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8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我才不是跑出来玩的……”李璟鼓着腮帮子含糊地反驳,“是爹爹让我来请你去我们家的。”

  “骗人呢小家伙,你爹怎么会放心让你一个人过来?”

  “真的!”李璟踮起脚尖,急得直扑腾,“爹爹说侬系奸人不露相,请你来我家次胡饼……呜呜。”

  皮薄肉嫩的小脸给吴议挼在手里揉扁搓圆,手感软糯,质地滑嫩,正经像以前他每天早上都要来一屉的灌汤小笼包。

  再捏一下,戳两记,放在掌心呼撸够了,才心满意足地拍拍手。

  “说不说实话?”

  露了馅的小包子鼻子一抽,作势就要哭给他看,酝酿好的哭腔还没嚎出声来,便被吴议拎起了嘴角——那双微带笑意的眼睛静静地睨着他,平和的眼神里带了一丝显而易见的威胁。

  这种感觉,李璟很熟悉。

  每次生病发热的时候,那些大夫哄他喝那些又苦又涩的药汤的时候,就是用这种看似温和无害的眼神注视着他的。

  本来气势汹汹的哭嚎一下子就弱了下来,化作春风细雨的一抽噎:“我娘已经大好了。”

  看来李素节也不算太迂腐,吴议倒对这位听言纳谏的李老爷多了几分估量。

  “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吃胡饼。”李璟眼里泪光一闪,这回是货真价实的委屈了,“我爹爹教过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我藏了几个胡饼留给你,你跟我去拿吧。”

  明明也算个公子少爷,开口闭口就是胡饼胡饼,吴议不禁对李府的经济实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李璟鼻子抽抽噎噎,一副要哭又不敢哭的样子。

  吴议只好俯下腰,摸出一方干净的白巾在他湿漉漉的鼻头上擦擦:“擤鼻涕。”

  小包子鼓着脸颊用力擤了擤,眼泪鼻涕一块挤出来,小脸振得通红,总算露出点孩气。

  吴议细致地替李璟揩干净脸,将白巾挂在李璟窄窄一条腰带上,顺手把掌上那点水迹擦干净了。

  “那你爹爹有没有教过你一个词,叫做食言而肥?”

  李璟仰头望着他,诚实地摇摇头。

  “这个词的意思呢,就是说要是不信守承诺,就会变得很胖很胖,我既然已经吃了你的胡饼,答应了你的要求,救你的母亲就是我应该做的。”

  他微微一笑,继续跟小朋友胡扯东西:“你看我这么瘦,就是因为从不食言,所以你也不必感激我。”

  李璟半信半疑地揉揉红了尖的鼻,把吴议的话用心琢磨了一套,好像说得也很有道理。

  正在一大一小两个人在门口对视的时候,后门突然吱呀一响,一记脚步碾过落木,惊得李璟兔子似的窜到吴议背后。

  来人正是李素节。

  他目光往里浅浅一探,就瞧见自家儿子整个藏在吴议的后面,光探出一张雪白的小脸,濡湿的眼睛浸着水光,显然是怕极了。

  他方意识到自己脸色也不大好,抬手摁了摁额心,试图把严肃的表情抚平开去:“璟儿,你出来,我不用戒尺打你手心。”

  这种古往今来就没实践过的空口白条显然没有半点可信度,李璟揪紧了吴议的衣角,态度坚决地摇摇头。

  看着这对父子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吴议默不作声地叹一口气,反手一绕,揪着后领轻而易举把小东西丢猫似的掷出去。

  李璟半摔在父亲的鞋面上,被拦腰抱回臂膀上,李素节看在吴议的面子上,倒也没立即发作,只轻轻敲了敲儿子的脑门算给个教训。

  “小儿年幼无知,给仙人添麻烦了。”

  “我没有!”李璟扭糖似的在父亲怀里呆不住,挣着脖子往外爬,“我是来请仙人吃胡饼的,不是爹爹教我的要知恩图报吗?”

  童言无心,落在耳里却像是他老爹自己言出不行的意思了。

  李素节神色一僵,讪讪扯了扯嘴皮,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实在不是他没心没肺,李府已经潦倒如斯,他琢磨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个能拿得出手赠给吴议的东西。

  御赐的玩意儿都是登记入册动不得的,他还时刻预备着要被抄家,老年头的雕花红木桌上常年只清汤白水二两饭,自己家都快揭不开锅了。

  吴议横眼一瞥他欲言又止的神色,心里明镜似的,知道他家窘迫,顺手拈来个台阶给李老爷下。

  “你既然这么想报恩的话,就替我做一件事情吧。”他目光一错,望向李璟,“这个时节水塘里应该有许多蟾蜍,你让你家仆人替我捕几只来,只不过蟾蜍皮上有毒,只能用网抓捕,不能用手碰。捕好之后装在桶里,放太阳底下晾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