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20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龄栩管的是库房,他修为不是很高,筑基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了,看着就显老了些。昨天他就听师父说,听冰真人在外面捡了个徒弟回来,徒弟长得貌美如花,就是一直在睡觉,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婴梁宗重规矩,小辈第一次见到长辈,都要行大礼,虽然长生进婴梁宗的时间还没超过两天,可龄栩见到她,就得先磕个头。

  磕完头,也不用长生叫他起来,他自己就站起来了,这么一看长生的长相,他觉得师父说的没错,的确貌美如花。不过听冰真人也挺有意思的啊,选山头的时候选了一个最天寒地冻的,连选徒弟也是按这个审美走,要不是他从没见过这位师叔,他都要以为长生是对他有意见了。

  长生的确对他有意见,这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喊她师叔,而且喊完了也不走,就这么傻呵呵的对她笑,是想找揍吗?

  龄栩只当长生天生是个冷面人,他笑道:“师叔初来乍到,弟子本该领着师叔在这婴梁山里好好转上一转,不过弟子还有要事在身,今日不得空,就只能得罪了。对了,师叔,弟子是安雪峰的库房管事,不住在安雪峰里,住在主峰,每逢一、四、七,弟子都会来安雪峰上清点库房,师叔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就是了。”

  哦,不是住这的啊。

  长生对他的意见小了一些,她微微点头,“知道了。”

  龄栩再度笑起来,他鞠躬作揖,便要后退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他想起还不知道长生叫什么,就问了一句,“不知师叔名讳……?”

  弟子都是按辈分排的,长生是宗主这一辈,应该随玉字辈,可不争没给她起名,于是,长生就把自己的本名告诉了他,“长生。”

  龄栩大加赞赏,“好名字,长生师叔果然受真人器重。”

  既然长生说了自己的名字,他当然也要把自己的名字告知,说起自己的名字,龄栩面上还带出了几分荣幸之色,“弟子名叫龄栩,这是师父给我取的,师叔以后直接唤我名字即可。”

  一听这名,长生就觉得特别不爽,十分想揍人,连带着龄栩那老实巴交的长相都变得面目可憎了,长生皱眉,“改了。”

  龄栩一愣,“啊?改什么?”

  长生阴沉着脸,“名字。”

  龄栩:“……”

  他并不想改,可看着长生师叔的表情,龄栩总有一种自己要是不改名,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的感觉= =

作者有话要说:  长生:是的呢,所以赶快改:)

  第87章 师妹冤当替死鬼(3)

  龄栩不知所措了半天, 终于, 听冰真人赶过来救他了。

  当然, 这是龄栩一厢情愿的想法。其实不争是来找长生的, 远远的她看见长生和龄栩站在一起,顿时加快脚步, 来到长生面前以后,她不着痕迹的挡住了长生视线里的龄栩, 然后对她笑笑, “聊什么呢?”

  长生没有回答, 龄栩微微低头,他语气里含着不解和委屈:“长生师叔说是让弟子改名。”

  不争一愣, “好好的, 改什么名字?”

  龄栩也是这么想的,他这名字都叫了小一百年了,长生初来乍到就要他改名, 不会是想借改名的名头给他来下马威吧?

  这也犯不上啊,长生是师叔, 和他这个排行第七的宗主徒弟能有什么牵扯。

  长生盯着龄栩, 不容置喙道:“难听, 改。”

  不争的神情更错愕了,现在长生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不仅仅是没什么喜欢的,就连讨厌的都很少,龄栩这名字怎么会引起她这么大反感, 听着不顺耳也应该有个理……等等,她明白了。

  不争点头,“是不好听,龄栩,你回去让宗主再给你重新起个名字,起个笔画少一些的,栩这个字,笔画太多了。你不是一直想要渡冰辄听心法么,等你改完名字再过来,我送你一套。”

  渡冰辄听心法是听冰真人自创的一套无上心法,最适云*裳*小*筑合水灵根的人修炼,修炼效果事半功倍,龄栩想要很久了,可他不是听冰真人的徒弟,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现在真人说了要主动送给他,别说是改名了,就是让他改姓,他也乐意!

  龄栩高高兴兴的下山去找他师父改名字去了,等他离开,不争才转过身,继续看向长生,眼里有着期待的光芒,“我让他改名了。”

  言下之意是,我帮你做了你想做的事,你不夸夸我吗?

  长生懂她的意思,可她不想夸,没来由的,在她心里,听冰和骗子这两个字画了等号,不管她说什么,她都觉得她是想骗自己。

  “哦,”单薄的说了一个音,不争眼里的光芒肉眼可见的没落下去,长生默了默,又补充一句,“我饿了。”

  不争轻轻眨眼,她穿着一身没有任何修饰物的白色衣衫,站在这冰天雪地里,也是一个冰清玉洁的美人,美人爱笑,给这冬景添了许多姿色。

  不是夸奖,也不是温柔的话语,只是一句饿了,就能让不争特别高兴,只要长生还愿意跟她说话,她就很开心了。

  安雪峰上有一条活水,即使天寒地冻,水流也照样湍急,平日这水没人看管,也没人取用,就这么荒废着,白白都流到了山下的江河里。

  山泉甘甜,却也冷冽,不争带着长生来到这活水的上游,她用法术在河岸边上生起一个火堆,然后又折了几根干透的松枝过来,削成合适的鱼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