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29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不争笑了,似乎对她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感到很好笑,“就是你啊。”

  她回答的那么快速、坚定,就好像是本能一样,长生内心深处的一根弦被拨动了一下,她垂下眼睛,细细品着这样的滋味,她突然觉得,这滋味不陌生,好像已经品尝过千百遍一般。

  “那你还喜欢什么?”

  “这可就太多了,”不争托着下巴,细数起来,“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叶一露、一云一雾、一山一川。”

  “只要是和你一起走过的地方、一起见过的物件,我就都喜欢。”

  长生有些愣,她转过头,看了一遍不争刚刚说过的那些,她的视线从草木生灵上扫过,却没有不争说的那种感觉,她很努力的去看它们,想要找到相同的感觉,可不管怎么看,她都对它们没有丝毫的感觉,她好像体会不到生命的意义。

  盯着脚边的一株草发愣,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她被不争晃了一下,她抬起头,不争惊慌的看着她,“长生,你哭什么?”

  长生都不知道自己哭了,她抬起手,摸到脸上的水迹,她看着不争的眼睛,过了好久,才慢吞吞的回答道:“我……想喜欢它们,可是我不会。”

  因为失去了爱人,所以就失去了会爱的能力。

  对长生来说,不争是一切,没了不争,她就一无所有了。世界在她眼里褪色,万物在她心中死去,连她自己,也被多如牛毛的仇恨丝线缚成了一个巨大的茧,破不开、出不来,一日一日的,憋闷在里面,她想发泄,可她连怎么发泄都忘了,只能用手里的剑,用剑刃上滑过的炽热血液来体味这稍纵即逝的生命温度。

  她的记忆被系统封住,所以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意思,反应过来以后,她也是一头雾水。

  但是,不争听懂了。

  她低下头,把自己的表情藏了起来,长生看不到她的脸,却能从她捏到发白的指尖看出她的情绪,不争紧紧攥着自己的衣服,云锦织成的布料十分结实,放上千年都不会损坏、也不会发皱,可被不争这么一攥,这衣服就毁了,再也恢复不了原来的模样。

  长生好像能从她身上看到化成实质的悲苦,她的心底又是一颤,她伸出手,想让她把头抬起来,可不等她挨到不争,不争就自己抬起了头。

  她好像知道自己情绪不对,脸色不太好看,于是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怎么像笑的笑容,“喜欢我么?”

  认真思考两秒,长生点点头。跟她在一起,她能平静下来,而且觉得日子有了过头,这应该就是喜欢吧。

  不争脸上的笑容真切了些,“那就够了,不用去喜欢别的东西,也不要听我的话,是我错了,我只是希望你喜欢它们,却不希望你为了喜欢它们而把自己弄得难过。在我心里,我最喜欢的是你,其他的都不重要。就做你最想做的事就好,不要迎合我,知道吗?”

  长生有些犹豫,这样的她倒是有几分以前的样子了。

  “可我想做的事,你都不喜欢。”

  不争的声音立刻高了八度,“我喜欢!”

  她自打脸道:“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喜欢,杀人也好,灭门也罢,只要是你想做的,那就去做。我要的,就是你活得顺心遂意,再也不去看人脸色、再也不用小心翼翼。”

  她费尽心思是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让长生过得舒心吗?既然对她来说舒心的方法是杀人,那就去杀啊!她再也不想看长生哭、再也不想看长生难过了。

  不争现在的想法就是典型的暴君思维,留下心理阴影的人,不止长生一个,还有她。她毕生的噩梦始于她死去的那天,终于第二次神魔大战的那天,从那天开始,噩梦结束了,而她的世界、也彻彻底底变成了阿鼻地狱。

  要是长生真开始随心所欲的过日子,那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好在她们之间,还有一个清醒的存在。

  系统在长生脑海里土拨鼠尖叫,“不行!!!不许杀人!不许灭门!你要是把这个世界毁了,你知道重启它需要我多少能量吗?!我攒了多久才有这么一点啊!不许杀人!!”

  虽说那些能量都不是它自己攒的吧……

  但那也是辛辛苦苦得来的宝贵资源啊!送长生下来一趟,还得搭上那么多能量,它亏不亏?

  长生被它吵得头疼,可她又拿它没办法,只好连连答应,“我知道了,知道了!别叫了!”

  这些话她喊了出来,不争愣了一下,然后了然的看向她,“系统?”

  长生不爽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它就是这个样子,你多担待一些吧。”不争的声音很温柔,安抚了长生焦躁的心情。

  但长生的脸还是有些臭,“怎么才能把它从我脑子里赶出去?”

  这……一时半会儿还没法做到,不争安慰她,“等离开这个世界,你就可以让它出去了,现在还不行,离开这个世界,还需要它来帮忙。”

  长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不争轻笑,“真乖。”

  说完,她在长生的眉心落下一吻,繁杂的记忆碎片突然袭来,长生的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系统发现封印不稳,赶紧一屁股坐在封印上,把蠢蠢欲动的封印又按牢了。

  ……

  当晚,两人来到下一个村镇,在村子里唯一的客栈落脚,她们还是住在一起,外人也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