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94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陈崝雅的手在长生的脸颊旁流连着,她的手指和长生隔着两云?裳?小?筑公分的距离,她在空气里描摹长生的轮廓,描摹了很久很久,她才敢真正的触碰上长生。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这次她触碰的、不再是长生借用的身体,她所触碰的,是真正的长生。

  是她久违了的、真正的长生啊……

  脸上有温热传来,长生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又沉沉睡了过去,陈崝雅看着她,微微一笑,嗔怒般说了她一句,“小笨蛋。”

  即使在梦里,长生好像也知道有人在骂自己,她皱了皱眉,把脸埋了进去,好像在发小脾气一般,陈崝雅见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

  陈崝雅是被长生用大嗓门喊醒的,她一脸惊悚的坐起来,抬头就问:“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长生很平静的看着她,“没怎么,你已经睡了五个小时了,现在你要起床,去吃饭,画画,不管干什么都行,六个小时以后,你才可以继续睡。”

  陈崝雅看了一眼旁边的时钟,上午十点。

  她平时都是两点多才起的啊!

  “我不,我现在就要继续睡!”

  起床气比酒更壮怂人胆,陈崝雅之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现在居然敢和长生叫板了。

  长生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看的陈崝雅心里直打鼓,突然,长生抬起膝盖,跪坐到床上,陈崝雅下意识抬手捂眼,她以为长生会和其他鬼一样吓她,等了一会儿,没发现有任何异常,她悄悄张开指缝,顿时陷入沉默。

  长生委屈的看着她,好像被恶霸欺负过一样,“我都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可是你都不听我的话,我果然很没用,做人的时候就没用,做鬼的时候更没用。呜……我好难过……”

  陈崝雅:“别假哭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见被识破,长生放下正在擦拭不存在的眼泪的手,一脸淡定道:“你要是不起来,我就一直在你旁边哭。”

  “……我起,我这就起。”

  陈崝雅认命起床,虽然刚才她说的是吐槽,但其实她听长生假哭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揪心,明明知道是假的,居然也揪心,她以前可不是这么心软的人啊= =

  来到窗户边,她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艳阳高照,竟然有点陌生的感觉。她笑了笑,转过头,想和长生分享一下自己的心情,却见长生盯着枕头发呆。

  陈崝雅莫名,她走过去,在长生面前一挥手,“想什么呢?”

  长生的注意力被她招回来,她眨眨眼,疑惑的歪头,“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事,我都想了好长时间了,就是想不起来。”

  陈崝雅用一副过来人的表情看着她,“那就别想了,一般情况下,一件事十分钟内想不起来,那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了。”

  长生:“……”有道理。

  在长生的努力下,陈崝雅痛苦的作息过渡期开始了,长生总是在她睡得正香的时候把她叫醒,为了不让她白天睡着,她还会24小时的盯着她,只有在长生规定的休息时间,陈崝雅才能睡觉。

  陈崝雅好几次都想对长生发火,总在睡得最香的时候被叫醒,泥人也有三分火性,可只要长生摆出那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她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灰溜溜的起床。

  坐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陈崝雅叹一口气,“我有种我不是在自己家的感觉。”

  烟蒂婆婆坐在她旁边,“那你是在哪啊?”

  陈崝雅回答的很颓废,“在戒毒所。”

  烟蒂婆婆朗笑三声,“她不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现在你的作息不是很正常了么。”

  以前她是早上五点睡、下午两点醒,现在是早上一点睡,上午十点醒,虽然还是晚,但比以前已经好很多了。

  长生要陈崝雅改的不止作息,还有她吃了画、画了吃、吃完就睡的宅女生活,阴气重的人身子骨都弱,而且意外突发率比别人都高,长生“强迫”她买了一堆运动器材放在家里,而且还“强迫”她和其他人交流。

  因为长生自己也找不到什么人,她就把商场的阴间钉子户都请来了,让她们没事就过来和陈崝雅聊聊天。鬼魂们最想做的就是和活人聊天,这样能让他们想起过去自己还活着的日子,所以一听到长生的拜托,钉子户们就集体出动了,只是可怜了陈崝雅,那天差点吓出心肌梗塞。

  陈崝雅在面对长生的时候,看起来和正常人差不多,但一对上别人,她就跟个锯嘴的葫芦一般,哪怕把她放在人堆里,她一个月也不见得能说上一句话,和烟蒂婆婆他们相处了快三个月,她才差不多能和他们正常交流了。

  烟蒂婆婆今天去了一趟别的地方,回来的时候正好路过陈崝雅家,看见她独自坐在台阶上,她才走过来,和她聊了一会儿。

  “长生那姑娘,什么时候回来啊?”

  陈崝雅也不知道,“平时早就回来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回。她每次去医院,都是七点多的时候回来,等她妈妈和妹妹回家了,她才会走。”

  烟蒂婆婆点点头,她又抽了一口烟,没言语什么,陈崝雅看着她手上的那根快燃到头的烟,出声提醒道:“婆婆,烟快没了,您小心点,别烫着手。”

  烟上的火是鬼火,是能灼烧灵魂的,烟蒂婆婆呵呵笑了两声,“没事,我心里有数着呢。姑娘,知道老婆子为啥叫烟蒂婆婆不?就因为这个,年轻时候穷怕啦,抽烟都要把烟蒂抽完了才行,死了以后这个毛病还是没改,结果倒是得了一个烟蒂婆婆的名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