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21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我辟谷多年,山上没有什么吃食,这顿就先凑合着吧,晚上我让弟子送些新鲜蔬菜瓜果,到时候我再给你做,好不好?”

  长生端坐在火堆旁边,她不答反问,“那现在要吃什么?”

  不争对她笑笑,然后走到水流旁边,伸手进去,不一会儿就抓上一条肥美的河鱼,“吃烤鱼。”

  长生看看她手里那条还在不断拍打的肥鱼,半响之后,她又收回视线,“那我就等着了。”

  “嗯嗯,很快就好了。”

  坐在雪地里吃现抓现杀的烤鱼,凛冽的寒风和热乎乎的鱼香混合在一起,也是别有一番滋味。不争烤了两条鱼以后,又设了一个小阵法,抓到一只笨蛋松鸡,两人合作,没多久就把这只养好秋膘的烤松鸡给吃光了。

  喂饱肚子,长生拿着一根鱼叉晃水玩,感受着湍急的水流想要带走这根鱼叉的微弱力度,长生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就好像河底有鱼再跟她较劲一样,嗯,也不知道那群傻鱼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出来的莫名其妙,长生自己都没注意到这一点,不争却看到了,她的视线从长生一闪而过的笑颜上移过,然后扫向旁边已经熄灭的火堆和吃剩的鸡骨头鱼骨头。

  ……果然,能感化长生的还是她最爱的烤鱼啊。

  发现自己在长生心里的地位比烤鱼要低,不争突然觉得有点扎心= =

  这边两人气氛良好,那边龄栩火急火燎回到主峰,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师父改名,听说了改名的来龙去脉,宗主和龄栩的想法一样,该不会是刚进门就想立规矩吧,还没正式当上听冰真人的弟子呢,就摆出这样的架势,要是真当上了,那还得了?!

  然而再一听说,如果改名,听冰真人就要把自己独创的秘密心法送给龄栩,宗主沉吟片刻,严肃开口,“改名也好,师叔有令,为师也要遵从,既如此,从今日起,你就改名叫龄羽吧!”

  要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什么样的师父,教出来的就是什么样的徒弟= =

  随口就把七徒弟的名给改了,改完以后看徒弟还不动,他只好亲自催促,“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真人那里道谢?!”顺便再把心法拿回来。

  龄羽抱着自己新鲜出炉的名字连忙往外走,宗主又叫他,“等等,记得跟真人说一声,新弟子是要来为师这里登记、点一盏本命灯的,师叔不记得这些琐事,你要提醒她。”

  龄羽记下,没多久就把宗主的口信带到了,不争一想,总这么遮掩着的确不好,于是下午就带着长生出发,去了主峰。

  听说听冰真人要带着新徒弟过来了,宗主立刻换了一身衣服,确定自己从头到脚都保持着作为宗主的威严,没有露怯以后,他才端坐在宗主之位上,等着听冰真人上门。

  宗主这么做,就是想给长生一个下马威,刚来就利用听冰真人对她的宠爱强行给师侄改名,如果不用宗主的威严压一压她,那她日后岂不是要上房揭瓦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着如花朵一般娇弱的女子可能是个杀人狂魔,长相一脸浩然正气的修士也可能是个邪修,活了这些年,宗主最大的人生心得就是,不要以貌取人。

  原主的长相虽然算不上娇花,但也比较文弱,然而现在她在宗主眼里,就是那不可貌相的大尾巴狼,只要他瞪大眼睛,总能把她的尾巴给揪出来。

  不争不知道宗主已经把长生警惕上了,带长生来主峰的路上,她一直叮嘱着长生,“不能动手,知道吗?”

  长生被她念得烦了,就回了一句,“我都没有武器,还怎么动手。”

  ……有武器你就打算动手了吗?!

  不争默了默,继续说道:“宗主为人正派,是个好人。婴梁宗在他的带领下欣欣向荣,原本婴梁宗在七宗里排行第六,宗主上任以后,就变成了第三,可见宗主多么勤勉。”

  她的言外之意是,宗主真的很棒很厉害,就算他把你惹毛了,你也不要杀他好不好。

  ……

  长生瞥向不争,“排行上升就算他勤勉了?这也不能证明是他兢兢业业才把排名提上去的,说不定他散播了其他宗门的谣言,让他们的名誉一落千丈,这样婴梁宗的排名不也能上去么。”

  “……不可能,宗主不是那样的人。”不争小声反驳。

  “人心隔肚皮,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不争沉默了,是啊,人心隔肚皮,谁也不能看清别人的心里是如何想的。

  长生还不放过这个话题,她讽刺的笑了一声,“系统还说你是来帮我的,就你这个天真的想法,你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吧?”

  “我的想法很天真?”

  长生回答的十分笃定,“你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难道不天真么?”

  不争垂着眼眸,她走在上山的阶梯上,一步一个脚印,声音有些小:“我以前也不这样的。”

  长生没回应她,她就自顾自的说着,“以前我谁都不相信,谁都不喜欢。可是后来有个人,她一头就扎进了我的怀里,把我当做唯一的珍宝那样仰望着、亲近着、喜爱着,她从来不管我是什么样的人,她就是那样,轻易的信任了我。”

  想起过去的那段往事,不争轻轻笑了笑,“从那以后,我就觉得,能轻易的信任一个人也不错。”

  即使后来,她被自小养大她的玄渊真尊骗进了杀梦里,又被千妙关在收魂盅里十年之久,她也没改变这种想法。

  因为长生一个人给她的爱,胜得过全世界给她的伤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