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16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后山豺狼虎豹都有,永嘉派把后山当成天然的屏障,同时也会派年龄大的弟子过去历练,普通人要是去了,哪怕能回来,也得没半条命,公仪筠没有生死概念,她只知道后山很可怕,而她想看卢文心吓得屁股尿流的样子,才会这样对她说。

  其实以公仪筠的年纪,她是不能去后山的,可卢文心又不知道规矩,况且,哪怕她知道了规矩,她也会一声不吭的答应下来。

  卢文心傻傻的来到后山,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瀑布,等天擦黑的时候,她害怕了,想要回去,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后山上吃人的野兽无数,卢文心在后山生活的有多艰难,已是不言而喻,总之,等到下一批历练的弟子过来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虚弱的躺在地上,啃了两天的草。

  那些弟子把她带出来,后山管事看有个普通人进来了,而且还是经常来送布的卢文心,二话不说,先劈头盖脸把她骂了一顿,他骂的难听,却从来不想一想老实巴交的卢文心为什么要进后山。

  回到家里,卢文心立刻发了一场高热,急的她父母不行,请了两三个大夫来都不见好,最后实在没办法,她爹去永嘉派门口磕了几个头,请来一位丹修,说是丹修,其实就是个刚入门的炼丹师,放在大宗门里连外门弟子都不如,可在地方小的永嘉派,就算是大师了。

  这位丹修来看,看了半天其实什么名堂都没看出来,可他拿出丹药之后,发现吃了丹药的卢文心病情更严重了,他心有疑惑,觉得这是体质相克的症状,可卢文心不是普通人吗?连体质都没有,何来体质相克这一说。

  拿来测验灵根的仙石,这一测可不得了,卢文心竟然变成了变异风灵根!

  这样的体质连大宗门都没有几个,永嘉山竟然能出一个,已经足够掌门做梦都能笑醒了,她被连夜带到了永嘉派,上好的丹药不要命的往她房里送,没过多久,她就好了,再之后,她就被记成了掌门的内门弟子,也是够巧,正好就在公仪筠下面。

  原先公仪筠是宠爱万千的小师妹,如今卢文心变成了小师妹,而且灵根压了公仪筠不止一头,公仪筠无法接受一个织布娘变成了自己的师妹,还变得比自己厉害这个事实,她偷偷去查为什么卢文心能一跃得到风灵根,查到之后,公仪筠差点掀了整个屋子。

  想要改变普通人的资质,除了用各种名贵丹药天天养着以外,就是吃一种叫做玉炼草的东西。

  玉炼草五百年长成一株,它的长相与普通杂草一般无二,只有分神期以上的老祖才能看出不同,永嘉派修为最高的掌门才是出窍期,难怪一直没人知道这件事。那根玉炼草也不知道在后山长了多少年,最后竟被卢文心稀里糊涂的吃了下去!

  公仪筠恨到不行,她觉得是卢文心抢了她的机缘,如果不是她去后山找剑穗,那玉炼草就该是她的了!

  这话说的奇怪,她根本就没丢剑穗,就算卢文心没去后山,她也不可能瞎猫碰上死耗子、得到那株玉炼草,可小公主脾气一犯,公仪筠哪还管别的,总之,她是把卢文心彻底恨上了。

  即使有上好的灵根,可卢文心拜入永嘉派的时候已经十四岁了,她比别人晚修炼十年,加上公仪筠一直不放过她,她修炼的磕磕绊绊,速度虽然快,但还是赶不上前面的师兄师姐们。

  永嘉山到底是个小地方,天高皇帝远,掌门就是这里的权力中心云A裳A小A筑,大长老则是除了掌门以外地位最高的人,公仪筠讨厌她,别人就不敢和她交好,是以,卢文心在永嘉派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

  没当小师妹以前,卢文心偶尔被欺负,当了小师妹,卢文心是天天被欺负,而且日益的变本加厉。她爹娘不知道这些,还以为女儿当上了仙人,过上了极好的日子,有一回她爹想来看望女儿,可刚来到山门口,就被公仪筠的跟班一脚踹下了山,腿骨折了,在床上躺了半年才好。

