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_第238章

书名: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 完结+番外   作者: 思镜渠   

  他们本以为,既然她的灵魂不完整,那琉璃灯就成了无主之物,他们自然可以击碎她的魂魄,拿出琉璃灯,可谁也没想到,哪怕只是一个残魂,琉璃灯也要认她为主。

  这一点凌虚子也不懂,按理说魂魄分离没多久就会散,可於陵不争太特殊了,所有已知的道理都不能用在她身上,说不定她那一魄还好好的,正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游荡呢。

  又看了一会儿收魂盅,千妙把它放回去,然后转过身,看向凌虚子,“道人,十年前朕求您解惑,您帮了朕。朕今天还想再求道人解一次惑,如何?”

  千妙早就不是十年前青涩的太女了,如今她是天帝,她的命令,凌虚子不想听也要听。

  凌虚子微微一笑,“陛下但说无妨。”

  “这场仗,朕能赢吗?”

  她问的是她能不能赢,而不是九天境能不能赢,看来每个人在坐到上位者这个位子以后,都有怕死的通病,而且她也知道,长生卷土重来,不止是为了拿回於陵不争的魂魄,也是为了报仇。

  凌虚子脸上还挂着虚伪的笑,不过他停顿了几息,然后才缓慢的回答:“贫道,不知。”

  千妙蹙眉,“为何不知?”

  “因为这场仗的结局,也是贫道自己的结局,所以,贫道看不清。”

  千妙定定的看了他两秒,然后轻轻点头,“朕明白了,下去吧。”

  凌虚子一扫拂尘,微微躬身,“是。”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可五任天子过去了,凌虚子这个臣还在,他从内室走出来,抬头看了一眼万里无云的天上天。

  自从十年前,千妙把还留有一口气的长生扔下归墟开始,他就有了心慌的毛病,他总有一种感觉,天上天是觉得他活的太久、活的太好,所以想要收回他这恩赐一般的神仙人生了。

  ……

  穿过归墟之后,长生没有按照其他魔族定下的进攻路线前进,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天帝宫。

  天帝宫在九天境深处,离归墟远的很,她走了一路,也就杀了一路,路上凡是有敢挡她路的人,她都会毫不客气的砍下对方的头颅。

  她现在用不了金龙鱼的威力,可金龙鱼能自主的释放出神器的威压,让前方的神仙近不了长生的身。

  好好一柄神剑,终归是被她变成了一柄魔剑。

  过去的长生会心疼它,可现在的长生连自己都不会心疼了,更何况去心疼金龙鱼,她不要命的杀在前方,身后的魔族跟着她,竟也走出了一条快捷的血路。

  长生不是无敌的,前面的神仙将士都是小兵,她自然杀的不费力气,可越到后面,敌人越强劲,越离天帝宫近,她向前走的每一步就越艰难。

  长生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她一定要去天帝宫,拿回不争的魂魄,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即使敌人的心头血溅到了她的脸上,她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她就这么血腥的向前走着,好似一台人形绞肉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身后的魔族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多少将士都死了,他们的尸体层层垒叠,放眼望去,九天境上没有其他的,全都是尸体。

  战神在前线牺牲的消息传来,千妙终于坐不住了,敌人太了解他们,这场战争来得太快,几乎都没费什么功夫,他们好像就要输了。千妙穿上天帝的铠甲,她站在外殿之上,手握她父亲的本命法器,从她登基的那天开始,金杖就是她的本命法器了。

  谁也不知道长生一路杀过来有多么艰辛,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但她就跟没感觉一样,她垂着手,手里的剑碰到了天帝宫前路上的汉白玉,剑尖划在汉白玉的地面上,发出格楞楞的噪音。

  此时的长生已经和血染的一样了,她的衣服还在不停滴血,也不知道滴的是谁的血,她拖着剑,走过来的样子宛如死神,她望着门内的千妙,千妙也回望着她。

  当年,是千妙的一句话把於陵不争和她定义成了反贼,而今天,千妙已经是天帝,她不需要说话了,她身边的人会替她说。

  “魔女长生,自甘堕落、欲望蒙心,众神得而诛之!”

  在来到九天境之后,长生终于变幻了一下表情,她轻轻笑了一声,脚下动作停住,她立在原地,微微转动手腕,在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举起剑,用浓郁的魔气覆盖了剑身,猛地一挥,神魔二气蓬勃而出,即使是凌虚子,他也不能把神魔二气结合起来,但长生做到了,因为她不仅是个曾经修过仙的魔女,她还有一柄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会追随她的神剑。

  只这一剑,就屏退了想要攻击她的一批人,剩下的几个老神仙飞身上前,几对一,和长生打了起来。

  长生在这里苦战,其他魔族也没闲着,他们也在拼命的攻打天帝宫结界,姒颜此时在九天境的另一边,她正在解除九天境的最后一道防御结界,只要把那道结界解开,九天境就如同无人之境,到时候九天境私藏的浩瀚灵力都会逸散。

  魔族的势力兵分两路,相当于姒颜带一路,长生带一路,虽然姒颜不想利用长生,可既然她来了,那姒颜也希望她能帮自己一把,于是,她把攻打天帝宫的那批魔军分到了长生那边。

  蝴蝶骨被人砍下一刀,神力顺着伤口进入她的伤口,如同十年前在归墟底下的魔气一般,侵蚀着她的血肉,让她体味什么叫做锥心蚀骨的痛,长生的动作僵了一瞬,其他神仙便趁着这个机会,继续对她下杀招。

  本以为长生就这样气数已尽了,可她却猛地爆发,用饱含魔气的一掌震碎了前面那人的心脏,谁也没想到就这样了她还能爆发,一时怔愣之间,他们就全都死在了长生手下。

  长生连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拖着剑跨过门槛,千妙也慢慢从外殿上走了下来,两人相距不过一丈,千妙很平淡的对她说了一句话,“当年我不该刺你的丹田,应该刺你的心脉,让你当时就气绝身亡。”

  长生嗤笑,“我也这么认为,看看如今的场景,你会有今天,都是你自己招来的。”

  千妙没再说话,她手持金杖,飞身向前,和长生打在一团,神器相撞发出的铮鸣声和耀眼光芒闪现不停,这一战比以前长生和凌虚子时还要猛烈,也更有意义。

  当时是神仙与神仙的一战,而今,是神仙与魔族的一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