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12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俯视着呆呆坐在地上的长生,姒颜叹了一声,走过去,把她扶起来,“我把她送去琉璃谷了,她是神的身体,放在魔界会被源源不断的魔气腐蚀殆尽,放在琉璃谷,才是最好的保存之地。”

  琉璃谷就是琉璃神族的曾经的居所,只有本族人才能进去,外族人要想进,也得被本族人带进去,琉璃神族湮灭两千年,琉璃谷就关闭了两千年,不争只算半个琉璃神族的人,连她都打不开琉璃谷,更遑论别人。

  可姒颜能打开……

  望着长生黑白分明的眸子,姒颜依旧是那副唯我独尊的模样,“怎么,没见过堕魔的神仙?”

  长生很实诚的摇头,“没见过。”

  姒颜轻笑一声,“那现在你见过了,而且,很快你自己也是了。”

  回到长生醒来的那个房间里,她们坐在圆桌边上,姒颜给她倒了一杯茶,“你这一睡就是一个月,如今九天境已经改朝换代了。太女登基,先天帝葬在昆仑之北,其他神仙还是各司其职,而对于你和於陵不争,九天境的所有神仙,连个屁都不敢放。”

  长生面无表情的听着。

  “行,我也不说他们了,说说你吧,你现在又回到了小神草那时候的状态,不过比那时候还惨点,现在你身上的灵气和灵力都几近于无,要想积攒,还要费一番功夫,你要修魔,我也不拦着,你就在这里修炼吧,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听着关于自己的事,长生依然是面无表情,姒颜观察着她的神色,发现自己不管说什么,长生都是一副麻木不仁的样子,她寻思着,这是受刺激太大了,哀莫大于心死,短时间内,她肯定缓不过来。

  可是,不应该啊,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不是去把於陵不争的魂魄夺回来吗?怎么看着跟死了老婆似的。

  姒颜纳罕开口,“喂,你不会以为,於陵不争是真死了吧?”

  听到这句话,长生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点光彩,她愣愣抬头,“你什么意思?”

  得,看来还真不知道。姒颜细心的为她解释着,“琉璃灯护主,只要琉璃灯在,她的魂魄就永远都不会散,千妙他们当初设计抓捕她,就是为了灯,现在她的魂魄肯定就在千妙他们手里,为了拿灯,他们会一直关着她的魂魄,想尽办法把灯拿出来。可是灯在,她的魂魄就不会有任何事,所以这是个死循环,他们就算把於陵不争的魂魄关上一万年,他们也拿不到灯。”

  说着,姒颜摸摸下巴,“不过我琢磨着,现在先天帝死了,千妙也就不是那么想要灯了,她关着魂魄,估计是不想让她去轮回重生,毕竟带着灯的轮回,早晚有一天她还会回到九天境,到时候琉璃灯把当初的记忆一还给她,呵呵,那就有千妙受的了。”

  她说了那么多,都没说到重点上,长生怔愣了半天,猛地站起来,“阿争还活着吗?!”

  姒颜被她吓一跳,她赶紧把她拉着坐下来,“某种意义上讲她确实是死了,不过如果能把她的魂魄夺回来,那她就还能再活过来。”

  长生死死盯着姒颜,“你没骗我?”

  姒颜轻笑,“我骗你干什么,总之,你加油修炼,以你一人之力,哪怕你就是修成第二个魔神,你去攻打九天境,也只能是个有去无回,不过,好在你还算幸运,我运筹帷幄了那么多年,为的就是一个目标——重组九天境,把那些老不死的、为害一方的神仙都杀了,替我的族人、也替那些曾经受到他们迫害的生灵报仇。”

  “我进攻九天境的那天,就是你出关的那天,如何?”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长生,长生沉吟,“到底是什么时候。”

  姒颜微笑,“十三年后,只是十三年而已,你应该还能等吧。况且你是令月神草,修炼的速度和旁人不一样,十三年的时间,你应该可以独当一面了。”

  十三年,确实不是个很长的时间,可她等得起,不争等得起吗?

  看她眉头一皱,姒颜就知道她又要不同意,她按住长生,严肃开口,“你不是不死鸟,命只有一条,於陵不争死了,是因为有琉璃灯才能侥幸捡回一个可能复活的机会,可你要是死了,那就是彻彻底底的死了,再也救不回来。这世上像你一样爱她的人还有么?如果有的话,那你就自己去吧,不自量力的去吧,反正你死了,还会有其他人像你一样不要命的去救她。”

  长生抿唇,良久,她点了点头,“好,十三年。十三年后,不管你的计划筹备如何了,我都要杀回九天境去!”

  姒颜微微勾唇,神色中有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严,“自然,本君从不食言。”

  从长生的房间里出来,魅魔已经在门外等候很久了,姒颜向外走去,她一声不吭的跟上,直到远离了这处偏殿,姒颜才低沉开口:“封结界,派魑魅魍魉时刻看着她。”

  魅魔有些担忧,“魔君,长生大人虽然抽了仙骨,可她之前已经隐隐有了上神的实力,如今重新修魔,有了底子,定会比之前修炼的更快,十三年的时间,能瞒得住她吗?”

  她更想问,要是瞒不住,那控制的住她吗?

  姒颜也担忧这个问题,她只能凭自己对长生的了解去做,“只要给了长生一个准确的目标,她就会一直朝着那个目标前行,在时间到来之前,她都不会起疑的。”而在时间到来之后,一切尘埃落定,即使她发现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魅魔不解,“既然长生大人如此强大,我们为何不借用她的力量?”

  姒颜脚步顿住,她冰冷的视线落在魅魔身上,刚一触及姒颜的目光,魅魔就本能般的跪了下去,“魔君饶命!”

  “十年时间,就算她是令月神草,你觉得她又能修炼成几何?”

  姒颜的声音如同死神降临,魅魔抖如糠筛,“是属下逾距了,请魔君息怒!”

  “这些年我把魔界治理的烟火气息太过,你们就觉得本君是个绣花枕头了?别忘了,本君是如何踏着前人的尸骨,一步一步走上了这个位置,如今本君大仇即将得报,魅魔,你可别来坏本君的好兴致。”

  说完这些,姒颜连一个眼神都没给魅魔,她向前继续走去,而魅魔跪在地上,直到姒颜释放的威压渐渐远离,她才虚脱般瘫倒下去。

  ……

  当年琉璃神族全族湮灭,理由竟是要做逆天改命的祭品。天帝昏庸,听了凌虚子的话便深深当真,为救爱妻他枉顾所有人的性命,那时候的姒颜,还是琉璃神族的下一任圣女,她是族长的女儿,族长提前得知琉璃神族即将落下灭顶之灾,于是他连夜把自己女儿送了出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