  家里有这样的变故,掌门却不许她去看,说什么修仙之人要脱离凡世,所谓父母,也要放在心外。

  什么脱离凡世,不过是掌门想要包庇公仪筠,才不让她下山去听她爹娘倒苦水。

  这些内里的弯弯绕,她是一概不知情。现在的她就想好好修炼,早日追上师兄师姐的进度。

  树欲静而风不止,公仪筠每天以师姐的名义苛责对待卢文心,让她干这干那,有时掌门给了她什么好东西,公仪筠说都不说,就直接拿走。十六岁的时候,年纪大的弟子要去历练了,公仪筠非要带上卢文心,她是想趁着历练危险,干脆让卢文心死在外面。

  有大长老帮着求情,掌门松了口,卢文心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刚来到一个镇子,就遇上了一只六百年修为的蛇妖,跟蛇妖打斗的过程中,这些弟子死伤惨重,不过蛇妖也没讨到好,它遍体鳞伤,眼看着已经是强弩之末。

  来的弟子十二人,最后就剩了三个,其中一个是最厉害的大师兄,剩下两个就是卢文心和公仪筠,卢文心能活下来是因为命好,公仪筠能活下来则是因为她怕死,一直都躲在最后面。

  蛇妖马上就要倒地的时候,它突然奋力发出最后一击,这时它盯上了离自己最近的公仪筠,原本公仪筠看它要死了,才兴冲冲的走上前来,想要得到蛇妖的那枚妖丹,见蛇妖临死也要拉着自己,她情急之下,连忙闪躲,最后用身受重伤、不如平时灵敏的大师兄当了肉盾。

  大师兄和蛇妖同归于尽,公仪筠看着死去的蛇妖,以及早就中了蛇毒失去意识的卢文心,突然心上一计。

  她没有任由卢文心死于毒发,而是好心的给她治好伤,然后把她带回了永嘉山。

  卢文心被她感动的不行,可刚回到永嘉山,见到掌门,公仪筠就扑通一声跪下,声泪俱下的诉说这趟历练如何凶险,她把最后杀死蛇妖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然后又把大师兄的死归结在卢文心身上。

  卢文心大喊冤枉,可公仪筠指着她说她之前中了蛇毒,现在却好全了,众所周知,蛇妖的毒除了八阶炼丹师能治,其他的治疗方法就只有吃下蛇妖的妖丹,她先害死大师兄,后偷吃妖丹,实在是居心叵测。

  掌门一探她的脉象,果然诊出了妖丹气息,掌门震怒,把她带到大殿上审问,她百口莫辩,公仪筠其实只喂了她一点点的妖丹,足够给她解毒而已,真正的妖丹还是在她手里。

  这么一做,她既能除掉自己的眼中钉,还能把妖丹据为己有,实在划算。

  临阵脱逃、害死同门,为解蛇毒、偷吃妖丹。这些都是大罪,掌门一下子失去了那么多弟子,本就在气头上,正好公仪筠把卢文心送了过来。掌门废了她的修为和灵根,把她关到后山的囚室里,不给任何的吃食,竟是想要活活的饿死她。

  卢文心日夜拍打囚室的门,说自己是冤枉的,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或者说,没有一个人想要相信她,难道他们要为了一个曾经是织布娘的师妹,而去得罪大长老吗?

  想想也不可能。

  卢文心还在炼气期,没有辟谷,只熬了六天就再也熬不下去了,她在囚室里死不瞑目,外面,公仪筠怕她父母有一天会来闹事,然后把卢文心这个名字再度提起来,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外人的名义把那对夫妻引到深山里,杀了一个干净,后又把尸体抛到深坑里,让他们的尸首被野兽啃食。

  谁也不知道公仪筠做过的这些事,后来,她用妖丹换来了许多名贵的丹药,在这些丹药的作用下,她的修为日益增进,甚至还有机会去了一趟大宗门,大长老在大宗门里给她找了一门亲事,嫁给大宗门的外门弟子,也能得到许多上好的资源。偶尔的时候,她会把一些自己用不到的、或者资质差的东西送回永嘉派,得到她的馈赠,永嘉派上上下下都对她赞口不已,觉得她真是一个活神仙。

  公仪筠越来越平步青云,而卢文心和她父母的尸骨,却依旧在冰冷的寒风里哭泣着。

  回忆完毕,长生缓缓睁眼,看着旁边被定格的一群人,她不明不白的笑了笑,“有意思。”

  系统看着她的笑容,觉得不太对劲,“这就是原主的人生了,你过来的时间,就是公仪筠把你带回来,说你害死了大师兄这天,掌门他正在问你话,你机灵着点回答啊。我不能再干涉这个世界了,再干涉要出大事的,所以,接下来就靠你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