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16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第8章

  来人正是李璟父子。

  夜深露重,李素节便邀吴议先往府上,再做商议。

  萧氏亲自替他端上一碗姜茶:“秋风入骨,先吃一碗热茶烫烫身子。”

  吴议道了声多谢,接过飘香浮雾的茶碗,一口气全部灌到胃袋里,才觉得一股暖流顺着四肢百骸扩散开去,把冷铁似的的身体熨烫开来。

  总算知道古人为什么那么看重雪中送炭的恩情了,这秋夜里的一碗茶,真叫人通体舒畅,心底发热。

  萧氏身为帝媳,喜怒不露于外,但见吴议一身柴骨在秋风中一推就倒的样子,也不由软了心肠,带上点哄小孩的语气:“慢些喝,不够还有。”

  吴议心头一暖:“多谢夫人关怀。”

  寒暄一番,萧氏便抱走早就昏昏欲睡的李璟,留李素节和吴议两人秉烛夜谈。

  “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李素节把白日的事情简单掠过一句,朝吴议微微一笑,“想必你当下也在困境之中,如蒙不弃,倒可以在府上歇息几日。”

  吴议虽然也想安顿下来,始终觉得不妥:“吴大人始终是一州刺史,收留了我,他也必定会为难贵府,当日之恩已经难报,再留下去只怕更给你们多添麻烦。”

  “这个你不必担心。”李素节从袖中取出一张信纸,平整地摊在桌面上。

  吴议自然从没正儿八经地学过繁体书写,好在天朝人民自带繁简体翻译系统,不然他就当真成了个半盲的睁眼瞎了。

  信上寥寥数语,不过问候安康,唯一值得瞩目的是落款处刚劲有力的三个字——

  张起仁。

  “想必你也曾听说过,张氏与吴氏有世家之好,如今张太医侍候东宫多年,吴氏却一蹶不振。”李素节不经意地扣动指节,一声声敲击着冷硬的桌面,“可惜张太医子孙皆战死沙场,就算是名流圣手,到底后继无人。”

  这话说得大有深意,吴议心下捻动片刻,隐约察觉出李素节的话外弦音。

  “张太医早已启程亲赴袁州,名为遴选生徒,实则意在提携吴氏子弟,以继承衣钵。”李素节目光一转,带了些难以言喻的苦涩,“这是明面上的事,袁州城人人皆知。还有另一重目的,却是因为我夫人的病况。”

  昔日萧氏病重,吴议早已点出明路,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吴议转念一想,已经明白过来,袁州距京千里,路途遥远,书信多有不便,张太医这一遭少说也走了三个月,总不能得到好信就勒马回头。

  能让侍候东宫的老太医如此长途颠沛地赶来袁州,这一位李老爷到底是什么人物?

  仿佛听到吴议心底的问题,李素节自嘲般笑了笑:“数次见面,还未曾向你互通姓名,实不相瞒,我便是鄱阳郡王李素节。”

  也难怪吴议未曾起过疑心,堂堂四皇子居然沦落到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根本不是他一个历史渣可以料到的。

  就连本地百姓口耳相传的秘闻中,更多的也是吴府那些家长里短的琐事,而身为皇亲的李素节却宛如一颗从高处坠落的石子儿,落在这口偏远的深潭里就再也没个影儿了。

  龙子龙孙落在这块小地方也比不上地头一霸的吴氏,其中辛酸,可想而知。

  李素节叹息一声:“东宫仁善,视我仍如兄长,张老此行将至,你父亲绝不至于在这个关口上为难我。”

  吴议这才放下心来,有这位天潢贵胄的庇佑,起码不至于沦落街头了。

  李素节见他表情终于释然,才收好信纸,唤来李福。

  “你带吴公子去下午收拾好的那出厢房休息吧,其余的事情,明日再议。”

  李福应了一声,笑吟吟地在前面引路:“吴公子请跟老奴来。”

  李府给吴议备好的厢房虽然简陋,但不失整洁,松软一床被子裹在身上,比吴府别院那床硌出一背红痕的硬板不知好了多少倍。

  李福才走两步又折回来,一拍脑袋:“老奴真是老得不中用了,夫人特地嘱我多问一句,这被子可够暖和,不够再添一床。”

  吴议隔门回一句:“够了!您也去歇着吧。”

  李福这才放了心慢慢挪走,手中飘动的一盏烛光从窗缝漏在吴议脸上,渐渐由明转暗。

  萧氏有心,刻意不提他大病初愈,怕勾起他伤心的事情。

  吃没吃饱,够不够暖,本来是亲朋好友间最琐碎也最淳朴的问候,却也是他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收到的第一份关切。

  吴议在心底默默记下这些萍水相逢的名字,在温暖的被窝里陷入了美梦。

  翌日,吴议便起了个大早,赶着去当坊里正处立户口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