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红楼之荣华春景_分节阅读_149

书名:红楼之荣华春景   作者: 君越贤   

  “会啊,我从小到大不是哭过很多次。”青鸟天真地道。

  “记住我的话,等回了宫,你如果看见别人在哭,就跟着一起哭。也不用比谁哭得响亮,哭得时间长,好好的哭,真心实意地哭。”郁偆嘱咐道。

  青鸟早已不再懵懂,将郁偆所说的话,都听了进去,并打算照做。

  皇后去世,皇子皇女自然要是哭灵守夜,不仅要哭得响亮,哭得悲切,还得是真实的在哭,容不得半点儿掺假。说什么用生姜水、洋葱汁、辣椒液,想都别想,不说这些东西从哪里弄来,只要一经发现,那就是欺君之罪。

  除了上皇、太后及一众太妃,无需回京城奔丧,其余一干人等,都得收拾行装,马不停蹄地回去。

  这会儿没有丧服,也不知谁神通广大的弄来了几十匹缌麻,裁成了条,好歹是让每个人腰间都系了一条。

  时间实在太紧,杨溍又让众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京城,所有人都只简单地收拾了一番,便快马加鞭的回了京城。

  郁偆因为怀有身孕免此一难,杨溍允许她慢慢回京,可青鸟却得跟着大部队先走一步。

  虽说郁偆的马车能走得慢一些,可实际上不过是驾驶得平稳一些罢了,回京的路上,马车就没有听过,所有吃喝拉撒,都得在马车内解决,等到回京的时候,郁偆都没了人样。

  “知道你这天回来,一切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先休整一下,会有人带你去守灵。”吴贵妃亲自扶着郁偆进了门,又示意一旁的宫人,赶快上前伺候郁偆。

  “青鸟这些日子都和春华一道住,你就放心吧。”吴贵妃又道。

  极其简单的熟悉了一番,换上一身略微发黄的丧服,郁偆便跟着吴贵妃往皇后停棺之处去。

  郁偆怀着身孕,总是有些特权的,在那跪了半刻都不到,只哭了两嗓子,便被人扶进了一旁用来小休的房间。

  “灵堂里寒气重了些,你怀着身孕不好多呆,就在里歇息一会儿吧。”吴贵妃接着道:“青鸟一会儿便来,她一来我就让她来这里看你。”

  郁偆冷的唇色发白,为了保持皇后尸身不腐,灵堂里放了许多冰块降温,冰块造成的效果,简直让室内寒冷如冬季。

  “皇后……到底是因何去世的?”郁偆哆嗦着问道。

  吴贵妃叹息一声:“皇后小产之后,身体原本是正在慢慢好转,可有一日却开始血崩不止,太医几天几夜不曾休息,都没将皇后救过来,人就这样没了,这许久是命。”

  郁偆觉得更冷了,唇更是有些泛紫。

  皇后的去世,并没有任何阴谋诡计,可正因为如此,才更能让人感觉胆寒。

  杨溍日日都来,站在皇后的棺木前,一站就是许久,所有人都不敢上前打扰。

  人也是要休息的,白天所有王公大臣,内外命妇都得哭灵,皇子皇女更是要一个比一个哭得伤心,晚上则是得有人守灵。

  郁偆日日都去,哭也是真哭,但谁都不愿让郁偆哭伤了,郁偆却说什么也不愿意休息,杨溍这时候情绪不稳定,若是让他看见郁偆半瓶子水在晃荡,要是发起疯来可怎么办?

  不同的身份,哭灵的地方并不相同,皇子皇女并没有后宫妃嫔在一处。

  睡了一觉起来,郁偆的眼睛肿的厉害,双眼皮都肿成了单眼皮。郁偆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感觉再这样下去,她的眼睛非得哭瞎了不可。

  算着日子,想着该差不多了,总算可以结束了,却不想出了一桩事,另杨溍大发雷霆。

  英国宫府中的一位小爷,在国丧期间狎妓,于府中调弄丝竹。

  “陛下撸了英国公的所有职位,让他在家中思过。”黄庄妃淡漠地道。

  “实在是太不应该了……”郁偆真是无话可说。

  皇后出自于英国公府,英国公府中的人,在皇后走了以后,没有半点哀伤,做出此等事,只能说是活该。

  “到底是皇后亲族,陛下留了那人一条命。”黄庄妃凉凉道。

  郁偆好笑道:“留了一条命又能怎样,那人怕是再也见不得天日了。”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英国公府那等深宅大院,墙都有好几道,里头发生的事情,到底是如何让外人知道的。”黄庄妃疑惑道。

