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06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当然没有,李伯, 是你听岔了,”长生向他询问, “对了, 纪绍去哪了?”

  管家一愣, “不知道,少爷今天出去以后, 就一直没回来。”

  嘴里的话脱口而出, 管家立刻反应过来,不等长生说话,他赶紧认错, “对不起,大小姐。先生让我们改口, 我这一时就叫惯了, 不是少爷, 是纪绍。”

  长生看他的眼神有些凉,“这家里可从来都没有什么少爷,李伯,你年纪大了,有些事, 你要记得比别人更清楚才是。”

  管家连声称是,长生又往楼上纪世成的书房看了一眼,然后才慢慢溜达着出去。

  陈崝雅就站在陈家祖宅的门口,看她出来了,她快步走过来,“怎么样?”

  长生得意的打了个响指,“搞定!”

  “也不知道周辉抓没抓到纪绍,不过到现在纪绍都没回来,应该是还在躲吧。”

  陈崝雅轻笑一声,“躲什么啊,他就在里面呢。”

  长生转头,顺着陈崝雅指的方向看过去,她指的地方是老宅地下室入口,长生惊讶道:“你把他关进地下室了?周辉还没抓到人,你居然抓到了?”

  陈崝雅有些不爽,“在你眼里,我还没有周辉能干么。”

  看着陈崝雅微垂的嘴角,长生一本正经的回答,“你当然不能和周辉比,他算老几,凭什么和你比啊,你就是我心尖上的一轮明月,我每天都在盼你月圆月满!”

  陈崝雅:“……真土。”不过她喜欢。

  看她笑了,长生拉着她的手,“好啦,先进去吧,让你也看看,我是怎么践踏他的自尊心的。”

  陈崝雅和长生一起走到地下室里,这里除了被五花大绑的纪绍,还有三个陌生男人,见她俩进来,他们都有志一同的看向陈崝雅,后者对他们轻轻摆手,他们这才低下头,转身出去了。

  长生挑眉看向身边人,陈崝雅摸了摸鼻子,“遗产,他们也是遗产。”

  长生没有再说什么,她松开陈崝雅的手,向前走了几步,纪绍看她的眼神终于不再虚伪,他的目光就像吐着信子的毒蛇,阴毒又狠戾。

  长生问他,“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纪绍冷笑一声,“愿赌服输,我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可说的。”

  长生也笑,“奇怪,我什么时候和你赌过,一直不都是你单方面的出现在我面前、单方面的暗害我、单方面的挑衅我么?”

  纪绍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小-说-群-1-1-0-8-1-7-9-5-1,如果人的视线能化成刀,那现在长生已经被他凌迟过无数次了,长生坦然接受他的目光,良久开口,“你还是不认命啊。”

  认命两个字,瞬间挑起了纪绍所有的神经,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我凭什么要认命!凭什么我生下来就是私生子,就什么都没有,连回国都要得到别人的允许,别人让我去哪我就要去哪,别人让我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都是为了你!就因为你是婚生,所以我就要为你让位!”

  “人生这么不公平,那凭什么我要认命?!”

  长生眯着眼睛,她拎起纪绍的领子,扬起右手,狠狠打了他一耳光,这一耳光打的纪绍耳朵嗡嗡直响,脑袋木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他猛地回头,“你敢打我?”

  “我打你怎么了?”长生的语气平淡无奇,“像你这种只知道怨天尤人的东西,我打你都是轻的。”

  “人生本来就不公平,有人穷有人富,有人生病有人健康。那轮到不公平人生的人,就都要像你一样愤世嫉俗么?况且你也不是愤世嫉俗,你只是自私、自负、自卑、嫉妒。你嫉妒我的生活,嫉妒比你明明小不了多少、但人生却天差地别的我,可我想问你一句,你有什么资格嫉妒我啊?”

  纪绍怒极反笑,“什么资格?如果不是有你妈从中作梗,你的一切,本来就是我的!纪世成的初恋是我妈,他一辈子的爱人也是我妈,是叶水莲拆散了他们,用钱和地位抢走了纪世成!”

  “1992年12月15日,这是我父母的结婚纪念日。1994年3月12日,这是你的生日,你给我好好算算,到底是谁抢走了谁。”

  婚前私生是无媒苟合,婚后私生则是赤/裸裸的背叛,纪绍知道自己在这点上没得辩,可他一直认为,申惠和纪世成才是真心相爱的,他俩被迫分开,所以申惠才会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生下他。

  长生对申惠给纪绍灌输的洗脑思维真是叹为观止,“从头到尾,你听到的都是你妈的一面之词。你知道在纪世成结婚以前,他和申惠就已经说明分手了么?你知道申惠在要人和要钱之间,选了要钱,后来又后悔了,就从国外偷偷跑回了国么?你又知道不知道,我妈从头到尾都不清楚世界上还有一个申惠,还有一个你。”

  “不可能!!”纪绍怒吼出声,可在他内心深处,他已经察觉到了,纪柔说的是真的。不然几年前他突然出现在叶水莲面前,叶水莲不会那么震惊,而且一个劲的追问纪世成,生他的女人是谁。

  长生怜悯的看着他,“你看啊,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你妈的一个垃圾桶,她心里有怨,就添油加醋的说给你听,她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小三、而且在拿了纪家给的分手费以后,还恬不知耻的跑回来,明知纪世成已经有妻子了,还执迷不悟的要把你生下来。你每天听着她美化过的怨言长大,难怪觉得世界不公平,难怪要把我当做绊脚石。”

  “可是,现实是,我不是你的绊脚石,你,才是我的绊脚石。”

  长生俯视着纪绍,她眼中漠然、毫不在乎的目光好像是在嘲笑纪绍的自尊,让他惊觉过来,自己视作人生最高目标、并为之努力长达数年的东西,在纪柔眼里,居然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纪绍被她的目光刺痛了,他梗着脖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现在是阶下囚,你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我都只能受着。”

  长生笑的很温柔,“这倒是真的。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纪世成已经在收拾行李了,他要带着申惠一起去B国,等他走了以后,你最想要的纪氏电子,就该是我的了。”

  B国?!纪绍和纪世成一样震惊,他大声反驳,“不可能!”纪世成绝对不会这么做,拱手送出自己所有的东西,而且还把自己发配到一个满是战乱的国家,除非他被下蛊了!

  长生的鬼力,也和下蛊差不多了,不得不说,纪绍还是很聪明的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