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4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皇子之妻,帝家之媳,如今却沦落到连个好一点的大夫也看不了,只能眼巴巴地躺在床上等死。

  李素节甚至不敢仰天长叹,他害怕位居天顶的帝后听到他的怨言,连最后一点安稳平静都毫不留情地褫夺。

  于是他只能接着低头看地,看这片陌生的土壤和寒酸的新居,看妻子那双久未穿上的绣鞋,心底充满了无奈。

  可这一次,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闯进了闭门已久的李府。

  “老爷,小少爷把地公老爷请来了!”

  李素节到底不是没读过书的李福,也不是年幼无知的李璟,他刚迈进厅堂,一见到形容凄惨的吴议,就知道这个人压根不是高士仙人,充其量不过是个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

  他眉头一皱:“璟儿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

  李福微微一愣,忙不迭地请吴议落座:“是,是,仙人请入座,是小的疏忽了。”

  李素节眉心一动,几乎要吐出一口血来,李福还是他当雍王时伺候他的太监总管,如今跟他一起沦落到这番田地,唯一不变的还是那瞎子一般的眼力价。

  吴议也看出李府的主人耳聪目明,和一大一小两个呆瓜迥然不同。

  李府虽然简陋狭小,但打理得一尘不染,主人的修养如这里的一砖一瓦,内敛得宜。

  他微微笑道:“不必了,我只是受小公子之禄来替尊夫人看一看病,不会在此地久留。”

  李素节颇为怀疑:“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我在袁州呆了数月,倒仿佛没听过阁下的名号。”

  “小公子请我至此,自然是因为您听过名号的人都束手无策。”吴议坦然对答,“既然如此,知不知道我的名号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李素节倒给他反问得一噎,本来不屑的神色反挑起三分兴味:“既然如此,仙人可知道拙荆到底是身患何疾?”

  其实在来的路上,李璟就已经把萧氏的症状和吴议一一念过了。

  萧氏自来到袁州,就开始咳嗽不止、时有发热,连她自己都以为只是早春伤寒,并未放在心上。

  没想到数月过去,身子却是每况愈下,到了今时今日,竟是虚弱到连床都下不了了。

  李素节爱妻如命,人参雪莲流水介地往萧氏屋里送,硬生生把自己家都吃穷了,也没见她的病有任何起色。

  他这才慌了神,火急火燎地请了长安的南山仙人亲自作符贴在门窗上,却也终归是无济于事。

  这才有了李璟跑到吴议院里天天送胡饼的事情。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当爹的都这么不靠谱,难怪一家子都这么迷信。

  吴议心里已有三分计较,掂量片刻,还是慎重道:“人命关天,我必须亲自看看尊夫人的情况。”

  李素节半信半疑地望着他,心里正在犹豫,一旁的李璟小朋友早就亟不可待地牵起吴议的手,把他拉到了萧氏的病房前。

  萧氏正病恹恹地斜卧在榻上,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骚动的脚步声,李璟先一步扑进房里,隔着一个硕大的屏风大声嚷嚷着:“娘!”

  随后是一个轻而弱的声音:“你娘的门窗都没有开过?”

  李璟老老实实地点头。

  “这个屏风也是你爹摆在这里的?”

  这回答话的是李福:“这是往年宫里赐下来的绣锦屏风,老爷一直宝贝得很,这一回也是为了夫人才请出来的,南山仙人说了,宫里的阳气才镇得住此地的阴气。”

  李素节淡淡地“嗯”了声,表示李福所言不假。

  为了他的夫人,他的确是不惜一切、倾尽所有。

  吴议暗自摇头,面上却依旧平静无澜:“能否让我见夫人一面?”

  李素节正欲开口,屏风后突然传来一个温软的声音:“有劳仙人,请不必拘于小节。”

  得到了萧氏的允许,吴议这才走进屏风,李素节也想跟进去,却被垂下的帘子挡住了视线。

  李福赶紧拉住他:“老爷,仙人作法,我们可不敢擅自窥探天机。”

  李素节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一眼,手上掀帘的动作却停了下来,只好退一步坐在屏风外的雕花榆木桌旁,焦躁地给自己斟了碗茶。

  没想到的是,一碗茶还没有喝完,吴议就从帘内退了出来,向李素节微微一颔首:“尊夫人的药方,我已经写给了她,如果你想治好她的病,就必须按照我的方子去做。”

  李素节将信将疑地冲进帘子里,萧氏果真端端地倚在床栏上,手里还握着一张纸,脸上亦是大惑不解的表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