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09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不争惊恐的看向仙罩里面的长生,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与此同时,周围还有战鼓声传来。

  回头一看,竟然是无启族的将士,无启族是反对九天境的一个族类,族人们全都是巨人,当年不争和无启族有过一场恶战,好几次她都差点没命,可那一次,她的敌人只有七个无启族人,现在向她冲来的,居然足足有一万人!

  不争不寒而栗,一面是无数敌人,一面是即将活活痛死的长生,她无措的站在原地,不停喃喃,“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可以帮你,我是这里的神,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和她,都不会再有危险。”

  不争猛地抬头,她惊喜的问道:“真的?!那你要如何才能帮我?”

  “把百转琉璃灯给我,即可。”

  这就是凌虚子的杀梦,明明是漏洞百出的梦境,可入梦的人却无论如何都走不出来,只能在梦境里不断流连,最后死在自己的心魔之下。

  前面的几句试探已经证明於陵不争深陷进了他的杀梦里,可在他说出要灯这句话以后,於陵不争的神情突然僵住了。

  “不行,我不能把灯给你。”

  凌虚子心里一沉,以为她破解了自己的杀梦,可再等待一息,他发现於陵不争还好好地待在梦里,没有要破梦的意思。

  凌虚子明白了,是因为她平时就谨记着不能把灯送给他人,所以即使在杀梦里,她也记着这一点。

  这样想着,凌虚子再度开口,加强对不争的暗示,“可是你再不把灯拿出来,她就要死了,你也活不下去。”

  不争极度挣扎的看了一眼长生,她虚弱的躺在地上,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她,不争的眼泪潸然流下,她把手放在仙罩上,痛苦的看着长生,半响,她闭了闭眼,对里面的长生说道:“长生,我……我陪你一起,好不好?”

  宁愿一起死也不愿意把灯拿出来?!

  凌虚子满含怒意的睁开眼,此时,他面前就是正在沉睡的不争,他怒气冲冲的开口,“无论如何都不把灯拿出来,还真是冥顽不灵!”

  天帝和千妙都在他身边,给他护法,闻言,天帝叹息,“不如就这么算了吧。”连杀梦都试过了,这是唯一一种能让於陵不争被迫主动的方法,连这个都不行,那就真没有什么办法了。

  熟料,一旁的千妙突然开口,“杀了她。”

  天帝和凌虚子均是一惊,“什么?”

  千妙抬起眼皮,再度重复,“杀了她,用收魂盅收揽她的魂魄,既然琉璃灯就在她的魂魄里,那我们就想尽办法打碎她的魂魄,把灯拿出来。”

  天帝只惊了一瞬,然后就开始思索千妙的提议,“然而有琉璃灯护着,於陵不争的魂魄是打不碎的啊。”

  “那也比现在要容易一点,魂魄打不碎,至少能分离,父皇,分出她的三魂七魄,只要找到琉璃灯究竟在哪一魂、哪一魄里,再打碎,不就很容易能做到了么。”

  凌虚子盯着神色淡然的千妙,表情一会儿变得震惊一会儿变得了然,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看不清於陵不争和长生的命格了,因为,他就是杀了她们的人。

  他的视线转移到阵法中心的於陵不争,她在这,那长生仙子,约莫很快也就到了吧。

  让不争在杀梦里交出灯很难,可要让她交出自己的命,那就太容易了,知道长生命不久矣、而她又没法救她以后,她就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意志,凌虚子只是小小的推动了一把,就让她主动在婆娑金钟罩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杀梦的主人死去,杀梦会立即破碎,杀梦破碎的同时,於陵不云、裳、小、筑争才明白自己是落入了他们的圈套,她的灵魂飞速弹出,想要离开这里,但千妙的动作比她更快一步,她打开收魂盅,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的灵魂收了进去。

  看着收魂盅里发着淡淡白色光芒的神魂,千妙微微一笑,“在这九天境里,最擅长分离魂魄的还是玄渊真尊,便由玄渊真尊来分离她的魂魄吧。也不枉他们缘分一场。”

  不争生机消失的瞬间,长生终于破门而出,可刚踏出家门,她就心神剧痛、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长生无力的跪在地上,缓了两秒,她才明白刚刚的异变是什么。

  爱人死去,血契反噬,寒心彻骨之痛,当为心死之痛。

  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长生勉强的想站起来,可血契的反噬让她丧失了所有力气,只是站了一下,她就又跪摔在地上,这一摔,好像把她的情绪和心神摔了回来,她再度颤抖着站起来,向前踉跄两步,她嘴里喃喃着,“不可能,我这就去找你,阿争,等着我,你等一等……”

  她飞身掠向不争气息消失的地方,此时千妙已经带着不争的灵魂离开了,如今留在这里的,只有天帝和凌虚子。

  安静的室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宫殿大门被银霜剑一剑劈开,连带着整个宫殿都地动山摇起来,长生跟疯了一样来到内殿,天帝身边的侍从惊惶赶出,十几人一起上,想要拦下她,却被她一道剑气猛然挥开。她一点都没有保留,受了她剑气的侍从连惊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猝然倒地,而且是死不瞑目。

  天帝和凌虚子急急出来,只见长生如十八层地狱里逃出的修罗恶鬼一般,她提着剑,纵身冲向天帝,“阿争在哪?!”

  天帝一惊,下意识的祭出护身法器抵挡,但他的护身法器只受了长生一剑就出现了裂缝,紧接着她击碎那道裂缝,在天帝还没看清的时候,长生就已经来到了他眼前,她狠狠的掐住天帝的脖子,银霜剑抵在他的胸口上,她一字一顿,看着已然陷入疯魔,“把阿争还给我!!!”

  天帝的声音如同破风箱,他艰难开口,“她在、在里面……”

  天帝以为她要去里面,就会松开自己,可她没有,她带着天帝一起来到内室,看清地上躺着的人,长生浑身一震,呆呆的看着没有生气、宛如安睡的不争,她一动不动,比地上的不争更像尸体。

  凌虚子察觉到她身上暴涨的杀意,立刻开始设立杀梦阵法,此时此刻的长生陷入了疯魔状态,要是跟她打起来,凌虚子也不一定能赢,不过这样的她,是最容易被引入杀梦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