  杨溍会知道英国公府里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是听别的大臣说的。

  郁偆意有所指地道:“怕是有人心太大,等不急,现在就开始谋划了。”

  皇后身死,自然就意味着后位空悬,杨溍又正值壮年,怕是多得是人,想让自己的女儿登上后位。

☆、第131章

  且不管别人是如何想的,英国公府中出的事,却是实打实的,如今既然已经被杨溍所知晓,就算再怎么掩盖也是不可能的,也只能是将事情的严重性降低一些。

  但就算再如何淡化,孝期取乐的事情,却是怎么也摘不掉的。

  杨溍念着与皇后之间的情意,对英国公府中的人,自然会宽容一些,只要不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想来杨溍都会从轻发落。可英国公府中的人并不知道珍惜。

  英国公府上如今也算得上是内忧外患。府中子弟不争气,牵连到在朝中担任要职的亲族,府外又有许多双眼睛,等着英国公府上犯错,只要有一丝错误,他们就会一扑而上,将那庞然大物撕扯开。

  英国公府中的教育,自然是好的,不然先皇后也不会被上皇选中,作为皇子妃。只子孙太多,总会摊上那么几个不肖的,有这样的子孙,只能是自己担着,养也要养一辈子。

  这时机实在是太好,不仅皇后没了,英国公府中又自己出了事,让人不趁机咬一口都不行。

  因为英国公府中众人,是皇后亲族,在官位升迁上,会比旁人有着许多的便利,有些年纪轻轻,就以担任要职。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些人也确实有着与之匹配的能力,杨溍并不是一味的任人唯亲。

  可朝中的好官职就那么一点儿,被别人占了去,其他人自然就要等许久,才可能有机会担任同样的官职。

  后位、官位,后宫、前朝,等等等等,都绞织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恨不得将所有深陷其中的,都彻底撕碎。

  郁偆喝着鲜美的鸡汤,吃着包得精致小巧的虾肉饺子,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怎么不吃?你平时不是最爱吃的。”郁偆看着打着碗筷,一动不动的青鸟,担忧地道。

  青鸟将轻轻一放,捂着脸,难受地道:“我眼睛痒痒的,喉咙也疼,一点儿胃口也没有。”

  宫里烟熏火燎,每日不知要燃尽多少香烛,焚烧多少纸钱冥饷,这些事物所形成的烟雾,萦绕在皇宫上方,久久不曾散去。身临其中的人,更是被这些烟雾所困扰。

  青鸟的眼睛红了一圈,不断地在眨眼睛,这会儿想到,更是忍不住伸手去揉。

  郁偆忙伸手抓住青鸟的手,道:“别揉别揉,眼睛越揉越红,我让给你冷敷一下。”

  青鸟鼻子一皱,眼睛一眨,两滴泪匀称地落了下来。

  郁偆忍不住眨了下干涩的眼睛,可她半滴泪也没有,只有无尽的疲惫,在不断地侵蚀着她。

  不过好在,丧事并不是无休无止的,等着一切都结束,宫里大多数人都病倒了。

  郁偆却十分健康,除了被烟熏过的眼睛喉咙有些不适,比在宫外时,不知好了多少。

  杨溍依旧沉浸在哀伤之中,皇后的棺椁依旧依旧停在宫中,不曾运出宫外,每当杨溍想起皇后的时候,便会站在皇后的棺椁前,回忆往昔。

  英国公府的事,被杨溍以雷霆手段惩处,皇后的父亲英国公的身上,如今只有一个爵位。但英国公这大半辈子,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起起落落不知经历过几回,早已不会因此而黯然神伤。如今英国公闲赋在家,每日含饴弄孙,侍弄花草,好不快活。

  皇后没了,太后又依旧在避暑山庄避暑,宫中的妃嫔倒是少了许多事,但她们不能玩乐,还得穿着一身孝,为皇后守着。

  后宫安静如一潭死水,可偏偏有人要往里头丢上一颗石头,搅了宁静。

  “娘娘,前头有大臣提立后的事情。”宫人匆匆进来,在郁偆耳边小声道。

  郁偆一点都不意外,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才刚脱了孝,就有做了出头鸟。

  杨溍的表现历历在目,他对皇后当真是深情一片,到如今还不愿让皇后入土为安,只希望皇后能离他近一些。

  这时候提立后的事情,简直就是在滚烫的油锅里,浇了一盆热水。

  没见康妃每人都安安静静,二皇子也不多言语,只用用心心听老师讲课。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