着你。”

  陈崝雅:“……”

  在长生充满爱的注视下,陈崝雅排除万难,总算是睡着了。长生躺在她旁边,一直专注乖巧的看着她,直到她的呼吸变得绵长,长生的神情才渐渐变了。

  她往陈崝雅身边挪了挪,直到两人挨上,长生才停下,陈崝雅是仰躺着的,长生撑起上半身,俯视着她。

  “我说过,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就会把所有受过你恩惠的生灵都杀了。”

  她的声音很低,低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室内一时安静,长生放松身体,她趴在陈崝雅身上,仔细听着来自她胸腔里的心跳声,良久,她才继续说下去,但声音里含着哽咽,“我……是不是已经杀过了?这是不是天道对我降下的惩罚,所以我才会没有记忆,所以我才会一直一直的轮回,阿争,我总觉得,我已经跟你分开好久好久了。”

  “我有些害怕了,阿争,你快点想起我来吧……”

  灵魂是不会流泪的,只有在怨恨至极的时候,他们才能留下血泪。即使长生已经很难过了,她的脸上还是干干的,她呢喃了很久,像是要把自己心里的恐慌和闷窒全都发泄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有窗帘遮挡着,卧室里还是一片黑暗。

  长生突然觉得累了,她的眼皮好像在打架,实在忍不住困倦,长生闭上眼睛,进入了睡梦状态。

  从睡着就没再动一下的陈崝雅突然睁开眼,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银蓝色资/源/整/理/未/知/数的光,眼睛眨了一下,那道诡异的光芒就消失了。

  陈崝雅慢慢坐起身,她轻轻抚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长生,她的手穿过了长生的发丝,然后缓慢轻柔的垂落到发尾。

  她一遍又一遍的用手梳理长生的头发,她的手好像有魔力,原本长生的头发有几个地方打结了,从她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长生看不见自己的样子,自然也不知道,然而那么严重的打结,只被她轻轻一碰,缠绕成一团乱麻的头发就自动分开,又变成了原来顺滑的样子。

  梳好后面的头发,她又把遮挡住长生侧脸的碎发撩到她耳后,露出长生的睡颜。

  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喜欢趴着睡觉。

  陈崝雅轻轻笑了起来,这笑容和之前不一样,现在的她沉静又成熟,望着长生的眸光温暖且深情,好像注视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即使只是看,她都怕把她看坏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