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199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陈崝雅保持着严肃温和的神情,走到病床的另一边,扶起因为心情大起大落而没什么力气的叶水莲,“应该是睡着了。”

  同时,她还在心里惊叹着,长生的演技真是太赞了,刚刚的表现简直就是教科书式临终一幕啊,这下谁都不会怀疑她俩之前是认识的了。

  医生护士赶过来,听说纪柔短暂的恢复了意识,他们都是大吃一惊,然后赶紧推着纪柔去检查,一系列检查做下来,最后医生万分感慨的宣布,这就是个医学奇迹,纪柔她不再是植物人了!

  做检查就花了三个小时,期间陈崝雅一直陪在叶水莲身边,纪暖放学来到病房,却发现妈妈和姐姐都不见了,她闹着一定要找妈妈和姐姐,司机没办法,就把她送到了检查室外面。叶水莲抱着纪暖大哭一场,哭完以后的她脸色好了不少,那些泪水就像排毒,把她过去半年的所有恐慌都带走了,连带着过去七年的怨恨和愤怒,都减轻了很多。

  好好哭过一场,纪柔又被送回了病房,叶水莲心情非常好,许久之后,她终于想起女儿睡过去之前说的那句话,这下,她看陈崝雅的眼神不一般了。

  长生以为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能打消叶水莲的戒心,之前的戒心确实打消了,不过新的戒心又诞生了。

  叶水莲警惕的看着陈崝雅,如同看着一个即将要拐卖、或者说已经拐卖了她乖女儿的人贩子,“你跟我女儿什么关系?!她为什么醒来第一个要见你的就是你?!”

  陈崝雅对突如其来的质问很不解,“关、关系?我俩就是朋友……”

  叶水莲冷笑一声,“朋友?你自己说着都心虚吧,阿柔朋友遍地走,她怎么单单就要见你呢?!你把我当傻子啊!”

  隐隐的,叶水莲已经猜到了她们可能是那种关系,回想一下,纪柔从小到大都没谈过恋爱,每回她去问,她都会用没遇见喜欢的来搪塞她,现在再看,哪里是没遇见喜欢的,是因为喜欢的都是社会不允许的,所以才不敢说出来吧!

  这样一想,叶水莲特别心疼,这股心疼立时转移到了陈崝雅身上。如果是朋友,阿柔出事这么久她都没来看望,尚算情有可原,但如果是女朋友,整整九个月啊!新闻满天飞,连山顶洞人都听说过纪氏电子继承人出事的消息,她不信她不知道!

  陈崝雅有口莫辩,看着盛怒的叶水莲,她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生气。纪暖坐在旁边淡定围观,看了一会儿陈崝雅,她突然想起三月前听到的一句话,纪暖从沙发上跳下来,哒哒走到叶水莲和陈崝雅中间,她仰头看着陈崝雅,好奇问道:“姐姐,你是神秘姐姐说的两个姐姐来疼我中的另一个姐姐吗?”

  陈崝雅:“……”这是谁发明的绕口令!

  

  第80章 婚生不敌私生子(6)

  听到纪柔苏醒的消息时, 纪绍正在看纪氏电子各位董事的资料。

  听到手下的汇报, 他几乎把手里的文件捏碎, “你说什么?!”

  手下连忙低下头, “这是徐医生说的,听说纪柔已经没有大碍了, 休息一阵就能出院。”

  纪绍不敢置信的盯着他,他当初下了多大的决心、又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才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纪柔送进了鬼门关, 现在她只是睡了九个月, 就又没事了?!

  还是在他马上要进入公司的关键时刻!

  纪绍的表情狰狞又阴狠,他深呼吸了两次, 强行按下焦躁的心情, 然后挥挥手,“出去,我不叫你, 就别来烦我。”

  手下连忙出去,听到关门的声音响起, 纪绍靠坐在老板椅上, 闭目深思。

  没关系, 他能让她变成植物人一次,就能再让她变第二次,而这次,他要做的更天衣无缝,让她直接变成鬼, 再也醒不过来。

  纪绍有什么样的想法,别人谁都不知道,纪世成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时,他正坐在给申惠买的房子里,申惠就在他身边,听说纪柔已经醒了,而且不会再昏迷之后,她惊得打翻了果盘。

  果盘里装着切好的水果,黏腻的果汁瞬间渗进地毯,把好好的白色地毯染成了黄色,纪世成手里还拿着手机,他皱眉看申惠,申惠知道自己失态了,赶紧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世成,我就是太惊讶了,医生之前不是说过,阿柔醒不过来了吗?”

  “可能醒不过来,”纪世成纠正她的说法,“怎么,你希望阿柔一直醒不过来吗?”

  纪世成的确爱申惠,但这爱远远没有申惠对他的爱深,而且除了申惠,他也爱自己的两个女儿,在纪绍没有那么多小动作以前,他甚至也是爱纪绍的。

  不管于公于私,他都不希望纪柔出什么事,那是他从小培养的继承人,也是他养了二十四年的大女儿。

  申惠最听不得纪世成怀疑她,她的声音里立刻带上了哭腔,“世成,你还不知道我吗?我爱你,我也爱你的孩子,阿柔、阿柔也算是我的半个孩子啊!我怎么会想让她一直醒不过来呢!”

  她哭得很伤心,纪世成板着脸看了她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她搂到怀里,柔声安慰着。说到底,这也是他爱了一辈子的女人,她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因为想要给自己儿子更多的好处,这是人之常情,他不应该太责怪她的。

  那边的渣男贱女正在你侬我侬,这边医院里,叶水莲的表情僵硬下来,她拉过纪暖,“阿暖,什么两个姐姐的另一个?”

  纪暖年纪小,很多事她都不懂,想说也说不清楚,听她语无伦次的说了半天,叶水莲和陈崝雅全都云里雾里的,一句话都没听懂。

  不过被纪暖这么一打岔,叶水莲的怒气倒是减轻了,今天是纪柔恢复的大好日子,她才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和人生气上面。于是,叶水莲素手一挥,“你走吧,等阿柔醒了,我会派人通知你的。”

  纪柔身上的呼吸器已经被摘掉了,没有那些冰冷的管子,现在的她看上去依旧憔悴,但好歹有了些生气。陈崝雅看看她,然后收回视线,老实的望着叶水莲,“我就留在这,等她醒过来我再走。”

  叶水莲刚消下去的火又要烧起来,“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跟我对着干?!”

  陈崝雅连连摇头,她哪敢啊,“我不敢走,看见她醒过来我才能放心,阿姨,您就让我留下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